第二十三章 挨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府衙上没人,戎明远这么一大官总不能亲自动手,就只能让出谋划策的门客好事做到底,亲自下去押田斯服刑。

  而堂内的人各个都安静下来,八卦地竖起耳朵,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大人,为何要打我?”田斯不理解,明明自己是来告状的,怎么就莫名其妙要被打,这不合情理。

  戎明远惊堂木一敲,既然是杀鸡儆猴,那自然要“杀”的明白,同时还要让更多的“猴”看见。

  其实田斯即便不问,他也会主动解释。

  戎明远清了清嗓子,用威严正气又洪亮的嗓音道:“田斯,谎称自己发现秦国质子嬴政及其书童王陆,对本府的政务处理造成了恶劣影响。瞒而不报与无而虚报,都是对我赵国律法的一次挑衅。”

  “本官秉着公正、公平、公开的精神特此宣告——念田斯初犯,年纪也尚轻,牢狱之刑便免了,但必须接受杖刑三十,以儆效尤!”

  府衙内几百人一时间噤若寒蝉,田斯被罚,是因为虚报线索,他们这些人里有很多都知道自己的线索……其实也是假的。

  如果田斯被罚,那么他们自己会不会也被罚?

  好多人都看着田斯不说话,各个都在思考利弊关系。

  门客这时也从堂上走到堂中央,抓住田斯的胳膊。

  门客的力气不大,比不过庄稼汉,但田斯就是个书生,抓只鸡都费劲,门客还算拿捏得住。

  “都让让。”

  门客押着田斯到府衙门外,以前这种杖刑一般就在堂内解决,不过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就把行刑的地方摆到街道口——那里人多。

  “周先生,你这是在做什么?”一个衙役恰巧回来,身上的吏服也被汗水浸得一块一块的,隐约间好像还能看到白色的盐粒。

  “你回来的正巧。”门客把行刑的水火棍递给衙役,“这人谎报线索,说秦国质子书童亲口告知他嬴政落脚的客栈,让他来府衙举报。大人戳穿了他的谎言,罚他三十杖。”

  “我没有撒谎!真的是王陆告诉我的!不信你们可以去四海客栈!”田斯喊着为自己辩解,但根本没人理他。

  衙役道:“这么些日子来,独他的理由最特别、最大胆。”

  门客拍了拍手,回头前叮嘱道:“执法必严。”

  “懂了。”衙役用脚一勾,田斯就重心不稳地倒在地上。

  呜~!

  水火棍挥下。

  啪~!

  “啊!”田斯惨叫,只觉得屁股一阵火辣辣的疼。

  而衙役有门客刚刚给的暗示,手上的力道毫不收敛。

  其实没有门客的暗示,他也会用尽全力。

  这些天来风吹日晒,马不停蹄地在整个邯郸城里四处穿梭,寻找根本不存在的秦国质子。

  府衙的俸禄没有丝毫增加,每日饭量倒是增加了不少。

  究其原因,就是像田斯这样的人谎报消息,害得他们得到处跑。

  衙役一想起这几日自己几乎是没日没夜所遭受的苦,心中的无名火就“蹭蹭”往上涌。

  “都是你这种人多了,府衙才这么忙!”

  “今天不把你打个皮开肉绽,老子便跟你姓!”

  衙役运气于丹田,双脚发劲,通过腰部将全身的力气从双臂发出,顺着水火棍释放到田斯的臀上。

  “啊!”

  “啊!”

  田斯惨叫连连,引来路上越来越多人的围观。

  ……

  王陆自离开琳琅居后,就去邯郸有名的茶馆消遣,等田斯搬来赵国的官兵把嬴政给抓了。

  至于那二百五的赏金,他根本不在意。爹娘留下的财产已经足够他花了,况且不能灭掉秦国,他就是只剩十年的寿命,要那么多钱干嘛?陪葬?

  陪葬还得有具尸体,自己十年后是消失,连个坟都留不下,还贪个篮子的钱。

  “好!”

  茶馆内众人纷纷鼓掌,台上的说书人正好讲完一段,借着喝茶润嗓子的空暇让有钱的老爷们打赏。

  王陆赏了几枚步币,起身离开,不准备再听下一段。

  “算算时间,田斯应该已经报官成功了吧。”

  王陆朝邯郸府走去。

  ……

  “啊~!”

  “啊~!”

  “太惨了。”围观的路人们听着惨叫就感觉揪心,妇人更是捂住孩子的眼睛不让看,但就是不肯走。

  “这……这是怎么回事?”

  “他为什么要被衙役打,还打得这么惨?”

  热心的邯郸百姓看了看身边戴着黑色斗笠,看不清脸的人,问道:“刚来的吧?”

  王陆点点头,他不能理解和接受眼前这一幕,明明只是让田斯来衙门举报嬴政的。

  这怎么还挨上打了?

  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邯郸的路人百姓解释道:“这人啊,心术不正。”

  “嗯?”

  “他竟然骗大官说,秦国质子的书童告诉他嬴政就在什么什么客栈里。”

  “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吗?人家书童和质子关系再差,能举报自己人?质子被抓,他自己能跑得掉?就算侥幸给他跑掉了,秦国那帮人能放过他?”

  “铁定不能啊。这个书童会没有脑子得罪一整个国家?”

  “这人还死犟,打了这么久就是不松口,咬定是书童王陆亲口告诉的。”

  突然间,他压低声音道,

  “跟你说个秘密,这人可能想钱想疯了。以前我一个邻居也是,整天胡说八道,一会听见他爷爷跟他说话,一会听见他奶奶跟他说话,明明这二老都去世了老多年。”

  “我估计,这人和我那邻居一样,得了癔症,总是听见一些他自己幻想出来的人的声音。”

  王陆:“……”

  太可怜了。

  不是挨打的田斯可怜,而是王陆自己太可怜了。

  只是找个人去官府举报嬴政,这有什么难度?

  可就是这么简单的事,竟然还如此困难重重。

  他看了看四周,除了街道上人很多之外,府衙里也站着许多人,便向旁边的人问道:“里头的人都在干嘛?”

  “报官啊,都说自己看到了秦国质子的踪影,都想拿走八百两黄金……”

  陆彦大致数了数,堂内密密麻麻至少站着一二百人,还有一条长队伍从里面延到街上。保守估计得再加一百号人。

  这么多人都是来举报秦国质子嬴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