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秦国咸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次日修整一番,嬴政和王陆取回寄养在马场的马,开始返秦。

  这一路已经顺畅无比,各城各县都已经恢复了往常的样子,城门等进出口不再严查,只要不惹事,就随你自由通行。

  七日时间,两人还是按照吕不韦之前的路线,入晋阳、过西河,再从栎阳到咸阳。

  “终于回来了!”

  嬴政从马上下来后,看着咸阳的城门,倍感亲切。

  虽然从未见过,但早已神往多年。

  做梦都想着有朝一日能回到自己的国中、自己的家中。

  如果不是碍于周围的人太多,他非得用力嚎一声。

  “王兄,此番能从邯郸脱困,多亏了你。”

  “在邯郸许下的承诺,我并未忘记。”

  王陆只是作揖回礼,算是回应。现今嬴政回秦,虽然是坏事,但也没坏到底。

  毕竟嬴政也是现任秦王的长子,可以凭借他的关系搭上朝中原本接触不到的大人物们。

  只要想办法腐化或是干扰他们的决策,灭秦大计依然是可以正常推进。

  况且嬴政现在连储君都不是,距离成为秦王应该还遥遥无期,倒是不急。

  ……

  二人走入咸阳城内,嬴政东张西望,

  “王兄,咸阳的兵器看起来就是比邯郸的要好。”

  “这果子也比邯郸的水灵。”

  “这老秦人看上去也比邯郸人雄壮……”

  王陆连连称是,然后领着嬴政来到咸阳的县衙。

  他们直接进宫去与秦王相认,那恐怕连门都进不去就被哄出来。指不定还要定一个“亵渎秦王”的罪给关进牢里。

  整个咸阳,恐怕认识嬴政的没几个。

  “敲了升堂鼓。”

  咸阳府县令让他们俩进去。

  “堂下二人有何冤屈?”县令问道。

  这话嬴政不方便接,还得由王陆来。

  “政公子归秦,还劳烦大人上去通报。”

  县令一听,盯着嬴政的脸看了一会,随即笑了起来,并从堂前下来,来到嬴政身旁。

  “政公子!”县令行下官之礼,按照世代之间立长为储的规矩,面前这位小祖宗就是下一任秦王,哪有不讨好的道理,“早闻政公子气宇轩昂,今日一见果然不俗。”

  王陆在旁边悄悄翻白眼,这马屁拍的。原本还以为这县令会有眼不识泰山,然后出言嘲讽挑衅嬴政。

  知道嬴政最后公布身份,才这位县令跪在地上求饶,演一出好戏。

  结果这县令相当识时务,很快接受这个设定。

  “快来人,骑上快马,把政公子归来的好消息传递传回宫去!”

  县令下命令,同时也微躬着后背,想在嬴政面前留个好印象。

  ……

  大概半个时辰后,街上传来马车疾驰的声音。

  吕不韦搀扶着赵姬下马车,她三步作两步地直奔向咸阳府内。

  “政儿。”

  一副母子情深的画面,王陆也有些触动,却让他愈发坚定了灭秦,然后一家团聚。

  “夫人,这里不是叙旧的地方,咱们先回宫,大王还在等咱们呢。”吕不韦说道。

  “对对对,大王还等着呢。”赵姬拉着嬴政的手上马车。

  “政公子、赵夫人你们路上小心。”王陆告别准备回家,但赵姬却道,“你回家作甚,跟我们一块回宫,大王还等着给你赏赐呢。”

  “是该赏,该大赏!”嬴政在旁边附议。

  吕不韦更是痛快地掀开车帘子,用眼神示意王陆也一块上。

  “那边恭敬不如从命。”

  王陆坐上行驶秦王宫的马车。

  一路上嬴政和赵姬都在交流他们各自归秦路上遇见的危机。

  “政儿,你是不知。赵国兵马快于我们,早一步在晋阳设下了关卡。”

  “也幸亏,王陆给把你带走,不然我们都要被赵国士卒给抓住……”

  嬴政点点头,“多亏了王兄。”

  “娘,我们逃回邯郸,入城门时,我生怕被守城的士卒给发现。”

  “结果还是王兄神机妙算,那邯郸的人都被派出去,城内的守卫不足,且他们根本就没想过我们会再返回邯郸,对入城的人毫无检查……”

  赵姬也点点头,望着角落里的王陆,“这一路多亏了你……”

  ……

  吕不韦出示令牌,秦王宫外的护卫放他们通行。

  马车进了秦王宫后,速度就要稍微慢些下来。

  毕竟宫里不比外头,声音稍微大些,惊扰了一些宫内的大人物,便是平白给自己添麻烦。

  后宫。

  吕不韦把马车交给将宫里的太监去归还,他和王陆一块在外头候着。

  他们无官职、无爵位,这后宫自然不能随意进出。

  赵姬和嬴政步入后宫深处,吕不韦自个找了棵靠着,揉揉发酸的胳膊。

  驾马车也是份体力活。

  王陆同吕不韦站一处,只是他更湖面,能够将后宫一大块的景色都映入眼内。

  秦王宫草木葱郁,每一颗、每一种都长得特别精致,一看就是有人专门料理。

  几个穿着黑色衣袍的太监低着头,来去匆匆。

  起初还以为他们有急事,但观察了片刻,宫内的每一个太监都是如此。

  继续看下去,

  偶尔会有一些打扮比较华丽的女人,后头跟着一群打扮朴素的宫女,大概是秦王的侍妾。

  说起侍妾,王陆想起了自己很小的时候,父亲有动过给自己找二娘、三娘的心思。

  但后来被娘亲一把菜刀把狗给阉了,父亲便再也没有提起过这桩事。

  不过轮到自己,娘亲又没有对父亲那么严格了。

  光是娃娃亲,据说就安排了五家。

  当时自己也不懂这些事,只能从父亲羡慕地要死的眼神中反推出那似乎是好事。

  同时父亲从小就开始给自己泡枸杞汤喝,说是以后会感谢他的……

  “二位,二位……”

  宫女的声音将思绪发散和微微有些困得迷糊的吕不韦惊醒,

  “大王有旨,请二位进殿。”

  “二位,请随我来。”

  王陆和吕不韦起来,整理了下衣冠,跟上了宫女。

  而随着后宫深入,王陆不禁打了个哆嗦。

  明明也同样有太阳照晒,但就是说不出的阴森、阴冷,几乎可以和夜晚的乱葬岗媲美。

  王陆搓了搓胳膊,到了殿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