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成蟜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到殿前,王陆就闻到一股很浓的药味。

  之前就有流言说过秦王的身体不佳,现在看来空穴不来风啊。

  “小人王陆,见过大王。”

  王陆按照刚刚宫女教的,先一直低头进去,行礼之后再等秦王反应就行。这期间最好不要抬头打量秦王,不然有可能掉脑袋。

  “免礼,落座。”

  王陆得到秦王的答复,这才敢抬头。

  秦国尚黑,秦王的王服是玄黑色,冠顶比较比较简单,就是昂贵的珠玉雕琢的,没有冕旒之类的装饰。毕竟秦朝没有称王,不能用超出礼仪的服饰。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过于黑的缘故,反衬的秦王本就不健康的脸更加惨白。

  他要是躺在地上屏住呼吸,王陆一定不会怀疑他是一具尸体。

  “王陆,赵姬和吕不韦说这次他们能归秦,对亏了你从中斡旋。”吕不韦也是秦王时的卫道人,但为了隐蔽身份,一直没有封官,也没有赐爵。平日的称呼也一直是直呼其名,而这恰恰说明二者的关系亲密。在整个秦国上下,除了吕不韦外,鲜少还有人有这待遇。

  “大王夸错人了。”王陆回道,“那都是政公子和夫人吉人自有天相,与我无关。”

  秦王呵笑一下,随即又带得咳嗽起来。

  周围的侍人赶紧上前,端了不知道是什么的汤水让秦王服下。

  之后秦王的气色就恢复了许多,脸上也有了一丝血色。

  “是你的功劳,就是你的功劳,寡人不会视而不见。”

  秦王招招手,让几个太监把早就准备好的赏赐从堂后搬到王陆身边。

  王陆一瞧,一些比较罕见的绫罗绸缎,这他基本用不上,再就是两盘金银……我啊,不喜欢钱。

  收回视线,王陆还得客客气气感谢秦王的赏赐。

  “政儿,这些年你受苦了……你娘也陪你在邯郸吃了不苦……现在好了,回咸阳了,就不比再像以前那样担心受怕。”

  秦王和赵姬,嬴政聊起了家常,其中大多是秦王了解他俩他们在邯郸的生活。

  嬴政和赵姬报喜不报忧,但秦王自己本身也是在邯郸做过质子的,其中滋味他自己知晓,他们瞒也不住。

  “你二人真是受苦了。”

  他们继续唠嗑,王陆闲着无事往左右看了看。

  秦王坐主位,他、嬴政、赵姬、吕不韦同在右侧席上。对面左侧还摆着两张小小的桌案。

  起初以为它们就是空着看的,但随着宫女太监擦拭桌面,并各斟酒一杯,就能知道还有人要来。

  而秦国是以左为尊的,左丞相的职权在右丞相之上。

  那未来的两位客人身份应该挺尊贵的,至少在王陆等人之上。

  不过王陆有些好奇,他无官职无爵位,身份比自己高贵的人在宫里自然是比比皆是。

  但嬴政是秦王的长子,能比他身份还尊贵的,怕是不多。

  王陆开始有些期待到底是哪两位人物会来。

  ……

  一盏茶的时间。

  秦国的平民一般就吃两顿,但王公贵族是一日三餐。

  现在的时辰也快临近晚膳,宫内膳房开始端菜上来。

  也是这时,左侧尊位的两人才姗姗来迟。

  一个女人和一个比王陆、嬴政小几岁的青年。

  女人妆容得像是牡丹,挺艳的;衣饰也特别华丽精美,一看就知道用料不普通,价格昂贵。旁边的那青年,衣服一身黑,腰间佩着玉,看起来一片贵气。

  王陆推测出他们的身份。在宫内行走的,还和女人同行,身份还比嬴政尊贵,那铁定就是秦王另外的女人和儿子。

  “大王。”女人行礼。

  “父王。”那青年行礼。

  “坐。都不用拘谨,就是简单的一家人团聚。”秦王说道。

  韩霓和赢成蟜前后落座。

  “这位就是送嬴政和赵姬归秦的先生?”韩霓看着王陆道。

  “是政公子和夫人自己归秦的,与我无关。”王陆说的实话,他在他们归秦的路上却是没有提供任何帮助的想法,甚至多次阻止……只是事与愿违罢了。

  “不必谦虚。宫里都已经知晓你的事迹。”

  “你和成儿年纪相仿,趣味应该相差不大,平时可以多走动走动。”

  成蟜这时也朝王陆作了个揖,态度相当谦虚。

  王陆回礼,却不了料嬴政急了。

  “王兄与我在邯郸同甘共苦,出生入死,回咸阳前便约定好要带我游览咸阳。”

  韩霓道:“小先生能有今日本领,必定是寒窗苦读,对咸阳内的游玩之处不了解。再让大王给你派个小官领你逛一逛就行。”

  “成儿,明日就替大王好好感谢小先生一番。”

  “是。”

  两方都在拉拢王陆,不过也都理解。

  人才是秦国的,但秦国是谁的,全靠各自手下能有多少出谋划策的人才。

  人才越多,在秦国站得便越稳。

  嬴政暂时落了下风,没办法再反驳韩霓。

  而韩霓显然是有备而来,并不准备就这么放过他们。

  “赵夫人初来咸阳,必无准备衣物。我已派人送了些我过去穿的衣裳,想来合适。”

  赵姬和嬴政的脸同时一沉,这就是羞辱,以他们的身份就算不穿锦衣华服,新衣服也丝毫不愁。

  嬴政要出头,但赵姬却悄悄用手按下了他,这种意气之争,争输了,更难受;争赢了,以他们刚回咸阳的势力,只会惹来她的更多注意和针对。

  不如悄悄发育。

  韩霓见赵姬没什么回馈,便觉得无聊,将矛头转向了嬴政。毕竟后宫一时得意,那都是片刻的,两位公子谁能继承王位,才是真正的得意到最后。

  “政公子从小在邯郸长大。读的书都是赵书,派个秦国的先生教教句读如何?”

  王陆在旁边吃着小菜,就等着他们打起来。

  结果嬴政在听了之后竟然没什么反应,面无表情的,就是不搭理她。

  王陆倍感无趣,但想想好像又能理解。

  嬴政在邯郸当质子进二十年,这等挑衅自然是习以为常,难以撩拨到他的心绪。

  瞥了一眼王位上的秦王,瞧见他露出了些许欣赏的笑容。

  “糟了。”

  “让秦王继续这么看好嬴政,到时候他把王位传给嬴政,那岂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