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公孙鞅,关商鞅什么事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公孙鞅的学问已经小成,没必要再向其他家的学士请教。”

  “他这次游历,是为了选择可以实现他抱负的国家和君主。”

  “魏、韩二国,他已经去过,但没有留下。”

  “现在轮到秦国……”

  秦王也不打哑谜,看着嬴政和成矫道:“寡人希望你们两个分别代表秦国去接待这位公孙鞅。若能留他在秦国,那再好不过;若不能,也留一个秦国爱才尊才的好印象,让天下有才能的人愿意秦……咳咳……”

  秦王话说得有些多了,不知是牵动了肺气还是哪里,又再次咳嗽起来。

  旁边的太监和宫女一阵手忙脚乱。

  赵姬和韩霓也上前关切,倒是嬴政和成矫互相看着彼此。

  很显然,秦王告诉他们这个消息是有目的,是一道考验——看看谁能留下这个人才。

  能做到这点的,虽说不可能马上就立为储君,但至少在朝立储的路上前进了一大步。

  公孙鞅,就是嬴政和成矫第一次竞争的对象。

  秦王还在咳嗽,成矫也不知道是习以为常,还是个大孝子,端起酒樽喝了一口,继续关注嬴政。

  他对于公孙鞅来秦,志在必得。

  能不能让公孙鞅留下,这说不准,但比起嬴政,他留下公孙鞅的可能性自认为是要高许多。

  嬴政才来咸阳,对咸阳的风土人情、周围好吃好喝好看的地方一概不知。

  更重要的是他没钱,人公孙鞅来咸阳,光是吃喝这一项的花销,就不是一不小数目。

  当然公孙鞅可以不吃,但你作为秦国的公子,作为代表,不能不准备吧?

  这传出去人家还指不定怎么埋汰嬴政抠门寒酸。

  除了吃喝外,见面礼等也少不了,什么奇珍异宝多多少少得送点。

  他嬴政也没这人脉弄到这些东西。

  所以综上所有原因,哪里还有输给嬴政的道理?

  而嬴政这边也觉察到了难处。

  秦王出的题目确实是一样的,可两人的起点完全不同,难度也就相对不同。

  “王兄?”

  嬴政本来是向问问王陆的看法和意见,没料到王陆早就眉头紧锁,一副努力思考问题的样子。

  “王兄……”——嬴政有些感动,没想到王陆已经开始在为自己想办法了。

  ……

  王陆没听见任何人的声音,直直盯着宫殿铺在地面的干净平整的布毯。

  公孙鞅,在初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就感觉到熟悉,总感觉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

  公孙鞅……秦国……商鞅?

  王陆将两个人联系到一块,却又在心里否决。

  爹娘说得是秦国“商鞅变法”,商鞅姓商,和公孙鞅有什么关系?

  他们应该不是同一个人。

  不过这位公孙鞅是法家的新秀人物,如果让他来到秦国,并且成为秦国的臣子,那【国运】、【军力】、【财力】,甚至是【文化】都有可能得到大幅增加。且他是个聪明人,留在朝中,很有可能会发现、破坏自己的灭秦的计划。

  公孙鞅,是灭秦路上的敌人。

  另外,如果让嬴政成功留下这位公孙鞅,他在秦王的心中无疑会留下一个极佳的评价。

  就目前来看,成矫的心性远不如嬴政,他若是当了秦王,秦国多半强盛不了;可若是嬴政当了秦王,自己可就危险了。

  王陆摸了摸雕刻在酒樽上凹凸的纹路,下定决定阻止嬴政的同时,也阻止这位公孙鞅留下秦国任职。

  ……

  没多久,病恹恹的秦王就体力渐消,回殿歇息去了。

  他们也分三伙散去,成矫和韩霓走,嬴政跟赵姬走。赵姬先来咸阳,已经为他在宫外寻好了住处,但刚刚殿上针锋相对,并没有吃什么东西,现在正准备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填饱肚子,顺便团聚一番。

  至于王陆,就被吕不韦送出宫,一路送到杏花坊,而后分别。

  “我回来了。”

  王陆进门前本能地喊了一句。

  随即才发现根本无人回应,整间屋子和自己离开前一样。

  默不作声地推开门,打开锁,因为长久不通风,屋内的味道闻起来有些沉闷。

  “灭秦大计,刻不容缓!”

  王陆淘米做饭,在殿上的食物分量极少,根本吃不饱。

  还得回家再烧一顿。

  ……

  次日一早,王陆起来练武。

  后院的杏树消失,倒是让整个后院看起来宽阔不少,练武时也不用束手束脚,担心撞到它。

  街上的老叔、老姨陆陆续续出来,干着各家的活。

  等天彻底亮了以后,大概是寅时至卯时之间,两三个仆人扛着一些用红纸包装的礼物进杏花坊。

  街坊邻居都好奇地盯着看,七八岁的孩子更是直接跟在后面,看他们走到王陆家门前停下。

  “王陆,王陆?”

  为首的人喊道,声音挺大,而且语气相当不客气。如果后面几个仆人打扮的人拎着礼品,街坊邻居都以为他们是来找事的。

  王陆出来,打开了篱笆门。

  “你就是王陆?”

  “怎么?”

  为首之人打了个手势,身后的仆人就径直进入院子,把东西留下。

  “这些是我们成公子的一些心意。”

  “我们公子说,你最好认清楚谁才是值得追随的人。不要自误前程。”

  为首之人转述完成矫说的话后,还说道:“这是我们家公子给你的机会,好好把握。”

  “我们走。”

  王陆看着来去匆匆的的成矫派来的人,有些忍俊不禁。

  不愧是我看中的公子,够昏庸无能。

  就这样的水平当了秦王,去对待拥有才能的人……有才能的人还愿意来秦国辅佐他那就是脑子被驴踢了。

  要是气量小一些,人觉得自己被羞辱了,指不定还会掉转矛头对付起秦国。

  成矫真有“大帝之姿”。

  嬴政要是能有他一般水平,自己也就不用操心了。

  王陆叹了口气,把成矫送来的礼品统统拆开。那些能吃的分给在外面看热闹的孩子,绫罗绸缎之类的准备分给以前关照过他们一家的邻居。

  然后就没……

  不得不说,这成矫的礼送的真的抠门,看起来大,拆开全是包装,也不知道是不是他下面的人贪污了。

  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