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你只管说你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按照正常流程,有人向自己行贿——那对不起,【品行不端】这四个字肯定要被写竹简上,并且后续的内容更多是挑刺,专挑不好的记载。

  但王陆塞钱故意让自己往坏了写……所以自己真要往坏了些,岂不是正好如他所愿?

  “如他所愿”又与自己入史家后发下的毒誓相违背。

  那往好了写?

  史迁眉头皱得连在一块——不如王陆所愿,就必须往好了写。可他向自己行贿,这事是不道德的,这怎么往好了写?

  史迁晕了。

  既不知道该不该写,也不知道该写好的,还是写坏的。

  人生大难题啊。

  痛苦纠结了半晌,史迁依旧走不出问题来。

  他看了眼拿着金饼一脸期待的王陆——

  师傅说的对,玩筹策的谋士心都脏!

  “史迁兄弟,你想通了?”王陆看史迁的眉头舒展开,以为他要接受自己的提议。

  “是想通了。”史迁放下竹简和笔,他意识到自己这点智商好像不是王陆的对手,那便干脆放弃思考——只要我不带脑子,你就骗不了我的脑子。

  接下去的记录围绕一个【所见即所写】,看见什么就写什么,屏蔽王陆的话,就如史家的教义【真相需像生命一样重视和守护】。

  史迁无视了金饼,整理好心情后开始继续寻找值得记录的东西。

  “史迁兄弟,真不要?如果你嫌少,我现在可以再加点。这个数量都是可以商量的。”

  史迁充耳不闻。

  “……”

  见贿赂失败,王陆无奈地将金饼随意丢到一边,但搞臭嬴政和自己的名声的计划依旧没有放弃。

  王陆拿了只空碗出去盛饭,既然不给饭这一招已经不好使,那就没必要再继续。

  况且一个人大男人直勾勾看着自己吃饭,说实话,多少有些倒胃口,不如邀请他一块吃,反正今日的饭也烧的够多。

  “吃吧。”

  王陆将一双干净的筷子递给史迁,见他不接,就摆在桌上——爱吃不吃,只要别一直盯着我吃,让人尴尬就行。

  史迁可以假装听不见王陆说话的声音,可动作却难以忽视。

  就比如面前这碗饭。

  这碗饭真的只是简单的一碗饭吗?

  显然不是,这里面蕴含着很深的学问。

  史迁虽约定好自己不带脑子,不让自己被王陆的言行所干扰,但史家记录人物时就需要从种种蛛丝马迹之中揣摩出真实的人物。

  不能,也不允许单靠人物自己的一面之词就往上记录,那样会失偏颇。

  以史家主笔官的角度来看王陆的这碗饭,史迁隐隐约约好像明白了些什么。

  吃饭算贿赂吗?

  算,史迁觉得吃一粒米都算受贿。

  所以一开始王陆不让他上桌吃饭,他只是略微诧异,没有不满,甚至还有点欣赏这样的清廉的人。

  但现在王陆又为什么突然转变,又给自己盛饭了?

  这里面的变化肯定有原因。

  史迁琢磨两个不同结果之间的过程——金饼!是金饼!

  史迁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我在观察王陆的同时,王陆也在观察我。”

  “先故意不给我饭,是为了表明自己是个清廉的人,并不喜欢那些歪门邪道。”

  “后见自己表现不错,又用金饼试探。”

  “等金饼考验也通过,王陆才彻底愿意接受自己,把自己当成朋友,才给吃饭。”

  “毕竟金饼的贿赂都义正严词地拒绝了,就没有人会再觉得吃一碗算是贿赂。”

  “这测人心的手段高啊!”

  “环环相扣,巧夺天工,天衣无缝。如果是寻常人恐怕不能明白发现这里头的门道,也只有区区在下这样年纪轻轻二十出头就成为主笔官的青年才俊才能窥探一二。”

  史迁拿出竹简和笔,边念边写道:

  “王陆,从善如流,非品德优异者,不与同桌共食……”

  “王陆,心思缜密,长于谋划,在本主笔生平所见谋士之中,前三无疑,未来可期……”

  “……良禽择木而栖,王陆是个品德高尚的聪慧谋士,能得他之辅佐,想必嬴政也是个明贤达,知人,擅用人的公子……”

  王陆:“?”

  王陆看着史迁,脑袋里就一个念头——这史迁是不是脑子有病?不给饭,你夸我和嬴政;给了饭,你还夸,我们之间有仇?

  “史迁兄弟,”王陆说话都有些有气无力,“求求你别写了,就放过我吧。你再这么写下去,秦国上下恐怕都要强制政公子登基成秦王了。”

  哪知史迁根本不搭理:“史家史迁,只记录所见所闻的真相,绝不弄虚作假。”

  “是好的,史某一定详细记载;不好的,史某也一定一字不落。”

  说完放下笔,也不需要再避嫌,拿起筷子夹了些菜就饭送入口中。

  咀嚼一番后,默默拿起笔,在竹简上写道:

  “王陆,厨艺不精,做菜齁咸。”

  王陆:“……”

  史迁后续出于礼貌和不浪费粮食的节约精神,愣是干吃了一碗饭。

  他揉揉肚子,莫名感觉撑得慌。

  “王兄?”史迁试探地问候一下,不知道王陆是否喜欢自己这么称呼。

  “昂?”

  “王兄,是这样的。”史迁在他身上一节节的竹筒里找了找,看竹筒外壳底下写着的人物和时间的小字,找到嬴政那一节,而后倒出十多根竹简,

  “昨日我已经去拜访过嬴政公子,事件来龙去脉都已经大致清楚。”

  “现在就还有几处细节不甚清楚,想问问王兄。”

  王陆点头,又不好拒绝。谁知道拒绝后这人又会瞎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如早点回答完他的问题,早点让他离开。

  “王兄,第一个问题。”史迁拿好笔准备记录,“王兄在邯郸假扮书童大闹琳琅居,以及逃亡途中折返邯郸,这两个计策我瞧了瞧,风险都相当高。不知道王兄是用了哪本书中的兵法?”

  王陆谨慎思考,如果随便回答一本,对方肯定会说自己饱读诗书、熟练兵法云云,然后又吹自己和嬴政,所以得这么回答:

  “平时我不喜欢读书,假扮书童和折返邯郸都是我胡想的,跟兵法什么的没有一点关系。”

  “原来如此,”史迁点点头,要是别人这么回答,他不怎么相信,但回答的人是王陆,他就信,开始边写边念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