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公孙鞅将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陆,少读兵书,却用谋如神。可知其人天赋异禀,当世罕见!”

  “嗯?”王陆麻了,还能这样?

  “王兄,第二个问题。”史迁问道,“这次逃离邯郸,你对赵国上下有和看法?”

  “还行吧,没什么特别的看法。”王陆回答得很保守,很谨慎。

  史迁点点头,写下了王陆的原话:【王陆语:赵王及其臣子勉强还行,但没什么特别的。】

  “……”

  后续史迁还问了些问题,王陆的回答基本没有几个是按照他的意思好好记录的。

  ……

  “王兄,今日收获颇丰。”史迁开始整理散落在桌上的竹简,等它们的墨迹干了之后,才开始一根一根收入竹筒之中。

  “你开心就好。”王陆道。

  “王兄,叨扰良久,你要是有什么想问的,只要是我知晓的一定告诉你。”史迁已经把王陆成了朋友,不再是单纯记录一个人物。

  “还真有。”王陆有了精神,“公孙鞅认识吗?他有没有什么特别讨厌的事情或东西?”

  “公孙鞅?”史迁点头,“秦王、成矫公子、嬴政公子,还有秦国一些大官都有问过我几位同僚,这人的资料,我熟。”

  “不过……”史迁看向王陆,“他们都问公孙鞅喜欢什么,独王兄最特别,问人最讨厌什么。”

  王陆干笑一声,“史兄,还是说说公孙鞅。”

  “公孙鞅这人,出生卫国,后在魏国定居过一段事件,也任了一些差事。”

  “当时公孙鞅已经年少成名,只是还没有进行第一次周游列国,所以名气没有如今的程度。”

  “魏王昏庸,久久不肯任用公孙鞅,于是他就辞了魏国的职务,周游列国成为现在炙手可热的公孙鞅。”

  王陆打断史迁,他对于公孙鞅的生平兴趣不是很大:“史兄,你直接告诉我公孙鞅讨厌什么就行。”

  史迁顿时露出为难的表情:“秦王他们问公孙鞅喜欢什么,王兄你问讨厌什么,但史家给出的答案是一样的。”

  “据史家记录的资料,公孙鞅这个人相当无趣、无聊。没有特别的偏爱,也没有明显的厌恶。任魏国职务前,基本就是在学堂与家之间来回。看的书也特别杂,除了法家典籍之外,诸子百家都有涉猎,不过不精。”

  “生活上也没有去青楼、赌场等癖好。非要说的话,他就像刚刚吃的没有配菜的饭,单调乏味。”

  “所以王兄你问我,公孙鞅讨厌什么。我还真说不出来。”

  王陆推测道:“他会不会贪图权力?”

  史迁微微皱眉:“这不好说。现在各国都抛出高官厚禄来请公孙鞅入国,但他并没有意动。恐怕对权力没什么执念。”

  王陆深深叹了口气,这不要,那不要的,他是想上天?

  史迁渐渐收拾好竹简,锁上最后一个竹筒,起身道:“王兄,我该回去了。”

  王陆送他到屋前,两人就此分别。

  ……

  ……

  “先生,前面便是函谷关,再有五日,我们就能到咸阳。”驾车的书童说道。

  “嗯。”公孙鞅在车厢内,手捧着法家典籍,随意应了一声。

  “先生,我们这次去咸阳,也留十日?”书童碎碎念,公孙鞅也不嫌烦,还觉得这样有人气。

  “秦国荒蛮,不受教化,无需十日。”

  “五日足矣。”

  咯噔~咔~

  一声异响之后,车轴断裂,车厢骤得颠簸,往一侧坠落。

  书童翻倒在地,那脱落下来的硕大的车轮依着力道继续往前滚。

  “先生!”

  不等书童爬起,后头一直跟随的各国使者早就迎了上来。

  这么好的表现机会,他们可不会轻易放过。

  “公孙先生,有摔伤吗?”魏国使者动作最快,最先赶到公孙鞅身边。

  燕国和韩国的使者也不甘示弱,一招手,又是医师上来,又是找工匠准备修车。

  齐国和楚国的两位使者就更加离谱了,他们看公孙鞅身边已经没有了位置,马车也有人在修,就干脆骂起地来:“秦国这破路修得一点都不平整,差点让先生受伤。这等蛮夷之地,不来也罢!先生,跟我们回去吧,别去秦国浪费时间了。”

  赵国的使者见动手动嘴的机会都没了,只能在旁边干瞪眼。

  公孙鞅在众人的搀扶下起来,也没有受多大伤,毕竟马车行驶得很慢,只是被车厢碎下来的小木棍等砸了一下。

  “多谢诸位。”公孙鞅朝各国来的使者作揖,语气客气中带着点距离。

  “见外了,见外了。”各国使者纷纷笑道。

  “公孙先生这还是去秦国?”使者们心不死,他们倒是不担心公孙鞅会看上区区秦国,只是想为自己国家再拉拢一下。

  “秦国,自然是要去的。”

  ……

  ……

  次日一早。

  王陆打井水沐浴,早上习武之后练得满身汗,不洗难受。

  “王兄!王兄!”

  门外传来喊声,挺声音不是嬴政,嬴政不是这种会大声喊的人。

  但这声音又有点熟悉,应该是身边人。

  王陆快速穿好一件单衣,顶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开门。

  “史迁?”

  王陆直问道:“有事?”

  “公孙鞅已入函谷关,最多五日就能到咸阳。”

  “哦……好。”这条消息对王陆来说,其实没什么用。

  “史迁?王兄?你们怎么……”嬴政也出现在杏花坊,他得知公孙鞅近日内便会抵达咸阳,这才来找王陆商量对策。却没想到史迁正拎着一包李子站在门口,两人似乎有私交。

  “政公子。”

  史迁向嬴政问候,嬴政也回礼。

  “都进屋坐吧。”

  王陆打开篱笆门,放他们进来,同时也接过史迁作为见面礼递来的李子。

  现在农八月,正是李子成熟的时候,但味道吧,还是差强人意。

  “史迁兄,你怎么会在王兄这儿?”嬴政挺关心这个问题,很少有听说史家的笔官会和其他人走得近。

  “这个啊,”史迁解释,“我听说政公子和成矫公子有一场关于公孙鞅的竞争。将来秦王之位肯定在二位公子之间,所以这关系到未来秦王的信息,史家没理由不记录。”

  “而我恰好比较空闲,就准备在公孙鞅离开咸阳前,跟着王兄和政公子。好记录最真实的真相。”

  “当然,政公子也请放心,我以性命及史家荣誉发誓,绝对不会将政公子的任何谋划泄露出去。”

  嬴政接受了史迁:“不用发誓,王兄既然都愿意相信你,我自然也相信。”

  他转向王陆:“王兄,你现在可有什么能留下公孙鞅的办法?”

  史迁也看向王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