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六国相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陆。”

  “公孙鞅。”

  两人互相作揖,算是初认识。

  “王先生的拜礼,很特别,很有诚意。”公孙鞅打量着王陆,在来秦国之前,不曾听闻过有王陆这样的存在,不禁感慨这世上还有许多他不知道的人才。

  “公孙先生喜欢便好。”王陆强忍着难受,还得在嬴政面前表现出自己很开心的样子,不让他有所怀疑。

  如果说,此刻在他们后面咬牙切齿的成矫的痛苦是“一”,王陆的痛苦定是“二”,要翻他一倍。

  “王先生,不,王兄,可以这么称呼吗?”公孙鞅倒是挺愿意和王陆交友,毕竟千金易得,知己难觅。

  “公孙兄,自然可以。”王陆也很上道。

  公孙鞅瞧了瞧四周,其实有挺多的话想说,但客栈内人头攒动,不是说话的地方;楼上的屋子也凌乱,且天色近黄昏,久留久聊不适合。

  “王兄,政公子,鞅初来咸阳,后日可否领鞅在城中逛一逛,也好与二位畅谈一番。”明日得收拾拜礼,只有后日才有空闲。

  “这自然好。”嬴政欣然答应,恨不得现在就领公孙鞅出去。

  王陆则微微思索——虽然误打误撞之下给公孙鞅留下了一个好印象,但他到现在为止并没有开口说要留在秦国。

  这就意味着事情还有转机。

  如果后日能好好运作,给公孙鞅留一个极为糟糕的相处,想必他也不会选择留在秦国。

  只要他不留在秦国,一切都好说。

  想通了这些,王陆脸上浮现真心的笑容,

  “公孙兄来咸阳,我和政公子定要行地主之谊。保证后日让公孙兄有一个难忘的回忆。”

  公孙鞅没发现王陆的深意,“那就多麻烦王兄和政公子了。”

  “不麻烦。”嬴政倒显得热情。

  “时候也不早了,今日就先就此分别。”

  公孙鞅朝二人行礼之后便走回楼上,旁边的学子们虽然蠢蠢欲动,但也没有上去纠缠,应该是知道他的规矩和脾气。

  “王兄,后日你有何打算?”嬴政问道。

  “暂没想好。”王陆眼下只有一个大致计划——让公孙鞅有一个极为糟糕的经历,至于具体,等会再说。

  “不管怎么安排,吃食落脚休息的地方肯定得准备。”嬴政想了想,心里已经大致有了几家心仪的。

  “王兄,我们走。”嬴政道,今日和公孙鞅的关系能突飞猛进多亏了王陆,他正准备一会摆宴好好感谢一番。

  但迟了一步。

  “王小友,王小友。”赵使脱离使者们的那一桌,小跑到王陆面前,“王小友,日近黄昏,愿意赏脸与老夫一块吃一顿?”

  “在邯郸时,许是多有得罪,赵王命老夫来和王小友修缮修缮关系。”

  赵使作为一国非正的使者,姿态摆的很低。

  而他的动作出乎其他几位使者意料。

  魏使琢磨了一会,骂骂咧咧道,

  “这老赵阴险!”

  “公孙先生和他有了联系,只要和王陆搭上关系,岂不是间接和公孙先生搭上了关系。”

  “这老卑鄙!”

  齐使最年迈,思虑最深,他说道:“事情怕不仅如此。”

  “老赵也许不是为了公孙先生,而就是这个王陆!”

  “王陆?”

  剩余四位使者在短暂一愣后,立刻反应过来。

  对啊,就公孙鞅是声名显赫的人才,王陆则是那种默默无闻的人才。

  就凭今日这份绝妙的拜礼,就足以证明他有资格成为王的左膀右臂。

  再听老赵说过他在邯郸的功绩,虽不详细,但模模糊糊之间也能管中窥豹。这人凭一己之力在赵国眼皮子底下把嬴政毫发无损地送回咸阳。

  他能力不仅有,而且可能更全面。

  比起公孙鞅,也许这个王陆的价值会更高……

  一想到这,他们四个互相对视一眼,随即争先恐后到王陆身边——捞不着公孙鞅,捞个王陆回国也是赚的。

  “王小友,别听这老崽子的,他实在骗你。”

  “等你一跟他会赵国,指不定还有什么酷刑在主等着你呢。”

  “王小友,千万不能信啊!”

  赵使怒视魏使:“你在胡说什么?!我何时说要对王小友动刑了?”

  “若王小友愿去邯郸,我赵国定然奉为座上宾,你不要污蔑!”

  魏使睁眼说瞎话:“王小友要是不信,可以问问其他几位使者,老赵到底有没有说话这话。”

  都不等王陆问,剩下四位使者立刻就道:“没错,他这一路上一直嘀咕,说是请不到公孙鞅,就王小友抓回邯郸,将功抵罪。”

  “没错,我们都听见了,就是这么说的……”

  赵使气得心肝疼,他知道他们这些人是为了讨得王陆的好感,而自己就是上供的祭品。

  这波失策,早知道就私下悄悄与王陆接触,便不会落得现在这个局面。

  而旁边的史迁在记录客栈内六国使者“讨好”王陆的画面,这事可不是天天能遇见的。

  嬴政这儿的喜悦冲淡了些,六国使者现在这般姿态让他有了些危机感。王陆是个人才,他早就知道,也清楚迟早会被外人发现,被觊觎,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快。

  成矫的表情更是雪上加霜,公孙鞅被嬴政拉拢也就罢了,现在王陆又有了成名的征兆,悔不该当初草率对待王陆。

  应该按照母亲的交代,认真拉拢。

  若是当时就拉拢过来,这时候与公孙鞅相谈甚欢的应该就是自己,愁眉苦脸的就是嬴政。

  悔啊……

  王陆看着周围的几个使者,毫不动摇。他的唯一生机就是十年内灭掉秦国,去其他国家干嘛?

  “政公子,我们走。”

  王陆快速离开,他还有后日的计划要筹备,哪有时间继续留在这里。

  嬴政跟上,他看着王陆毫不犹豫的背影有些感动——王兄这是真心待我啊。都不听话旁人开什么条件就直接无视。王兄既然如此对他,将来也绝对不能亏待了他。若有朝一日,我当上了秦王,一定让王兄富贵荣华一生……

  “政公子,我还有有些事,我们就此分别。”王陆一出门就对嬴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