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章 赏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陆三人和史迁分别,朝前走去。

  大约四百步,宏大的章台宫就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章台宫……怎么和楚国的章华宫如此相似?”公孙鞅问道,面前的建筑雕梁画栋、碧瓦飞甍真的太像、太像。

  “章台宫本就是当年先王让楚国的夫人帮忙建造的,它像楚国的章华宫一点也不奇怪。”嬴政回道。

  公孙鞅点点头,不知道秦国宫内还有这段故事。

  “三位止步,”章台宫下横列着两排士兵,为首之长客气拦下他们,毕竟到这的,来者非富即贵,得罪不得,“还请两位把佩剑解下。”

  王陆和嬴政照做,公孙鞅之前也偶尔会佩剑,但今日知道要来面见秦王,便把佩剑留在来福客栈。

  “三位请。”

  守卫长放行,并没有搜身,等他们三人上了九九台阶后,朝堂门外还有精锐士军在外守着,想要靠暗器或短兵器伤害秦王,那绝无近身的可能和机会。

  “三位公子请在这稍等片刻。”

  一位公公尖着嗓子和他们说话,在秦王没有召见他们之前,是不能进朝堂的。

  “这就是朝堂……”嬴政听着仅一门之隔的骂咧声,如同市集上走卒贩夫一般,“和之前想的完全不一样。”

  公孙鞅倒是在魏国时见过世面:“各国朝堂之上都是一个样。”

  闲聊了一会,朝堂内走出另外一个穿着更金贵衣裳的太监,他领着三人进朝堂。

  “臣/小人/学生,见过秦王。”

  三人行礼,因为身份和风俗不同,他们各自的称呼也有所不同。

  “都快起来吧。”秦王坐在殿中央,和前几次病恹恹的状态看起来,现在倒是精神不少。

  “公孙先生,久仰大名。”秦王主动搭话,“先生愿意留秦,真乃秦国之大幸。”

  “学生鞅能留秦国,是学生的荣幸。”公孙鞅发自肺腑道,秦国遇王陆,就是他最大的收获。

  秦王也不再兜圈子,除了他之外,后续还有嬴政、王陆需要封赏。

  “廷尉处有一廷尉丞职空缺,先生若是不嫌弃,今日起便是秦国的廷尉丞。”

  秦国官职“三公九卿”制,廷尉丞是九卿中廷尉次一级的属官。把这样一个职务交给公孙鞅,就像在马车上分析时说的一样,秦王破格拔高了公孙鞅的官职。

  朝堂之上,站着的文武百官看不出他们的心思,但没有一个出来反对这项提议。

  “学生初来秦国,对秦国有诸多不了解。”公孙鞅行礼回绝,“贸然担任要职,恐有害国家。”

  秦王和文武百官有点懵,入仕途,谁不想往上爬?

  “先生……莫不是嫌弃廷尉丞?”不怪秦王这么想,换谁来都会觉得此刻的公孙鞅大可能是嫌弃官职还不够大,想直接要再之上的“九卿”廷尉。

  这么想的人不在少数,附近几个官员都不由得皱起眉头,心中骂公孙鞅贪婪、得寸进尺。

  “大王,学生绝非嫌弃,只是确出于顾虑,先从小做起。等了解秦国百姓的所需所求,再为官也不迟。”

  秦王思索了一会,道:“可。等朝会散,九卿稍留,任由先生挑选下属职务。不得有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