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说个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多少?”王陆问道。

  “十万两。”

  “十万两?”王陆一声疑惑,他这个报价问题太大了。等嬴政过来问,一听只要付十万两定金,后续想消费坑掉剩下的四十万就不容易了。

  “公子嫌贵?”童跃掰着指头准备算笔账,“蚕的——”

  “蚕的成本怎么可以只要十万?”王陆抢先道,“蚕的运费要钱吧,蚕的这一路上吃吃喝喝要钱吧?身体不舒服还得找药师按按脚吧?这存蚕的地方要租金吧?这么多蚕需要照顾,要是照顾的人怕蚕虫,得补偿吧?

  “所以十万怎么能够?”

  王陆一挥手,豪气道,

  “我说一个数。”

  “二十万!”

  童跃是惊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恍惚间忘记了自己才是卖蚕的。

  他一辈子,加他爹、他爷爷足足三辈子,对于反向加价,是闻所未闻。

  “这……”童跃愣了半晌,王陆完全打乱了他做生意时的谈判节奏。

  “是不是要先付钱?”王陆自顾自道,“应该的。你们这么多商户联合在一块,这二十万应该先支付。”

  “少一圜都不行。”

  童跃:“……”

  不知为何,童跃此刻荒诞地生出了自己被强买强卖的错觉。

  “过几日,我让人把钱送送来,顺便写个契约。”

  王陆已经自己把事情安排得妥妥当当。

  “现在我们去挑挑蚕。”

  童跃这才开口:“挑蚕种是应该的。但在去之前,能否多问一句,公子在咸阳的门户是?”

  迄今为止,童跃只知道王陆的姓名,其他一概不知。贸然做了三十万的生意,没有多少实感。

  “嬴政。”王陆介绍自己,“我只是替他办事。”

  童跃只觉得这名字熟悉,尤其是“嬴”姓在咸阳一般只有王室。

  “此嬴政是不是从邯郸逃回来的大公子?”

  “你认识?”王陆没想到竟然普通人家竟也认识嬴政。

  “能不认识吗?从赵国邯郸逃回来,最近又收服了一个很有名气的士子。不少人都盼着他未来能当秦王呢。”

  王陆心一沉,没想到嬴政在民间这么有声望。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这位公子,问个消息,据说大公子身后有一个聪明绝顶的谋士,大公子从邯郸逃回咸阳,以及收服士子都是他在背后出谋划策。这消息属实吗?坊间传的可玄乎了,还有说梦里的神仙教大公子——”

  “没有,”王陆强硬道,“嬴政旁边根本没有什么谋士。”

  “带我去看蚕种!”

  童跃张了张嘴,没觉得王陆打断自己有什么奇怪。毕竟都是王室机密,自己一个老百姓确实不应该知道那么多。

  “公子,养蚕的地距离这半个时辰的路,我这只有驴车,恐怕要委屈公子一下了。”

  王陆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没关系。

  “你快些准备就是。”

  童跃带王陆离开自家院子,走了几条街到一处棚子里拉来一辆驴板车。

  板车上堆着快到王陆胸口高的桑叶。

  “公子委屈,坐。”童跃把板车上的桑叶推了推,清出一个空角来。

  王陆挥上桑叶残留下的水珠,也不讲究地坐下,跟着驴车慢慢朝童跃养蚕的山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