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论道大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虞坚充耳不闻,反而让弟子们加快动作。

  客栈的房钱也不退了,直接装上马车回稷下学宫。

  “再去买条麻绳来,结实点!”虞坚对手脚快的弟子说道。

  公孙鞅无奈,看来靠自己是说服不了虞坚了。

  他看向抬自己左臂的师弟,在这些人里,他就认识这一个人,都是很早就跟随虞坚。

  “师弟,师弟,帮我!”

  “我——”师弟为难,一边是老师,一边又是相处多年的师兄。以他的身份,说的话也不好使。

  “师弟!”

  师弟一咬牙,松开左臂,众人失衡踉跄和公孙鞅一块摔倒在地。

  “怎么回事?”虞坚回头质问。

  师弟道:“老师,我们用这样的手段只能带走师兄的身体,却带不走师兄的心。”

  “等回临淄后,难不成老师也要像对待囚犯一样日日夜夜把师兄囚禁着?”

  “老师,我觉得这样是不对的。不如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

  为了让自己的言语更有说服力,师弟必须让自己的立场公正而不偏袒某一方。

  “师兄,你也要和老师好好商量,共同商议出一个可行的策子出来。”

  “师兄,你觉得呢?”

  公孙鞅略一犹豫,随即点头同意。

  虞坚见状,不好再用强硬手段,但想要带公孙鞅的决心仍旧没有松懈一点。

  “公孙鞅,你如何才肯离秦?”

  “……”公孙鞅答不出来,他还想问虞坚——‘如何才能让自己留秦?’

  双方僵持不下,可事情总得解决。

  虞坚问道:“你说你在秦国是为了法之学问?”

  公孙鞅点头。

  “既如此,老夫主只要证明秦国的‘法学’根本不值一提、不值一学,你是否肯随我们回齐?”

  “如何证明?”

  虞坚挥挥手,让其他弟子们不再戒备公孙鞅逃走,并取出一块随身玉佩。

  “借它向秦国所有法学之士发出邀请,三日后举行论道大会。”

  “若秦国有能辩过老夫者,许你继续留秦。”

  公孙鞅非但没答应,反而不满道:“老师沉浸法学多年,在人才辈出的稷下学宫都有一席之地,在秦国这么做,着实有些欺负人。”

  “那你说,怎么才能让你心甘情愿跟我们回去?”

  公孙鞅打量一下几位风尘仆仆的师弟们,道:“论道大会可以举办,但论道者不能是老师这样的长辈,应该是我与师兄弟们这样的小辈。”

  “老师出题,小辈们答题。要是秦国无一小辈入老师法眼,鞅,甘回临淄。”

  虞坚顿时笑了,拍了拍身边一位弟子的肩膀:“你是离学宫太久,不知道你这位孙朔师弟可是在学宫小有名气。与你固然有些差距,但在同辈之中,也是极为优秀,鲜有对手。”

  “你这,还不如让秦国那帮老东西和我来比。”

  虞坚信心十足,可公孙鞅也有底气,他信王陆,王陆从始至终都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神秘莫测的感觉。

  两人虽然没有进行“法道”上的切磋,但他相信王陆不是随便一人就能够比拟的。

  “老师,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

  双方达成共识,之间剑拔弩张的气氛也顿消,回复了正常恩师于得意弟子异乡重逢其乐融融的画面。

  “老师和各位师弟在哪家客栈落脚?”

  “着急找你,没看。”

  “哈哈哈,走,我做东,去吃酒……”

  ……

  ……

  秦王宫。

  成矫乐得嘴上就没合拢过。

  “阿娘,公孙鞅师傅来咸阳了!”

  韩霓从宫内走出来,道:“这事早在宫里传遍了。听说那位先生还要举办论道大会?”

  “可不,”成矫坐下,“我已经派人星夜兼程,去请法学得意门生前来助阵。”

  “只要他发挥得当,这留下公孙鞅的功绩就得从嬴政上挪到我这。”

  “虞坚这人,我都略有耳闻,更是公孙鞅的第一任老师,想来水平是有的。你请的人稳妥吗?”

  “稳妥得不能再稳妥。”成矫道,“先前让嬴政和王陆钻了空子,侥幸让他们留下公孙鞅。”

  “现在需要动真才实学,那王陆还不得原形毕露。”

  “大王就会知道谁才是真正适合当储君的公子!”

  “哎!”韩霓佯怒,“在宫内这些话不兴说,以后莫要说了。”

  “论道大会在何处举办,”韩霓想着若是地方合适,想亲自去凑凑热闹。

  “百谷场。”

  “这是何地?”

  “就是咸阳百姓晒粮食的地方,那儿地大空阔。”

  “在王宫外啊……”韩霓有些遗憾,在那等人多的地方,她肯定是不便出现的。

  “今日也别闲着,去打探打探嬴政他们有什么动作。”

  “这个自然……”

  ……

  ……

  咸阳城边郊。

  王陆正在清点第三批蛮蚕种。

  他不担心对方给少了,就怕对方多给了。

  他是个道德的人,这种便宜是坚决不占的。

  “把这多出来的二十斤送回去。”

  蛮蚕数目大,不可能一条一条数,就按照某一筐一百条称重,而后以此为标准,称量其他批次的蛮蚕种是否缺斤少两。

  但很遗憾,从来没少过。

  “公子,这二十斤也就千来条,送回去给马车吃的草料都比它值钱。”童跃无奈道,“公子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收下吧。”

  “胡闹!”王陆义正严词,目光炯炯,“你贪心一丝,我贪一点,这天下还有没有玩王法,有没有秩序?”

  “这样大逆不道的话,以后切莫再说!”

  童跃大受震撼,什么叫刚正不阿,这就是;什么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就是;什么叫举世皆浊,我独清,这就是。

  将来就要把王陆写进族谱训诫里,让后世子孙以他为榜样,砥砺修行。

  不过话说回来,既然王陆公子对于多出来的部分一点不要,而对于少了的部分却绝口不提。

  这是为何?

  还不是体谅他们这些老百姓做生意不容易,对于少的部分,王陆公子从不要求他们补偿。也没有为了数斤、或数十斤蛮蚕而斤斤计较,非要他们送回来,让马车多耗费一趟的粮草。

  这是何等宽阔伟大的胸襟。

  童跃隐隐在王陆身上见到某种闪耀的光辉,那是——仁慈。

  “公子,虽然我只见过大公子一次,但既然大公子能有公子这样的人追随。”童跃道,“我相信大公子一定也是个仁慈的人。”

  “我希望将来大公子能继承秦国大统,成为我秦国的王!”

  “?”王陆看着激动的童跃,实不能理解。

  我和你做生意,让你挣钱,你就这么报答我的?

  恩将仇报?

  “政公子还配不少秦王之位。”王陆道,“这一点你要牢记。刚刚的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配不上?”

  童跃一琢磨——懂了!

  所谓“配不上”,意思就是大公子对自己还有很高的要求,哪怕现在他看来已经很完美,但大公子仍然要求自己孜孜不倦的学习进步。

  温、良、恭、俭、让……

  大公子真乃人中龙凤!

  不知怎么的,童跃就认为下一任秦王就该由嬴政来做,别人做,他就不痛快。

  “王兄,王兄!”

  山脚下传来呼唤声,是史迁。

  王陆和童跃交待一番后下山。

  “王兄,出事了!”

  史迁拉着王陆上马,飞奔向嬴政府邸,这一路上也不知道是风声太大导致史迁没听见,还是其他怎么的,一直没有回应王陆。

  到了府邸。

  王陆揉了揉有些犯恶心的胸口,自己骑马不碍事,乘他人的马倒是令人难受。

  “王兄,快来。”

  嬴政在门口就急切地拉着王陆进入府邸。

  “公孙鞅的师傅来了。”

  “好……”王陆意识到自己是在嬴政面前,赶忙改口,“好危险啊。”

  “是挺危险的。”嬴政道,“这位师傅要举行论道大会,若是众人的回答不能让他满意,他就要带公孙鞅离秦。”

  王陆深思,自己这两天在童跃那儿忙的太久,竟然没能第一时间知道这好消息,白白少开心好几天。

  “哎~”

  嬴政这边却误会了王陆唉声叹气的意思,还安慰道:“王兄也不需太愁,至少公孙先生他自己是不想离秦的。”

  王陆点点头,反倒希望公孙鞅不要不识抬举:“公子,这次参加论道大会的有哪些人?”

  既然是论道大会,王陆自然是希望参加的人越烂越好,最好败得一塌糊涂,然后公孙鞅的师傅带着人离开,双双皆大欢喜。

  “朝中的士子,还有成矫请来的一位法家弟子‘严嵩”,被尊为小严子,在法家学问上颇有建树。”说到这时,嬴政眉头微皱,“另外就是王兄你。”

  “我?”王陆本想拒绝,可一想自己去行,总比什么乱七八糟的不世天才背刺自己好。自己去论道大会,来个一言不发,或者故意背道而驰,也算是稳定发挥,好赶走公孙鞅。

  “论道大会何时何地举行?”

  “明日,百谷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