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收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事值不值得做,就是事情的利弊哪边大,哪边小。

  利大,即可行;反之,不行。

  争夺蛮蚕种,其弊端……与嬴政彻底对立,二人的关系势同水火,除此之外,要说其他的麻烦,好像还真没有。

  储君之位只有一个,他与嬴政迟早是要出决裂的。

  而好处,是破坏了嬴政原本的计划。若事情任由他这么发展下去,那么嬴政的这道“回答”将会是嬴氏所有人里巅峰的存在。

  据说是以三十万本金,直翻五十倍,一千五百万之数。

  这个数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不打断,对于储君之位的争夺是一项强大的威胁。

  但等抢夺之后,这份功绩反而到了自己身上。

  此消彼长。

  如何算,这也只有好处,而无坏处。

  “其他人都退下。”成矫回到自己屋中,既然决定了,那就事不宜迟,尽早筹划好如何夺走嬴政的蛮蚕生意。

  ……

  ……

  农十月初四。

  童跃急匆匆跑到嬴政府上,一个踉跄连滚带爬进入府内。

  “王公子,大公子,出事了!”

  在堂内坐着的王陆眉头微微一动,终于有动作了。

  前日他将箭送到成矫府门上,但等了一日没有任何动作,嬴政府上的蚕布也几乎快被各国蚕商运完。

  再不出手,就真没机会了。

  “出了何事,如此慌张?”嬴政问道。

  “蛮蚕茧和蛮蚕卵全被官府查封了!”童跃说话间特别不能理解,大公子是秦王是的长子,咸阳府又是秦王的手下,这查封起来不是左手打右手——疼得不是一个人吗?

  嬴政神情一肃,咸阳府,老熟人了,上次咸阳城被他们禁的不允许开业,害得王兄兵行险招去月牙楼宴客,没想到现在又来。

  “备马车,去城郊!”

  嬴政在马车上面无表情,自从邯郸归来,王陆已经很久没看到这样的状态,而童跃则着急地抖着腿。

  被咸阳府查封的除了王陆的货外,也有他自己的份。

  现在蛮蚕布五十两一尺,还是成本,被收去的那些蛮蚕卵和茧,可都是大把大把的银子。

  心中的着急一点不比嬴政小。

  一会后,三人到了城郊。

  以往这里基本没什么人,现在却挤满了运货的牛车、马车。

  不少咸阳府差役正在一箱一箱往车上搬蛮蚕卵。

  “公子,快想想办法。”

  嬴政沉默,凭自己的身份,开口劝阻咸阳府,无异于自取其辱。他们背后有城郊撑腰,自己无可奈何。

  “我入宫一趟。”

  王陆心一颤,问道:“政公子是打算找秦王主持公道?”

  “自然。”嬴政能想到压住成矫的,唯有秦王而已。

  “万万不可!”王陆急忙劝阻,这让秦王插手维护了公平,前日的箭岂不是白射了?

  “为何?”

  王陆思考,突然向童跃问道:“咸阳府的人用什么借口查抄?”

  童跃心不在焉道:“僵蚕疫。他们说为了保护秦国的蚕种,要把染病的蚕种全部集中毁灭。”

  “可蛮蚕种明明不会感染僵蚕疫,他们就是故意想霸占我们的蛮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