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瓜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嬴政被说服,让账房把账簿交给王陆,府上的那些银两统统交给他支配。

  “事不宜迟。”

  王陆差人去准备马车,按照账簿上的数额开始一个一个送钱。

  先是嬴衡府上。

  嬴衡府邸住在嬴氏一族的中央地方,入口处都有人把守,寻常人是进入不得的,连史家给的地址也比较笼统,就说住在这儿。

  不过王陆和护卫一说是来送钱的,也打开箱子给他们检查,这些护卫也不敢阻挠嬴衡的银两。

  甚至护卫头子还派出一人专门领王陆一行人去嬴衡府上。

  只可惜嬴衡还在宫内,他府上只有夫人和孩子。

  “政公子说了,衡叔投五万,按盈利应返二百五十万。然事多有波折,这一百五十万两已是极限,余下的一百万亏空,实在无能为力,还望衡夫人告知衡大人。”

  衡夫人听嬴衡说起过成矫和嬴政的恩怨。

  “这事不怪你们。”

  “进来喝杯热茶再走。”

  “不了。”王陆行礼,“我还得给其他人银两。衡夫人,告辞。”

  ……

  嬴衡还完,王陆调头去最近的官员住处。

  “钱大人,这三十万两是约定好的本和利,欠下的二十万政公子和我无法再偿还。”

  “哎呀,这……进来喝杯热茶吧……”

  “李大人,这十万两是约定好的……剩下七千多两……”

  “白大人,这二十万……”

  来时的马车队伍浩浩荡荡,排成一条长龙,等回嬴政府邸的时候只剩下王陆乘坐的一架马车。

  晚膳,是在嬴政府上用的。

  嬴政在桌上伸筷子的次数还没叹息多。

  “王兄,全部都没了?”

  “一圜不剩。”

  “王兄,为何你还笑?”

  王陆一慌,“天色昏暗,公子看错了。”

  嬴政摇摇头:“王兄不必安慰我。即便是笑,也定然是苦笑,王兄的心思,我都懂……”

  ……

  成矫收了蛮蚕之后,按照他的计划便是接替嬴政继续和六国蚕商进行生意。

  只是等蛮蚕真的收下之后,成矫发现出事了。

  “矫儿,二舅找你有点事。”

  “舅舅请说。”

  “蛮蚕生意那么大,舅舅担心你管不来,帮忙你打理打理。不多,就要三分之一。”

  “……”成矫表情瞬变,他拿过嬴政的生意是为了增加自己的功绩。赚钱的银两如果不入府库,哪怕赚再多,秦王也不会算成功绩。

  可要是不答应,恐怕不行。

  咸阳府的调令是看在外戚的面子上,自己所仰仗的就是外戚这一部分的势力。

  换言之,这位二舅来询问意见完全是给自己面子,如果不,他大可以任由取夺。

  “既然舅舅开口了,就这么办。”

  “矫儿真是好孩子。”

  等成矫送客出去,立马召唤手下到跟前,那批蛮蚕得尽快售出,再拖延下去,还不知道会是给谁忙活。

  “公子,韩大人到了。”

  “公子,另一个韩大人也到了。”

  “公子……”

  府门的护卫统共才外六内二,现在一下来了七个。

  成矫眯起眼睛,满脸不悦:“还是迟了一步。”

  开了二舅的头,剩下的不可又不行,容易说是偏袒而生间隙。

  这蛮蚕生意哪是香饽饽,就一烫手芋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