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衡夫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嬴氏宗府。

  在嬴衡下朝之后,刚从马车下来,就被自家夫人拖着点数一百五十万两银。

  “今年手头宽裕,一人给做两套衣裳。”衡夫人笑道。

  嬴衡倒是颇为诧异,看着摆成一列的钱箱:“这些都是嬴政送来的?”

  “那倒不是,是一个叫‘王陆’的。”

  “一样,他们是一伙的。”

  嬴衡上前抓了一把银子,沉甸甸的。

  “他们的蛮蚕不是都被成矫给缴了吗?这些银两……还以为他们会收着。”

  衡夫人却不管这么多,道:“当初你投了五万,现今该得二百五十万,这余下的一百万两你准备何时去取?”

  嬴衡放下银两:“嬴政不是给了一百五十万,再去要一百万不像话。”

  “谁说去找嬴政,”衡夫人道,“蛮蚕都在成矫那儿,自然找成矫要一百万两。”

  嬴衡不说话,因为事情有些微妙,目下情况还是静观其变。

  “别不吭声,这一百万两什么时候去拿?”衡夫人追问道。

  “此事再议。蛮蚕在成矫手上,不像嬴政时那样简单。”

  衡夫人哼了一声:“是不简单。成矫这孩子也姓秦,但从来不跟咱们宗亲玩,素来对他娘和那一帮外戚言听计从。现在这么大一笔生意,我就不信那帮崽子会眼馋!”

  嬴衡沉默,道理他都懂。

  “我再问一遍,这一百万两什么时候嬴成矫给像王陆一样痛快送来?”

  “……”

  衡夫人初时的喜悦已经彻底消散不见,面若冰霜:“或者说,这一百万两,咱们还拿不拿得到?”

  “……”

  嬴衡的继续沉默,不回答,其实就是回答。

  如果他有把握,早就说成矫会拿回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

  “那就是拿不会来喽?”

  “哪可是一百万两!”衡夫人很难不激动,“足足一百万两啊!你一辈子在朝廷干到休官都挣不了这个数!”

  “这桩生意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机缘,都已经到你家门前了,你还不好好把握?”

  衡夫人刺道:“你衡大人财大气粗,区区一百万两不放在眼里。我一个妇道人家小肚鸡肠,可没办法说丢就丢一百万两。”

  “我不管,你必须得给我从嬴成矫手上拿回咱们就属咱们的一百万两!”

  “不然……你就别睡家里!”

  嬴衡砸吧下嘴,无奈却还得安抚道:“一百万两,谁丢了不心疼。但对方不是成矫一人,是整个外戚。况且这钱只是咱们一家之事,叔伯这些宗亲是不会动用力量来助我的。”

  “那也就是说,这一百万两要不回来了?”

  “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嬴衡道,“宗亲不帮,还会有其他人帮咱们。”

  “据说所知,这次蛮蚕生意还有朝中官员参与。”

  “你去嬴政府上讨一份名册来,一一去找这些人的夫人,让他们先出头,咱们才可以入场。”

  衡夫人白了嬴衡一眼:“有对策早说不久行了,磨磨唧唧的。”

  ……

  ……

  次日,衡夫人到嬴政府上要了一份名册,并夸奖他言而有信,将来有什么事只管去找她。

  之后便顺着名单按照数额大小,依次寻人。

  “钱夫人,成矫霸占了嬴政的蛮蚕,此事可知?”

  钱夫人突然一脸怒容:“想起这事就上火,好好端的几十万两银子就这么没了!”

  “谁说不是呢。”衡夫人道,“可怜嬴政这孩子在咸阳没有跟脚,好不容易做笔生意,连本都赔个干净。”

  “政公子的为人,我夫君也评价甚高,有一代贤主之风。”

  衡夫人进入正题:“所以夫人想不想帮政公子讨回公道,随便取回自己该取的东西?”

  钱夫人对后半句话的意趣更大。

  “可以?”

  “只要钱夫人让钱大人联合其余人联名上书,再由咱家嬴衡做最后的推动,大王不会坐视不理。”

  钱夫人一琢磨,几十万两值得她冒险,哪怕这官不做了,这银两要是能讨回来都可衣食无忧一辈子。

  若非要做官,大不了去其他国。

  “好,这事我会和夫君好好谈的。”

  入府、出府不过一炷香的时间,衡夫人继续前下,那些夫人本就意动,加上还有那么多人也同意,便各个答应爽快。

  日未黄昏,她就将事情全部办妥。

  ……

  ……

  范元,从齐国远道而来,身后的银两由齐国卸甲的士卒以及游侠护卫。

  这一路上,遇见过个别不开眼的山匪强盗。

  结果……

  还别说,这些强盗脑子虽然不好,但洗衣做饭、给马洗涮的活倒是心灵手巧。

  尤其是那地地道道的各国家乡菜,馋得他们开始期待起强盗来。

  “王掌柜,政公子,我带齐国的特产来了,它们……”

  刚入府不久,嬴政就这些时日发生的事告诉给了他。

  范元沉默一顿,随机去往成矫府邸。

  对于他而言,秦国内政与他无关,只要不影响他做生意,哪怕秦国让一只鸡做大王,他也懒得管。

  “公子,我来买蛮蚕了。”

  “蛮蚕可以卖,但这价格不再和嬴政时一样。”成矫及外戚一脉在得知僵蚕疫的事故后,知道了蛮蚕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价值,便开始奇货可居,“蛮蚕卵一斗三十两,蛮蚕茧七两一只。”

  这个价位换算下来,等于由契约上五十两一尺蛮蚕布提升到了六十五两一尺,足足涨了十五两。

  “公子,我们之前可是有签过契约的。”范元亮出契约。

  成矫却道:“契约是嬴政签的,你去找他。如果要和我做生意,得重新定契约,不能再是这个价。”蛮蚕生意被外戚瓜分不少,成矫为了自己的成绩好看,只能选择提价来增收。

  范元不语。

  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骂人。

  当初王掌柜面对赵商提价五两一尺,当街训斥,就定好了五十两一尺,决不二价。现在换了人,竟要涨价十五两一尺。

  范元肯定不会答应,他得了解一下自己不再秦国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