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六国蚕商的信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秦王一侧脑袋,向身旁的公公问道:“最近宫外可有什么事情?”

  公公眼皮一颤,成矫和嬴政关于蛮蚕的事,宫内人没有不知道的,但他身份卑下,理应不多置喙。

  可问的人是秦王,这次瞒而不说,待秦王知道后,肯定要责罚自己。

  说到底秦王与成矫公子二选一,还是选秦王最稳。

  “咸阳府最近收了政公子的蛮蚕。”

  公公还是不敢直接说名字,只是隐晦点出,秦王知道咸阳府和成矫的关系。

  “那蛮蚕生意不是政儿做的好好的。寡人记得前不久六国蚕商还专门写文章过来感谢。”

  “……”打死公公也不敢再接话茬。

  秦王放下手中竹简,换了另一卷,这事是孩子们之间的争斗,不太过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嬴衡?”

  秦王看到蓝卷的署名微微有些诧异。嬴衡是宗亲,以往有什么问题都是私下入宫说的,很少正式写蓝丝竹简。

  他往下看。

  “咸阳府尚未申请,私自派人扣押他人财物,易打击咸阳乃至整个秦国百姓对秦廷的威信……”

  秦王越看越皱眉,他好像低估了成矫扣押蛮蚕的事。

  “大王,宫外几位自称六国蚕商的人送来此物。”

  护卫呈上,是一块折叠的丝布,背后能清楚看见墨迹。

  秦王让身边公公拿过张开,上面的文字他并不认识,是齐国的文字。

  “喊詹事的人来。”

  一会后,一个胡子都基本白了的老学士到殿内,哈出的第一口寒气都是白色的。

  “大王——”

  “免了。看看上面写着什么。”秦王有不好的预感。

  老学士往丝布上一看,刚暖和下来的身子又吓得冷颤。

  ——得亏大王不认识上面的字。不然还不知道得愤怒成什么样。

  “上面说了什么?”秦王从老学士刹那的表情中已经窥探出一二,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大王,简而言之,六国蚕商联合要求蛮蚕全数返还给政公子,不然就要联合史家把契约之事公布出去,让六国百姓皆知秦国言而无信。”

  秦王:“……”

  果然惹出了大事。若只是六国蚕商有意见,倒是无碍;但要是掺和进史家,以史家在九州的公信地位,一旦说出,秦国本就不怎么好的名声则变得更加低下。

  名声,那可是花钱都求不来的东西,怎么可以因为钱,反而丢失?

  秦王绝对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旁边的公公小声问道:“大王,要不要现在就把成矫公子喊来?”

  “不必,等明日上朝。”

  既然那么多官,还有宗亲都替他说话,自然要在朝廷上一块解决。

  “都退下吧。”秦王不喜欢无关紧要的人在殿内,“再把之前的秦国蚕商送来的那块布取来。”

  稍一会后,秦王看着一新一旧的丝布。

  前者是嬴政做的,后者是嬴成矫干的。

  “……”

  看了一会,秦王突然一颤,想到了先前了解的一些信息。

  “这王陆,好深的计算。”

  这蛮蚕生意暴利,属实幸运,秦王不觉得单这有什么值得可说的。

  值得说的是他在决定做蛮蚕生意后的每一步。

  那真是将成矫彻彻底底得给算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