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拜访公孙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们这就准备走了?”蔺洪拽住李斯的衣袖,不让他们离开,“案子还没断清楚呢。”

  李斯用力扯了扯,奈何力气没蔺洪大,袖子纹丝不动。

  “这不是要出去找证据吗?”

  “你放手!”

  蔺洪不情不愿松开,咸阳令坐回主位,案子重新陷入混沌,他自然乐见。

  “蔺主事,凡事都要讲证据,不能空口无凭。”

  “本官是遵法之人,若是想早些破案,就尽快找到确凿证据。”

  “你不要耽误李斯,现速速回宫,不得妨碍。”

  “来人,把堂下两个押回大牢。”

  嬴政一行出到咸阳府门口,李斯让嬴政试着带他去王宫,估计要问过秦王,事情恐怕会相当繁琐。

  “王兄,你真不随我们同去?”一个去王宫是去,两个去也是去,与其到时候多麻烦秦王一次,不如两人一块申请,干脆利落。

  “不必了。”

  李斯奇怪地看了王陆一眼,案子发生在宫内,证据铁定也在宫内。他说自己知道真犯,但不去王宫如何证明?

  难不成他还有我不知道的手段?

  王陆也注意到李斯的视线,同样望去。对于他,应该放弃幻想,以他组能找到证据的最糟糕前提去准备。

  以自己在嬴政及众人心中的分量,只要解释合理,以假乱真一个月的时间不算太难。

  “政公子,诸位大人,告辞。”

  王陆告别众人之后,即刻去寻公孙鞅。

  公孙鞅白日有差事,事不大,但是特别繁琐,地点也不固定,几乎小半个咸阳都需要他走一遍。

  去街上寻人太累,太麻烦,直接蹲在公孙鞅租在咸阳的房屋前,等他回来。

  话说咸阳的租金并不便宜,光靠他现在那点俸禄,一年攒下来都不够租一月的。

  不过九州的读书人基本就很少没有钱的,没钱书简十多两一份,哪家读得起。

  王陆之前还有想过公孙鞅生活困顿,然后又不愿接受嬴政的施舍,最终灰溜溜离开咸阳。

  但显然这是王陆一厢情愿,人虞坚那般师弟们口中得知,公孙鞅家里不仅有钱,在当地还有些势力——

  “王兄?”公孙鞅突然一声让王陆回神。

  王陆看了看天色,午时估计都未到。

  “今日回来得很早。”

  “是熟悉了秦国的风土人情,办起事来快了不少,”公孙鞅开门,“王兄找我何事?”

  “进屋说。”

  王陆走进屋子,眼角确认没有什么人跟踪自己后,才道:“我有一个朋友,他家里遭贼了。”

  “王兄是想报官?”公孙鞅端来两杯茶,“此事政公子应该比我更适合。”

  王陆连忙摇头:“我这个朋友能确定是家贼。家丑不可外扬,他不想报官,也请公孙先……公孙兄保密,不要对任何说我来问过你有关此事。”

  “鞅定守口如瓶。”

  王陆便开始说起问题,将宫女翠珠和护卫朱大比作“一家人”,而后将案件转换成普通人家的一件事。

  公孙鞅听后果然没有怀疑,还真以为王陆的朋友遇见了这样的麻烦事。

  略一思索后,公孙鞅微微摇头,说道:“王兄,此事恐怕我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