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洛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麻了。

  王陆杵在原地,心神震荡。原以为觐王宴之事只是麻烦,没想到和秦国强大竟然直接挂钩。

  若真如嬴政所言,连续夺得文铮前三的名次,【文化】增幅,百姓得教化,从法治,【国运】增幅;与他国结盟,【军力】增幅;与他国通商,互通有无,【财力】增幅。

  玉石片上总共才四大项,结果四大项竟然全部增幅。

  要了老命。

  此刻嬴政有多觐王宴有多志在必得,王陆欲毁它之执念也多坚定。

  ——想要越过我让秦国强大,做梦去吧。

  ——只要有我在一日,秦国断无强大之可能。

  ——文铮?给锁死在倒数第一。

  “政公子,你那读书人找到了吗?”王陆不再排斥去觐王宴,比起阻挠仲昂,去觐王宴的作用显然更大。

  “我没找到,但大王找到了。”

  “名号‘清鹤先生’”

  “他家住何处?年龄多少?样貌如何……”王陆打算尽快行动,把这清鹤给绑了,关押一个月,等觐王宴之后再放他自由。

  “住在宫内,三十又六,样貌寻常……”嬴政说着,还夹杂着叹气,“只是这位清鹤先生难堪大任。”

  “大王早早就派秦国的间者去联络各国中名声极大的文人,许以好处,邀他们入秦。”

  “只可惜因文人风骨,他们不愿离开自己的国家,或有各种顾虑。”

  “秦国相中的一流文人皆不愿来。”

  “而二等文人在文铮比试上也就能得倒数第一、第二。”

  “清鹤先生是我秦国一流的文人,但放在九州,属二等。”

  “此次文铮比试,名次恐又不理想……”

  嬴政自我振作,看向王陆,

  “但有王兄在,今年或许不行,相信来年一定能得个好名次,一扫秦国颓势!”

  王陆只关心:“那位清鹤先生难道当真如此不堪?”

  “虽有非议之嫌,但清鹤先生今年写的诗文,确实却不足以惊艳。”

  “不过依旧感激清鹤先生愿代秦参宴。”

  王陆“嗯”了一声,默默取消了绑架计划。嬴政现在说的,应当是顾及清鹤颜面而美化后的说法。

  美化之后,竟然还是只有得文铮倒数第一,第二的名次,那其真本事恐怕高不到哪儿。

  自己再去绑清鹤,无疑画蛇添足。

  何论清鹤住在王宫内,凭他一人之力,还真难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地绑走他。

  “倾诉一番,舒服多了。”嬴政面容变得明亮,今年觐王宴上的文铮就不抱期望,等来年,相信有自己和王陆在,肯定能找到合适的文人。

  秦国,未来可期。

  ……

  ……

  接下去的十数日便是王宫上下为筹备去洛邑,购置了不少东西,走在街上时常能看到运着各种东西的马车驶入王宫。

  农十二月十日。

  秦王赴觐王宴的日子。

  王陆和嬴政早早在主城门外候着。

  “雪下得真大。”

  史迁看着城墙旁覆过脚踝,并且不断增厚的积雪,说的相当伤感。

  王陆道:“你真不随我们去?”

  “想去,”史迁道,“但秦国需要史家主笔驻守,且觐王宴规格当属九州第一,负责记录的笔官都是史家数一数二的存在,我还没资格,唉……”

  王陆拍拍他肩膀,示意安慰。

  可心里却没有半点同情意思,史迁在自己灭秦大计里添了许多麻烦,他不开心,自己就开心。

  “来了。”

  嬴政耳朵一动,城内传来“闲人避让”的锣鼓以及嘈杂声,便可断定秦王来了。

  一炷香时间后,秦王从車辇上下来,双手被宫里的太监搀扶着,而后不过几步的功夫又登上此时前往洛邑的特制马车。

  其车厢之内四壁覆盖双层皮绒,车厢地下装着铜芯泥壳的空夹层,专门烧火取暖。

  王陆尚未没坐过,却能肯定里头温暖如春夏。

  “政公子、王兄,一路平安。”史迁、公孙鞅、李斯……等一帮人在送别。赵姬因为身份不便出宫,在昨日就已经和嬴政道过别。

  其实也没多少伤感,只是出去一月不到的时间,还得回来过年。

  “王兄,我们同乘一架。”嬴政道,此次出行共计七架马车,秦王稳居中央一架,其前是臣子车,里头坐着武搏的将门之后,以及清鹤先生。王陆按身份,只能坐那一架的。但嬴政发出邀请,王陆也不会拒绝。

  “妥。”

  ……

  洛邑,周朝国都。

  距离咸阳恰好八百里,若是让军中斥候乘一匹良马,轻装上阵,一日便可抵达。

  只是秦王身体羸弱,真要那样日夜兼程,恐怕到不了洛邑,人就先驾崩了。

  农十二月十七日。

  车队抵洛邑。

  城内出现一大帮人,迎接车队。

  街两边的百姓也都纷纷伫立朝车队投去视线。

  毕竟这样的热闹不是天天能看到的。

  入了周王宫,引进秦王殿,周王室的仆人告退、

  从咸阳带来的工匠和仆佣也开始布置秦王殿,让它快速暖和起来。

  紧接着,后脚韩王和他的车队也跟着入宫。

  王陆觉得过于巧合,就向身边的人打听一下。

  知晓了一个不算秘密的秘密。

  秦国并非第一个到洛邑,南边的韩国,北面的赵国,东面的魏国,他们距离洛邑不远,国君身体也无恙,不必特意减速,几乎早秦国一二日就到了洛邑附近。

  只是各国君之间会端着,认为自己国家强大,怎么能等他们所鄙夷的秦国?

  这传出去,他们面子往哪放?

  所以历来秦王都是第一入周王宫的国君,韩国或燕国紧随其后,余下的名次就靠举行觐王宴当时国力强弱来排序。

  相当现实。

  嬴政,王陆,还有清鹤,他们陪秦王安置妥当后,又出宫,去往他们这些臣属所居住的客栈。

  “清鹤先生,您先选。”周王室给他们清了一间客栈,其中按人数分配了一定数量的房间。虽然每间都差不多,但为了表示敬意,还是让清鹤先选,王陆和他,还有将门之后次选。

  “就这间吧。”清鹤也没那么讲究,就选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间。

  其他屋子也就随意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