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章 叛军(一)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农十二月三十一日。

  同天。

  羌族领土。

  临洮外百里远的金氏部落。

  一名穿戴铠甲的九州将军很突兀得出现在这儿,他被解释的马缰绳捆着,惹来部落不少汉子、妇孺围观。

  指指点点,嘴里说着杨力听不懂的话。

  “带他进来!”

  帐篷里传来的洪亮声音压根不需要人传递,在外面就能听得清清楚楚。

  杨力被两个金氏部落的勇士一左一右架着入帐,身上的兵器都已经被卸下——其实这是多此一举,就算不卸,他被绑得这么解释也没办法抽出手来用兵器。

  “你……是秦将?”金黎熹打量杨力,他身上的秦制铠甲不陌生,在军中算是小有地位。

  “昨天是,今天已经不是了。”

  金黎熹看了他一眼,旁边刚成年的次子金沅翼道:“阿大,秦国的军士直接杀了就是。”

  “嗯……再看看,不急着杀。”要是在平时遇到秦国军士,直接砍了。可面前这人是自己把自己给绑了,然后骑着一匹马从临洮直冲这里。

  无论怎么想,这里都有蹊跷,在解开之前,确实不着急杀。

  “你为什么来我部族的领地?”

  “说实话,不然活着喂狼。”

  金黎熹说得习以为常,显然不是第一次做。

  杨力倒也没被吓着,说道:“我来请头王派兵攻打秦国,攻打临洮!”

  “?”

  金黎熹指着自己,反问道:“你一个秦将竟然要我派人攻打秦国?”

  金沅翼插话道:“阿大,说那么多干嘛,直接把他铠甲脱了,埋到土里。明天的草能长得更茂盛,部落里的牛马能吃的更饱。”

  “你先闭嘴,不用你来教你阿大怎么做事。”

  金沅翼这才安静下来,但那眼神显然还是不服的。

  “你秦国人,回答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有什么目的?”

  “自然是因为我与头王同仇敌忾,所以才会求头王出兵。”

  金黎熹短暂思索了下,就算杨力不来,他们部落也准备派军队去抢临洮。金氏部落以游牧为生,这到了冬天,草少了,其他吃食又没有。

  这时候金氏部落,或者说整个羌族就需要去抢夺粮食以渡过冬天。

  所以杨力跑过来劝自己出兵攻临洮,纯属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埋了,埋了……

  金黎熹为自己白白浪费这么些时间而感到恼怒,让部落的勇士准备带他下去喂狼。

  “且慢!”

  “我能让头王、金氏部落夺到过去任何一年都远不及的粮食和财宝!”

  金黎熹顿时让勇士先停下。

  “你倒是先说说。”

  “如果不能让我满意,我先割了你的舌头,再把部落里最残酷的惩罚都用在你身上。”

  杨力自信道:“头王听完我的计划,定会给我松绑,视为座上宾。”

  “我的计划几乎就是头王召集附近大小部落,凑出五万兵马,攻占下临洮,然后——”

  金黎熹抬手示意部落勇士可以动手了。

  “且慢,且慢!”杨力额头微微冒汗,虽然早就知道羌族野蛮,但没想到野蛮不讲理到这个程度,动不动就是喂狼、惩罚,都不听人把话说完。

  “头王,只要五万兵马攻占下临洮,我保证金氏部落三年不愁吃喝!”

  金黎熹直接摇头:“你们中原人有个词,叫夸夸其谈,说的就是你这种人。”

  “临洮什么情况,我们比你更清楚。”

  “花五万兵马攻下一个没用城池干什么?”

  “城里抢来的东西都不够调动五万兵马。”

  “你这么个人,怎么敢来我们部落?”

  金黎熹是气乐了,他知道整个羌族被中原所鄙夷,但不至于连这样的货色随便说一句,自己一大帮人都会听之任之吧?

  这中原人欺人太甚!

  “错了!头王大错特错!”杨力道,“头王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临洮作为秦国的边防城,城内并无其他城那样有耕地,有大量的百姓。”

  “有的只是在这边城做些生意的小商贾,或是一些流落至此的人。”

  “如果让五万兵马单靠掠夺,确实亏本。可一旦占据临洮,则一切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占据临洮?”金黎熹道,“瞧你军装也是边防守军,临洮是个什么地方你应该更加清楚。”

  “临洮的田地都是荒地,不长草,我们部落占来没用。”

  “等秦国派大军来,五万兵马根本守不住,最后白白折损我部落勇士。”

  “费这么大功夫占临洮,我图什么?”

  “你该不会是秦国派来的奸细吧?”

  “也不对,这奸细哪有那么蠢的。”

  “埋了,埋了。”

  “头王!”杨力被勇士往外拖去,他仍旧不放弃喊道,“头王不动秦国,但我懂!”

  “头王占据临洮后,秦国势必派大军反击夺回,而在此之前,我们只要开出一个条件,让秦国为了部落送钱送粮,部落返还临洮,秦国一定会答应的!”

  “先带回来。”金黎熹又喊道,他隐隐开始感觉这个杨力……也许没自己想的那么不堪。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

  “说。

  杨力又走回帐内,气势壮上了几分。

  “临洮对头王和其他部落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地方,但对于秦国来说,临洮就是西方防守最重要的战缓区。”

  “有临洮,战事第一时间就不会威胁到陇西腹地,给咸阳有充足的时间调兵遣将。”

  “如果没了临洮,秦国就像脱去了铠甲的士兵,以肉体直面弓矢,危险横生。”

  “就是因为临洮如此重要,所以秦国必会从头王手中拿回它。”

  “而这时的调兵遣将,难度大不说,这军马和人以及武器装备的磨损,通通都是一笔巨大的消耗。”

  “想从五万兵马的头王手上拿回临洮,秦王怎么也得排出七八万军士,至少也得同五万之数。”

  “可这时头王派个人过去,说是只要秦国将调动五万兵马的军饷的一半或是更多的一部分交给头王,头王就愿意离开临洮。”

  “秦王权衡利弊与得失,相信不会拒绝这样诱人的条件。”

  “只要秦王最终答应,头王及五万兵马定然各个满载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