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一章 右采铁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而如今国论不让自己上场唇枪舌战,岂不是强迫自己放弃第二目标?

  灭秦的希望从未离自己这么近过。

  王陆觉得自己得争取。

  “臣以为不妥,既然是国论。只要有益于秦国的,都有权利谏言。”

  “这次国论,我也得参与,为秦国贡献一份力量!”

  “就这样吧,下朝。”秦王起身离开,不给任何人辩解的机会。

  他有自己的打算,新策这事就是一个深不可测的旋涡,政儿身边的人本就不多。这次新策已经有一个公孙鞅在推动,王陆就不必再掺和进去。

  万一新策出了问题,也就亏个公孙鞅,还剩下王陆,将来还有翻盘的机会。

  只是这些心思,王陆不懂。

  下朝,往日会打招呼的嬴衡此刻也有意避开他们。

  废除井田制,收回贵族手中的良田给百姓,也会损害到他的利益。

  “政公子,你们怎么这么糊涂?!”仲昂走过来,急得直拍大腿,“按我们的计划,凭王大人文魁首,临洮退羌族的功绩,我们已经与孟西白三大贵族有了联系。”

  “他们或多或少表示支持政公子你!”

  “现在倒好,关系非但陌生不说,还直接敌对!”

  仲昂那是真的气得手发颤。

  左娄不是贵族,他的老师治粟内史左黎倒是贵族,只是没有封田,对于嬴政和公孙鞅的新策,影响不大。

  “政公子,是有些莽撞。”左娄道,“能感受到三位对秦国百姓的关怀,可政公子只要再忍忍,等当……之后,再推行新策也行。”

  “如此一来,不说将朝中的人推向成矫公子,至少推离了政公子你自己。”

  王陆喜上眉梢,这纯纯的意外之喜。要是新策不出,再给他们拉到“孟西白”三族,嬴政的班底和成矫硬碰硬,虽仍战下风,但已经有一战之力。

  这新策来的真的太是时候!

  王陆道:“仲大人,左大人,一切有我,有公孙兄,还有政公子自己,无碍的。”

  仲昂和左娄齐齐叹气一口,接下去一段时间估计得闲着了。

  朝中贵族一家都无法笼络,其他官员顾及引火上身,也会和他们拉开距离。

  难啊……

  之后二人并未和嬴政同乘马车离开,结伴喝闷酒去了。

  公孙鞅中途下马车,回家补写新策。

  “王兄,今日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我送你去铸坊。”嬴政道,“右采铁是个闲职,但人也得露个面。”

  “好,不过身份令牌还在家中。”

  “那就先取了令牌再去铸坊。”

  ……

  ……

  铸坊。

  秦国制造皮甲、金甲、刀剑弓弩戈戟……的地方。

  听起来相当重要,但实际只有开启大战时,铸坊才会忙起来。

  因为兵器制造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生锈腐坏,铸坊不可能提前一年铸造一堆刀剑堆积着,然后白白腐坏。

  哪怕用手段保养,其成本也是不菲。

  加上各处驻军处都独立设一个小型铸坊,有补甲、利刃……这些小事,都不必麻烦咸阳的铸坊,当地即可解决。

  唯有筹备大战,咸阳的铸坊才会日夜叮叮当当响个不停。

  “到了。”

  嬴政和王陆下马车,也许是因为铸坊常年生火,导致附近的地面没有积雪,只有一洼洼的小水坑。

  王陆瞧着铸坊四处都沾着黑灰,一副脏兮兮的样子。

  “政公子,此处污秽,还是我一人进去就行。”

  嬴政倒是没那么讲究,“无碍,铸坊为我秦国铸造兵器,哪有嫌弃的道理。”

  “政公子,你该去看看公孙鞅。新策惹来贵族不满,谁知道他们会不会用什么肮脏的手段,比如刺杀。”

  嬴政明白过来:“王兄说的对,我这就安排公孙兄住到我府上。”

  “王兄,要不你也一块?”

  “我有文魁首,还有临洮战事的功绩在,他们不敢。”

  “在理。”

  王陆看着嬴政急匆匆离开,看不到马车后,他才快速拿出玉石片——

  (+2451嬴政*2命定之人)

  “果然掉了!”

  “新策的影响立竿见影。”才刚刚提出新策,嬴政的声望就掉了五百。这是过去数月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若是新策真的成为新政……啧,想想都美。

  王陆第一次笑着收回玉石片,骂自己这几月也挺傻的,真正的瑰宝就在身边而不自知,还上下折腾,吃苦不讨好。

  下一次……没有下一次了,说不定到这就可以大结局了。

  王陆顺着压实的小径往铸坊里走,叮叮当当的声音传来,清脆却不急躁,还隐隐有些悦耳。

  大抵是心情好,所以听啥都顺眼。

  “站住,什么人?”

  一个打着赤膊的汉子,古铜色的皮肤,双臂上的石头……呃,看上去像石头一样结实的肌肉。

  王陆确定,这一拳下去,哪怕自己练过武,也得晕上一阵子。

  “我是新来的右采铁。”

  王陆亮出身份牌,但这汉子却皱起眉头,道:“采铁大人怎么会是你这样的瘦猴?”

  “你这人。”要不是今天心情好,高低得摇人过来,“罢了,不跟你计较。去喊你们主事的出来。”

  那汉子也是过过嘴瘾,还是进铸坊找人去了。

  没一会,一个同样打着赤膊的人,领着一群打赤膊的汉子过来。

  那满眼都是光溜溜的男人。

  “你就是新来的?”

  “你是主事?”王陆问道,他可不想介绍多遍自己的身份。

  “左采铁,田子劲。”

  王陆一拱手:“右采铁,王陆。”

  田子劲那厚实的手一推,将王陆的礼打开:“这里不要文绉绉的,容易被锤。”

  “……”

  “进去看看?”铸坊铁打的左采铁,流水的右采铁,每一任左采铁都知道右采铁就是挂名的,没用。

  但听说这次右采铁在边境打了一次很精彩的仗,这才让他稍微看得顺眼些。

  比起过去那些纯吃粮食,拉屎的人形饭桶,他对于王陆还是有那么一丝好感,但也仅限一丝。

  他那身板看起来就不像打铁的。

  “那自然好。”

  王陆权当这一次是参观秦国最后的铸坊,毕竟两三个月后,这里可能就要改朝换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