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三章 沙盘天道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陆困在家中,吃了睡,睡了吃,偶尔拉,再偶尔看会爹娘留下的《狼道》、《教你如何领导团队》。

  “这么都什么玩意儿。”

  “鬼都不看。”

  王陆要不是顾及它们是爹娘所留,它们的下场只有进火炉。

  小心扒开一点门缝,门外的人一点没有散去,还一天比一天多。

  “今天打开是第三天了吧?”

  “我该夸兵家弟子性子坚韧,还是骂他们脑子轴?”

  “看不出来自己不想比吗?”

  “羌疑误我啊!”

  嘎~嘎~嘎~

  院子外突然传来不详的乌鸦叫声。

  “王兄,是我,史迁!”

  王陆打开门,让史迁进来。

  该说不说,这兵家弟子脑子轴,但起码讲规矩,自己不让他们进来,他们也从未试图没有强闯。

  就凭这一点,王陆还愿意把他们当人。

  “王兄,我这有个好消息。”

  “说吧,”王陆已经准备好听到坏消息的打算。

  “公孙鞅被秦王召进王宫,据说针对新策聊了三天三夜。”

  “据我收到的消息,秦王在三天里拍案叫绝六次,鼓掌二十八次,夸‘公孙先生大才’三十五次……最后还是宫里的夫人强行拖着秦王去休息,这才不得不结束谈话。”

  “王兄,若我猜得没错,新策恐怕要推行了。”

  “……”

  史迁,果然没送来好消息。

  什么叫聊三天三夜,如果秦王全盘同意公孙鞅的新策,那还用三天?

  一个下午就能交代清楚,甚至都不用本人亲临,那箱书简送到王宫,他不会自己看嘛?

  能聊三天,就说明秦王肯定提出了不少意见,比如要求公孙鞅改动某些条例。

  而眼下能想到的,秦王最可能提出的改动就自己寄予厚望的两条——分了贵族的田和对百姓用重典。

  公孙的新策精华就此两条,要是改动了,灭秦国策就变味了。说不定真成了强国之策。

  不行,说什么自己也得去看看!

  既然秦王是被宫里的夫人打断的,那就意味着还没聊完,还有自己斡旋的余地。

  “走,找公孙鞅去。”

  王陆刚走两步,想到门外黑压压一片兵家弟子,顿时头疼。

  在家中,他们是守规矩的不会闯入;在外头,兵家弟子可就没了规矩束缚,保不准就有人绑架自己。

  “王兄,还有一个消息。”

  “不少兵家弟子都扬言要来挑战你。”

  “……”

  王陆没好气看着史迁,“你以为现在门外的那帮人是谁?”

  史迁则一诧异:“他们就是兵家弟子?我还以为是国论提前了,都是文士。”

  “哪有各个佩剑的文士。”

  “王兄,那你为何不答应他们?只是切磋而已。”

  不等王陆解释,史迁自问自答道:“懂了。王兄高啊!”

  “嗯?”

  “王兄之所以迟迟不答应和这些兵家弟子比试,还让他们在寒冬中等着。为的就是给秦国女子创造机会。”

  “天寒地冻,眉来眼去、暗送秋波、干柴烈火,你情我愿……生二胎。”

  “这些兵家弟子都是各国精锐,未来国之栋梁,可一旦成家,说不准就留在了秦国。”

谷</span>  “还有什么比招揽一大帮兵家弟子更能强大秦国的?”

  “王兄的智慧果然非一般人所能理解。”

  “这一条得记上。”史迁拿出竹简书写。

  虽然……但是……

  史迁的话看似离谱,可回忆这几天扒门缝看到的情景,一切都好像对上了。

  难怪最近好几次看到杏花坊的老头老太出没,原来是搁自己这里进货挑女婿来了。

  也难怪好多兵家弟子的衣物突然增厚,还有离谱裹着被褥的,喝着热汤的。

  秦国的女子本就比九州他国的女子更大胆,这要继续给她们机会,还真说不定“为国捐躯”,引来无双猛将。

  危!

  这帮兵家弟子和法家弟子不一样,不能再等下去了。

  王陆推门出去,刹那间,所有人兵家弟子都身形一震,紧绷如弦,一副备战状态。

  “陆啊,快进屋,甭出来。好事成了,请你吃酒。”一大娘拉着一名兵家弟子道。

  “……”

  王陆惊得一身冷汗,险些酿成大祸。

  引以为鉴,国论之时,自己一定好好招待,避免这种大型非法聚众相亲的状况再出现。

  “我答应你们进行沙盘推演。”

  王陆计划先挑他们十个代表出来,之后来个十连跪,让他们知道自己有多菜。

  之后他们必然索然无味,离开咸阳,而自己也好赶紧去找公孙鞅,防止最有可能一朝灭秦的国策出意外。

  “你们当中谁比较厉害,我一个打十——”

  王陆骤然停下,他看到人群中摘下雪斗篷的人是两张熟面孔。

  赵括和郭……那啥,想不起来。

  “赵括,武魁首。”

  王陆琢磨着,这帮兵家弟子想要挑战自己,无非就是想要瞧瞧自己于所谓的“武魁首”差在哪儿,差多少。

  若自己挑了赵括,然后输给他。

  岂不是只需比一把,就足够证明羌疑口中的“无冕武魁首”其实远不如本年的武魁首。

  一众兵家弟子就不会再对自己感兴趣。

  如今的困境岂不是迎刃而解?

  王陆打定主意后,伸手指向赵括,生怕其他人不认识:“赵国,赵括,本年新武魁首,可敢一战?”

  赵括走到人前:“正合我意。”

  “那就屋内比,一局定胜负。”王陆可不想来三局两胜、五局三胜,太费时间。

  “‘天道’由何人来当?”赵括问道。

  院子外一众兵家弟子齐刷刷举手,没有落下一个。

  新武魁首和无冕武魁首比试,这辈子恐怕都只有这一次亲眼见证的机会。

  “我来,我来。”史迁自荐,提了提衣袋外的竹简筒,“我史家身份,诚信是立身根本。”

  赵括问道:“你可知道兵家沙盘推演的规则?”

  “能不知道吗?我亲笔就记了不下五个兵家身份的贵人,这沙盘我懂。”

  赵括随之进屋,郭开想要跟进,却被其他兵家弟子抓了回来。

  “我是他们的自己人。”

  “你是亲爹也不管用。”兵家弟子道,“两人沙盘对决,除了‘天道’外,方圆百步内不得站人,这是规矩。”

  郭开拗不过兵家弟子:“那岂不是要干等着?”

  “谁让这天气不好。若是不下雪,他们在院子中比试,我等可在百步外瞧。”

  “可惜了,错过这罕见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