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沙盘推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赵括取下背后的沙包。

  将其摊开,是正正方方,比王陆家中桌面还大的蛮蚕布,因此只能放在地上。

  均匀铺开包裹的细沙,布上画着横纵各十七道墨线。

  横为“天”,名“乾”;

  纵为“地”,名“坤”。

  一会赵括和王陆在其上行动,都以“乾十五坤六”这样称呼,但为了方便书写,还是用一横一竖来代表。

  “是要真实地形,还是模拟?”史迁问道。

  真实地形就是九州切实存在的地点。天道,也就是史迁,会在沙盘上标明【山林】、【河流】、【平原】等地形,王陆和赵括双方可以根据地形排兵布阵;反之模拟,由天道随机在沙盘上划定三大地形,双方武将必须派出【斥候】或【军队】抵达该地形才能侦查出,难度较高于真实地形。

  “自然是模拟。”赵括道,“不知道王陆你的意思。”

  “随便,都可以。”王陆只想快点输,赶走兵家弟子,以及速去公孙鞅家中。

  “那便模拟了。”

  史迁分了王陆和赵括各一只笔和十枚空竹简,同时也给自己留了一份。

  在沙盘推演正式开始前,由天道在竹简上写下三大地形。

  “乾三坤三,乾四坤三/乾五坤十,乾六坤十,此间河流……”

  等布置好基本地形后,史迁再问:“双方兵数、辎重、粮食是随机,还是相同?”

  “相同。”赵括不希望自己胜了之后,有所谓的运气成分在。他要打败王陆,就得在同等实力。只有这样,才能让人心服口服。

  史迁道:“好,双方初始兵数一万。粮十万石。辎重如下,弓弩五百架、战马五百匹、重盾铠甲五百具。”

  除以上三者外,还有战舟和战车等特殊战具,如果赵括或王陆需要,则可以用弓弩、战马或重盾铠甲进行兑换。

  一般五架弓弩,或两匹战马,或三具重盾铠甲可以兑换一辆战车或战舟。

  “开始沙盘推演!”史迁将基本数据记在自己的空白竹简上后,就等着赵括和王陆。

  赵括左手拿竹简,右手拿笔,双眼看着沙盘。

  就在刚才,他收到天道递过来的一枚竹简,上面呈现三排初始视野内的地形。

  而他现在要做的,就是在三排之内分别设下【将帅点】与【粮仓】。

  沙盘推演的胜利条件有三:一,夺下敌方【将帅点】;二,将敌方军队尽数杀完;三,敌方投降。

  所以将帅点的布置就成了第一次交锋,不能设在【山林】与【河流】中,只能落点【平原】。

  赵括研究天道给的初始地形,最终将【将帅点】落在乾九坤十七上,前方有一地形【山林】,若是敌方斥候先探查到【山林】,也许会绕开。

  至于【粮仓】除了不能放【河流】中,不受其他地形限制。但【粮仓】距离军队越远,运输粮食的战线就越长,军队的行动会需要更长的时间扎营。

  可也不能太靠前线,一旦【粮仓】被敌攻击,则己方全军暂停任何动作五日,即五回合。

  王陆将自己的【将帅点】与【粮仓】布点告知天道,让他记下,以免有一些德行不好的人耍赖。

  “赵括,你好了吗?”史迁问道。

谷</span>  赵括将粮仓落在一处山里,也将布置告知给天道。

  “双方可以正式排兵布阵了。”

  一万初始兵每日可行动一次,每次前进一格,可攻击一格之内的敌军。

  当装备弓弩时,转职成弓弩兵,和普通士卒大多相同,唯一变化在于攻击距离提升至两格,可远距离击杀敌方士卒。

  当装备重盾铠甲时,转职成盾兵,每日消耗粮食翻倍,免疫弓弩兵所有伤害。但每名盾兵仅可守护十名普通士卒,超过盾兵护卫数,仍会被弓弩所杀。

  当装备战马时,转职成骑兵,每次行动可前进三格,并可斜跳,一骑击杀五士卒,盾兵无法对其造成伤害(特殊兵种,斥候,每日可行五格,侦查方圆三个内的地形,但无任何战力)。

  此外战车因九州各国慢慢不再使用,沙盘上也默认少用或不用;战舟只可以运送普通士卒和弓弩,无法承受重盾铠甲和战马。

  赵括看己方三排的地形内有【河流】,但不知道河流有多长,如果直通王陆阵地,倒是可以借此派出一只奇兵抄后。

  “罢了。羌疑既然能如此看好他,想必有一二本事,还是稳扎稳打,慢慢布置。”

  赵括兵分四路,以中央士卒与盾兵(五百具全装)为中心(一共五千五百),弓弩兵和骑兵各领余下士卒在侧面,最后一路就是斥候,不求打开己方视野,只以尽快速度探出地方【将帅点】或【粮仓】……

  王陆这边,他对于兵家的沙盘推演,了解不多,所幸不是想赢,就将所有辎重丢在一边一点不用,而后一万士卒聚在一点,笔直前进。

  当王陆将自己的排兵布阵写好交给天道,史迁震惊了。

  他好歹在史家记载过兵家贵人的沙盘推演,那一个个开局,几乎是将所有士卒和辎重都发挥出极限的作用。

  王陆这倒好,辎重一点不用,就裸着一万士卒开始前进。

  【将帅点】和【粮仓】也都不派一个兵守护。

  按这样的阵型,史迁不读兵书都知道这是“大忌”。

  这样的布局,看起来一点都不想赢。

  赵括在旁边写着,看到王陆快速将竹简交给天道时,微微有些惊讶。

  “如此快的排兵布阵,看来指挥军队作战的次数不少,不然不能如此熟稔。”

  赵括看着自己才布置到一半的兵种,不禁加快了速度。

  虽说沙盘模拟不求速度,但赵括觉得自己慢于王陆,哪怕最终胜了也不完美。

  他不仅要胜,还要胜得漂亮。

  只是当赵括继续落笔时,他眼角瞥到了史迁的反应。

  天道毕竟不是真正的天道,他是人扮演的,在看双方交战布阵时,终归会流露出一些私人的情绪。

  现在的史迁就不小心流露了。

  赵括眼睛不受控制地看去,他知道这样不合适,可就是管不住。

  天道,这是什么表情?

  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