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六章 不想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何提议?”

  “连坐。”

  王陆还是头次听说这两个字,“详细说说。”

  “五户为一伍,十户为一什,凡伍什内有一人犯罪。犯小罪,伍内瞒而不报,五户全罚;犯大罪,什内瞒而不报,十户全罚。”

  王陆问道:“要是其余人确实不知道呢?怎么判定人是瞒而不报?”

  “不愧是王兄,直戳要点。”公孙鞅道,“我和秦王商讨过,眼下初定是,罚。”

  “王兄觉得这可行?”

  ——王兄觉得不行,完全不行。

  这左邻右舍的,自己又不可能挨家挨户天天去了解,且犯罪这事一般很少长久谋划,都是偶然有了作案条件,一时恶从胆边生才犯下的。

  谁能预料一个平时老老实实的人会突然犯罪?

  不冤吗?

  简直冤死了,天下最大的冤枉也不过如此。

  试想一下自己,每天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安分守己,突然有一天官差说隔壁老王犯事了,把莫名其妙的自己也给关进牢里。

  这能忍?

  这不得怨气冲天,高举灭秦大旗?

  哪怕不能灭秦,经过这么一动荡,国策被推翻,秦国的百姓也对秦王室彻底失去了信念。将来与他国交战,秦国的百姓说不定在路边捧着水和食物迎接敌国的军队。

  毕竟这样离谱的秦国,不要也罢。

  “公孙兄,这条国策当真是你和大王一块想的?”

  “自然。”

  ——秦王,才是真正志同道合的好道友啊。

  想自己极限也不过是用重典压百姓,还是秦王奇思妙想,给公孙鞅了一个这么……妙的主意。

  果然能坐上王座的都不是一般人。

  “可惜当日王兄没去,不然大王也定然能和王兄相谈甚欢,相见恨晚。”

  王陆点头,深以为然,他都开始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接触秦王。

  有秦王这个灭秦好手在,自己哪还需要这么麻烦找嬴政。

  秦国在去年说不定都已经成为史家书上的历史。

  王陆看了看屋内的书简,铺得满地。

  “公孙兄,既然如此,我就不多打扰了。”

  “公孙兄记得休息,国论上我们还得再打一场硬仗。”

  “嗯,王兄,恕不远送。”

  从公孙鞅屋里出来,王兄心中两件大事都解决了,顿时感觉身轻如燕,有一种飘飘然的愉悦。

  前两天挂念着新国策的事情以及一般兵家弟子守在门外,他很难睡得香,但今天不一样,“总算可以睡个好觉了。”

  ……

  ……

  “好强。”

  “好可怕的对手。”

  赵括落脚的客栈不断有兵家弟子发出感慨。

  赵括借了客栈的后院,一种兵家弟子在堂内,或在客栈楼上打开窗往下观望,没有破坏百步之内不得有人的规矩。

  短短一个时辰,赵括速攻之下,对面的兵家弟子如同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现在败于他手下的,已经超过三十人,且时间大多是对手磨磨蹭蹭浪费的。都要按照赵括的速度,一个时辰足够百人斩。

  “好强!”

  “他都不用思考的吗?每一步不仅快,又准又狠,短短几日功夫就灭了我主力。”

  “这就是武魁首的本事吗?”

谷</span>  “当真不可小觑。”

  正在对局的兵家弟子将空竹简弃在沙盘上,寓意自己放弃对局,认输。

  毕竟在这么多人面前亲口说出“我输了”,实在是一件很要勇气的事。

  “下一位!”

  赵括身旁的“天道”是郭开,他现在有尾巴的话,肯定已经翘在天上。

  赵括连胜三十三场,他是赵国人,自己也是赵国人,四舍五入一下等于自己也连胜三十三场。

  郭开潜意识里就是这么想的。

  “让让。”

  史迁从人群中挤出来,将三卷竹简如约送上。

  “老郭,先等等。”

  赵括连战三十三场,哪怕对手不堪,也是一件相当耗体力、精力的事。现在他与王陆的对局记载送到,正好边复盘边休息。

  赵括将三卷中写有自己名字的那一卷挪开,没必要看自己的动作。

  “王陆:【将帅点】乾九坤三,【粮仓】乾八坤三?”

  这么激进?

  赵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将两个能决定胜负的关键点放在一块,还放的这么前面。

  他不怕被打吗?

  这是艺高人胆大,还是……不想赢?

  “王陆:一万士卒于乾九坤三出发,进乾九坤四、进乾九坤五……”

  笔直冲锋?

  赵括眉头皱起,换做任何一人这么调遣,他都怀疑对方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

  “这人的脑子是不是出了问题?”在一旁的‘天道’郭开看了对局后评道,他还不知道史迁送来的是王陆的对局。

  “不可胡说。”赵括不悦道,他对当时王陆施加的压迫感可记忆犹新。

  固然现在看起来很蠢,但这是复盘。在知道所有地形,双方全部动作下才会那般错觉,真要未知,王陆带来的压力比起刚刚败在自己手上的三三人累加一块还要大。

  “这明明就很蠢。”郭开身为赵国上将,对沙盘推演有自己的理解。

  “这是王陆下的。”

  “原来如此,”郭开脸也不红道,“难道定睛一看,简单中带着玄妙,柔和中暗藏机锋,朴素中蕴含华丽。”

  “好招!妙啊!”

  “……”

  赵括习以为常,郭开是什么人,他也不是第一天认识。

  “咦,王陆为什么不用辎重?”

  郭开快速扫一眼竹简,上面没有记载任何相关的动作。

  “你们的辎重选的是随机?”郭开啧啧道,“这么看来,王陆的运气不怎么好啊。估计过年上坟没用心。”

  “不,我们是同辎重开局。”

  “嗯?”郭开再翻开天道卷,“上面也没有记载王陆使用。”

  “难不成王陆是故意不用?”

  “让你,还是压根不想赢?”

  赵括也觉察到不对劲,这局好像没那么简单。

  “让我?”赵括想到,这种可能性基本没有。

  自己好歹是堂堂新武魁首,和王陆年轻一般,绝对没有理由让自己。

  再说从邯郸的传闻,以及到咸阳短暂的接触,这王陆并不是狂傲的人,不会做出“让自己”这样的举动。

  那么……只能是“不想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