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王陆入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此外,这条计策唯一的损失就是暂时和嬴衡拉开了距离。

  其他人之前有庆祝此事,但仔细分析,这样的局面仅仅是暂时而已。

  嬴衡和嬴政的关系尚未完全联成一体,利益不完全相同。

  可一旦新国策失败,无法推行,以嬴衡的性子,他肯定不会投靠成矫,会继续回到嬴政一方的阵营。

  这王陆对人心的算计已经远远超出了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水平。

  他既然有这样的新国策,在当初嬴政刚回咸阳时不用,偏偏等和嬴衡建立了一定的关系之后再用,让嬴衡身上背上嬴政的标签,使得成矫公子不敢轻易收入麾下,最终还得回去。

  并且这段时间内也没有拉拢其他的贵族,要拉也只拉了九卿之中的贵族左黎,还偏偏这个贵族没有封地。

  仔细想想王陆和左黎搭上关系是数个月前的事了。

  也就是说,王陆数月前就盘算好了“新国策”这条计谋?

  这年轻人当真……厉害。

  要是当初成矫公子能收下他,这秦王之位还不是手到擒来?

  真是可惜。

  王陆感到有人在看自己,就顺着自觉瞧去,看到了芈庐。

  芈庐是成矫公子身边的人,那是队友的队友,王陆便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芈庐注意到王陆投来的笑,却脸色刷一下阴沉——他王陆是什么意思?笑着嘲讽自己,是认定了自己就算看穿了一切,也没有能力改变任何东西?

  这王陆……

  芈庐很想还击,被一个比自己长子还小的小辈玩弄股掌之间,明明看清楚一切,却挣脱和改变不了,这种滋味相当不好受。

  可王陆……他笑得没错,自己也好,成矫公子这边的所有人也罢,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成为他的棋子,被他摆弄。

  芈庐怒而挥袖,新国策推行与否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

  反正成矫公子已经亏了,嬴政已经大赚了。

  这空手套白狼,一箭多雕的本事今日算是领教了!

  “哎,怎么走了?”王陆觉得可惜,并猜测到——大概他是觉得这次成矫公子稳赢了,没必要再看下去。不亏是常在成矫公子身边的人,有大智慧!

  “但是这新国策……”

  王陆眉头微微皱起,眼下情况不容乐观。

  墨暄有朝中一大帮人支持,秦王不可能真的无视他们反对推行新国策。

  最终,恐怕还是推行无望。

  “可惜了。”

  ……

  秦王在沉思后,终于开口:“所谓国策终究是为国为民,既然有两种新国策,不如共同推行,让百姓自己选。”

  “将咸阳分东西南北四方,南北依旧策,东依公孙鞅之策,西依墨暄之策。”

  “待一月后,于咸阳府,东西二方各择民二十户,商贾工匠十户,由他们来决定到底推行何新策。”

  “一切听大王安排。”嬴政道,他对公孙鞅,对王陆有信心。

  成矫则多少不情愿,觉得这是多此一举,可在众人面前,他又不好驳了秦王面子。

  “听大王的。”

  “如此甚好。”

  王陆听到这个消息喜忧参半,忧的是国策只推行了咸阳四分之一的地方,压根灭不了秦,这新国策只能等将来的机会;喜的是,灭秦的胜利果实固然吃不到,但可以舔一口,先开心开心。

  “王兄,大王召我入宫,一起去?”公孙鞅身边站着一位没有胡子的男人。

  “去王宫作甚?”

谷</span>  “大概是推行新策时的一些修改,如果只是小块地方推行,废除井田制这样的新策恐怕没办法使用。”

  王陆担心起来,感觉刚刚白开心了。

  “重典和连坐难不成也会修改?”

  “这倒不会。”公孙鞅道,“只是少了这第一条,束手束脚的,对我们不利。”

  “公孙兄,哪怕这次不行,我们等下次。千万不要气馁。”

  安慰完公孙鞅,王陆被诸子百家的弟子留下来,说是最后一聚,需要他主持。

  ……

  三月十日。

  公孙鞅的新策贴在咸阳之东公示。

  王陆所在的杏花坊不能说完全在东边,它是整个咸阳最大的民坊,西边墨暄的新策其实也有重叠。

  但因为王陆住在杏花坊,双方没有交流,却达成共识——墨暄不入杏花坊,公孙鞅也派人将整个杏花坊的的街边角落都打上了记号。

  今天,就是公孙鞅和秦王调整后的新国策推行的第一天。

  “开门!开门!”

  王陆听到砸门声,不禁有些生气。

  打小这篱笆门跟着自己一家就没挨这么大力气捶过。

  “何——”王陆出门就看到穿着官服的差役,以及在后头笑盈盈的咸阳令。

  “将犯人王陆拿下!”

  咸阳令看起来真的很开心,他连佯装严肃都做不到,声音腔调里可听闻的喜悦。

  估计娶新媳妇都没现在这状态。

  差役拿着桎梏上前,扣住手脚。

  王陆没反抗,这一反抗,没罪也得生出罪来。

  “咸阳令,这是?”王陆直呼官名,不大客气。

  咸阳令也不计较,道:“犯人王陆,还不知自己犯了何罪?”

  王陆认真道:“现在长得英俊也是犯罪?”

  “……”咸阳令脸色一僵,“事到临头还有心说笑,去牢里好好反省!”

  “咸阳令你不说出罪名,我是不会走的。”王陆将镣铐往柱子上一捆,还真不怕咸阳令硬来。

  咸阳令果然没有强来,毕竟他身上顶着文魁首、无冕武魁首的称号,在大王面前也说得上话。

  “王陆,你可知杏花坊已经推行新策?”

  王陆点头,昨儿公孙鞅还特地来自己家里过。

  “既然知道,那就应该知道‘连坐’吧?”

  王陆点头,隐隐猜到一种可能。

  “五户为伍,十户为什,一户犯罪,连坐处之。”咸阳令念完新策后道,“有人举报你家邻居赵老三偷窃你院中的肉干,你们五户无一向本府举报,故同罪。”

  “念赃物已经缴回,只需关押一旬即可。”

  “委屈王大人了。”咸阳令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他堂堂一府令,哪里需要专门出来抓人,派手下的差役就行。

  可在得知王陆也受牵连后,他就迫不及待想要看到王陆被抓捕时的表情。

  其他的案子常有,王陆被抓恐怕仅此一回,错过了,恐怕就再也没机会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