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匹夫有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咸阳之中,月牙楼。

  今日门前也聚着一大群人,却不是在谈风花雪月。

  “据说咸阳府那边已经开始了。”

  “大家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站着看呗。”

  “再说笑就滚出去。”

  “……”

  “咸阳之东西是秦国的百姓能决策,凭啥我南北的百姓不行?那句话咋说来着,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说得在理,可问题是诸位支持哪种国策?”

  “是咱们老国策,还是墨家的,还是法家公孙鞅的?”

  “我……”其中一人举起手,弱弱说道,“我觉得法家挺好的。”

  “好个屁。”

  “你是喜欢坐牢,还是怎么的?”

  “杏花坊整个坊都快进去一轮了,现在还有人关在里头呢。你要是喜欢,先去自首蹲几天再说。”

  这怼的,立即得到一些人的支持。

  但也有一些人皱起了眉头说道:“官府乱抓人确实不对,不过未必是一件坏事。”

  问道:“大家最近有没有感觉最近贼越来越猖獗,比起往年春耕都还要过分。”

  “谁说不是呢,我家那么穷,都给闯了两次空门。”

  “我那邻坊更夸张,十天遭了三次。亲戚串门都没这么勤快。”

  “这就对了。我大伯在咸阳府当差,他告诉我,最近整个咸阳东西南北,除了东边,其他报官的户数都增加了不少。”

  “而东边一户没有!”

  有人不信:“一户没有,夸张了些吧?户头都进牢,壮丁得去春耕,妇幼送茶送饭,那些贼能忍住?”

  “反正我是不信有男人进月牙楼能一圜不花,也不信贼会摆着这么好偷的地方不偷。”

  “那有没有可能……东边它其实根本不好偷?就是因为不好偷,贼才不在东边下手?”

  “我听说东边新国策是严,他连邻居犯罪不报都抓,看到犯罪不阻止也抓。这可不就是整个街坊邻居都会帮你看门?这么多双眼,哪个贼还有机会下手?”

  众人听说,陷入沉思。

  这时,紧闭的月牙楼大门打开,是里头的月大娘,管理姑娘的“大妈妈”。

  “你们这帮男人,关键时刻比我们娘们还墨迹。”

  “你们不去咸阳府,我可自己去。”

  有人道:“月大娘,国家大事哪有你一介女子参与的份?”

  月大娘回头白了这人一眼,记住他的脸,来回接客时的花销加倍、超级加倍。

  “国家大事我是不管,也没兴趣管,可月牙楼的生意得我盯着。”

  “你们中有狗男人来月牙楼玩,玩完还不给钱。”

  “以前拿你们没办法,死皮赖脸,我们送官府也难处理。可法家的新国策我看了,写得很猛。”

  “以后再有狗男人不付钱,押送官府,直接没收作案工具。”

  随着月大娘的眼神有意无意扫过,凡对视者无不夹紧双腿。

  “其实月大娘的顾虑我们也有,”咸丰酒肆的大掌柜捋着胡子道,“比起月牙楼,我们酒肆的客人更是鱼龙混杂。东城的新国策比起西城的和老国策更加对我们有益。”

谷</span>  众人中,商户很快就达成共识,对于他们而言,再没有什么比能收到每一笔结账更重要的事了。

  但余下的,更多的农户却还是观望。

  他们不是商户,没有生意,新国策给他们带来的只有“无贼”一个好处。

  然而他们家里的钱本就不多,不怕被偷,偶尔还时不时可能因街坊给抓进去。他们去支持法家新国策,多半是不愿的。

  月大娘和咸丰酒肆的掌柜也无法独自离去,他们从商,很清楚就凭他们区区几人的分量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说服此地一半以上的农户也支持才行。

  “诸位听我一说。”

  蛮蚕商童越挺身而出,

  “东城的新国策其实并不完整,它还有很大一部分没有昭告出来。”

  “其中有两条想必诸位一定会感兴趣。”

  “第一,废除井田制。”

  “啥?你说啥咧?”九成九的农人没怎么读过书,自然听不懂童越说的。

  童越也意识到了这点,用更加粗浅的言语说道:“就是秦王会分田给大家,我们再也不用看贵族的脸色,像个牲口一样给那帮贵族耕田。”

  “并且,只要参军打仗,每次杀敌还能积累军功,你想当官就当,还能换贵族的爵位!你想要钱,也直接给兑!”

  短暂安静后,哗然一片。

  “你这从哪听说的,靠谱吗?”

  “你可别胡说八道,上头那帮人怎么可能把田分给我们?”

  “我大哥死在战场,抚恤金到现在都没发。”

  “听说临洮有个姓杨的将军,他就是打了好多年的仗一直升不了官,直接叛秦了……”

  童越压压手,示意大家安静:

  “各位,我以童家蚕布庄的名义发誓,所言非虚。”

  “至于我从何得知,这是秘密,恕不奉告。”

  “但我认识参与制定新国策的一位大人物,他叫‘王陆’。想必有些人也知童某数日前路过东城不幸被捕,在牢中便遇见了他。”

  “我关了十日,在我出狱后,那位大人物仍在狱中。”

  有人不以为然道:“被抓进牢里的,能是什么大人物,切……”

  童越看着他:“王大人虽然素来平易近人,丝毫不端架子,可他身边是秦国大公子,是那成矫的长兄。更是九州文魁首,还得赵括、羌族羌疑双武魁首的认可。难道这样的人还不算大人物?”

  那人说不出话来,其实光是文魁首这个身份对他而言,就足够仰视了。

  “王大人参与制定了新国策,并以身施法,为的就是告诉各位他的决心。”

  “一旦新国策施行,任何人,不管多位高权重、多富可敌国,亦或是名动九州,都必须按新国策来。”

  “在新国策面前,人人平等!”

  “各位若还是不信,大可以随童某去咸阳府,亲口问王大人。”

  “大王也在咸阳府,定然无人敢撒谎。”

  “如何?”

  众人心动了,真要是有童越说的那样可以分田,上阵杀敌还真能加官进爵……那还有什么理由拒绝?

  “童掌柜你说的,可都当真?”

  “不如即刻同去咸阳府,若我说的不对,你们大可调头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