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输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综合眼下所有能收集到的信息,多半能确定商鞅的新国策能强大秦国国运。

  究其原因,大概是公孙鞅和秦王谈了三天三夜这个变数,让国策有了微妙的变化。

  而新国策有了变化,自己的对策也要随之变动。

  再继续推行公孙鞅的新国策肯定是不行了,得将它暂且搁置,待日后研究一番再决定它的去留。

  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帮墨暄推行他的新国策,只有这样,嬴政才能得罪秦国贵族的同时,也没有切实给秦国百姓任何好处。

  嗯,天无绝人之路。

  王陆抬头正想开口,却对上了无数双眼睛。

  嬴政、公孙鞅、成矫、墨暄……几乎整个堂内的人都盯着他。

  ——王陆办事,寡人放心。

  ——就知道他还有后招。

  ——这后招的时机还拿捏得刚刚好。早一点不行,晚一点无效。

  偏偏在成矫慷慨陈词,大义凛然说完要“顺民心”后再出来。

  真是妙啊!

  瞧南北的农人和商户,少说二三十人。这些人算进去,墨暄的三十人就不够看了。

  公孙鞅与寡人商量出来的新国策势必推行!

  成矫看王陆的眼神相当幽怨——要是早有这手段,早亮出不就行了吗?

  那样带给自己的痛苦还少点。

  现在倒好,原以为自己胜利在即,结果“吧唧”一下从云上摔进坑里,这种落差,这种痛苦,是只有亲自体会过的人才会明白。

  更为难受的是,自己这么惨,还偏偏不能站起来反抗。

  因为地下这坑不是别人挖的,是自己当时满脸兴奋,一点一点亲手挖的。

  王陆一句话都不用说,只要自己反驳,他就可以搬出自己刚刚说的“顺民心”的言论来压自己。

  自己打自己的脸,比别人打的要更狠、更难受。

  成矫看向王陆,心中冷不丁冒出一句足以记上家谱的哲理——

  不要靠近王陆,他会让你变得不幸。

  堂内一片安静,所有人都在想下一步该怎么办。

  墨暄骤然起身,他觉得这一切都过于巧合,咸阳南北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

  他到堂口前,对童越等人道:“你们可是自愿到这支持新国策?”

  “当然。”

  墨暄目光锐利,扫过所有人,有些人紧张,但也奇怪。

  “既然你们说是自愿,一会便派人去你们家中。如果搜出来历不明的大额财物,哼!”

  墨暄恐吓之意明显,但童越他们只是互相看了看,并不畏惧。

  墨暄见效果不佳,再道:“莫要抱着侥幸,新国策事关重大,容不得半点疏忽。”

  “你们此刻承认,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既往不咎,甚至收到财物也不会追回。”

  “若是一会差役从你等家中搜出,单是欺君之罪,就足够灭你们满户!”

  墨暄大抵真的杀过人,说话时的冰冷,配合咸阳府内一步一卒的压抑气氛,确实骇人。

  童越倒还好,他身后没见过世面的农人已经有些哆哆嗦嗦。

  “这位大人,你说的都是真的?”

  “真的不抓我们?”

  “还不收回东西?”

  墨暄看着说话之人,表情……

  “君子一言。”

  那人噗通一下跪下,“大人,我承认自己收了东西。”

  之后就如雪崩一般,引起了反应。

  一个接着一个的人跪下,俯首地上认错。

  墨暄脸彻底僵了。

  王陆在后面也看呆了,他还指望墨暄能问出点什么。现在倒好,咸阳之西的三十人全跪下了。

  芈庐看向成矫,眼神是在质问。

  “我……我只是想稳妥一些。”成矫弱弱说道。

  墨暄看着咸阳之西的百姓,一步不动,一句话也说不出。

  “输了。”

  咸阳之西的三十人都跪着,虽不知道他们其中有多少是真的支持自己,但就算一切没变,就凭南北城新来的这些人数也都压过自己。

  他转身回位置,目光落在王陆身上。

  凭现在的局面,墨暄无法破局。

  墨家的道是“顺民心”。

  若要遵循,那就得顺民心支持王陆的新国策;若要继续推行自己的新国策,他其实还是有手段的,只是这样等于主动违背了墨家的道。

  作为墨家钜子的亲传弟子,怎么可能允许自己明知而故意去违背墨家的道?

  进也不行,退也不行,王陆给自己布下的局,根本没有破解之道。

  无论怎么选,最终都会违背墨家的“道理”。

  不做任何事,接受现实才是唯一的王陆给自己的选择。

  “……”

  墨暄向王陆问道:“门外那些人是真的?”

  “我怎么知道?”王陆回道。

  墨暄心里应了一声,他这么回答,显然是没什么问题,比起坚定认为外面都是真的,反而可疑。

  “是我输了。”

  墨暄开腔,

  “但不是墨家不如法家,而是我墨暄不如你王陆而已。”

  “法家从未胜过墨家,过去没有,未来不会,这次也不是!”

  “是我墨暄技不如人。”

  墨暄不想因自己给墨家抹黑,便一个人顶了罪。

  可面对墨暄的肺腑之言,王陆却觉着离谱。

  自己是清白的。

  天地可鉴,自己蹲了一旬的大牢,什么事都没做,但现在什么事都怪到自己身上。

  秦王欣慰的视线,公孙鞅若有所思的视线,嬴政满意的视线……都是折磨。

  秦王咳嗽一声,拉回所有人注意。

  “既然局面已经这样,对于秦国变法选用法家公孙鞅的新国策,谁还有意见?”

  堂内沉默。都这时候了,成矫被自己的豪言壮语给困住,墨暄被墨家的道给困住,其他贵族是不满,但也不敢出头,生怕被秦王当成典型,杀鸡儆猴。

  如此一来,新国策再没有人能阻拦。

  “公孙鞅,一会再入宫,商定好新策的细枝末节。”

  “王陆,你也来。”

  秦王笑着起身,至于那些表情不好看的贵族,就是视而不见。

  有秦国民心和九州名望监督,他们不敢明面使绊子。

  至于暗地,呵,秦王完全不怕,有王陆在,他们用什么手段都必然迎刃而解,不足为虑。

  外头的咸阳百姓先安排离开,之后府内的各自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