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挑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陆离开田子劲身边,转身来到隔壁。

  所谓最坚固的堡垒一定是从内部先瓦解。

  自己只有先了解铸坊,才好从中作梗。

  “大哥,我来帮你锤。”王陆殷勤地迎上去,几乎是抢过锤子。

  “去去去,别妨碍老子。”工匠又夺回锤子。

  王陆见这个不成,就换一个。

  “老大哥,放着我来。”

  王陆再次主动,但那人像是聋了一般没有任何反应。

  ——该不会是“叮叮当当”的声音听久了,听觉退化了?

  然而这名工匠很快就和旁边的人要新材料,听力如常,只是单纯不搭理王陆。

  ——邪了门。

  王陆换个作坊,但受到的待遇都差不多,完全没有人搭理他。

  直到最后一个。

  “你就别在这添乱,每把弩机和弩箭都工匠的心血,只有他们本人一起铸造,才能将威力完美发挥。”

  “老田也真是的,怎么把你给喊过来……”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王陆隐约摸到了灵感。

  “别在这添乱。”

  “上一句。”

  “我说了,你是不是就能离开?”

  王陆点头。

  “我上一句说,弩机和弩箭都是相匹的。”

  “对,就是这句。”王陆问道,“如果田子劲造的弩箭是不是无法在你的弩机上击发?”

  “能是能,弩机和弩箭到底是按照图纸打造的,只是难免有些误差。”

  “要是误差大,箭矢可能安不进箭膛,即便强行安上,威力也会大打折扣……我跟你说这些干嘛,现在你可以走了。”

  王陆这次痛快离开,他已经想到了如何阻挠。

  为了求证,王陆顺手“借”了不同人的弩箭又到不同的人的弩机上比对一下。

  果然和那人说的一样,有些弩箭和弩机不一样。

  那么主意就出来了。

  这些工匠之所有拒绝自己帮忙,倒不是针对,而是他们除了一张图纸是统一的外,其他部件其实都或多或少有些不准。

  沿用的是自己标准。

  所以如果自己找一堆人强行塞入他们当中,这些人无疑会彻底打乱铸坊这些工匠的节奏。

  哪怕最终真的造出五百架弩机和两万五千支弩箭,也难以使用。

  并且这理由还足够冠冕堂皇——铸坊忙不过来,我给你安排新的人手。

  听听,多天衣无缝。庙堂上那些连个锤子都不懂的人,肯定会支持。

  王陆不禁摇头,

  “真是越来越佩服自己了。”

  “经过这么多次失败,灭秦的谋划当真是越来越完美。”

  王陆去找田子劲,跟他说起了这事。

  “怪我,真的。”田子劲道,“原本是让你知道铸坊此刻的麻烦,没想到你本身就是麻烦之一。”

  “我不该请你的。”

  “你现在就回去,别再给我添乱了。”

  “这怎么是添乱呢?”

  “你不是说人手不够,我去给你找人。”

  “一百个够不够?不够就上二百。”

  田子劲道:“要是一二百专门的弩机工匠,自然是越多越好。可像你一样的人来一二百个没有一点用。”

  “胡说,人多力量大。”王陆死缠烂打,“况且铸坊要是出了问题,我堂堂右采铁怎能袖手旁观?”

谷</span>  “愿为铸坊,愿为秦国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你回家,就真的是对铸坊最大的帮助,千万别想着找人来。”

  “你这人说不听?”王陆佯怒,“我都说了我是为了帮铸坊。”

  田子劲是真怒道:“我都说了不需要你出手,你就老实待着,别给铸坊添乱。”

  “我是右采铁吗,在铸坊里也有我说话的份。”

  田子劲冷呵一声,“右采铁只是闲职。在铸坊内,所有工匠都听我的调遣。你想塞人,等你做了左采铁再说。”

  田子劲喊来两人架着王陆出去。

  在铸坊门口的王陆没再纠缠,

  “区区左采铁而已。”

  王陆前去嬴政府上,让他帮忙去宫里,请秦王把他升为左采铁。

  ……

  王宫内。

  “政儿,你说王陆要升官?”

  嬴政点头。

  “但右采铁和左采铁的俸禄相同。况且采铁一职不过是工匠之首,他要当士人的文官,或是兵卒的将军都可理解。”

  “为何偏偏是左采铁?他有说什么是何缘故吗?”

  嬴政回道:“大致是听说王兄在铸坊和左采铁闹了矛盾,但具体的,没细说。”

  秦王想起铸坊最近有铸造弩机和弩箭的任务,王陆多半是因为这个。

  至于动机,虽然不明晰,但不要紧,王陆已经多次为秦国做了贡献。

  想必这次先隐瞒着,是有他一番考量。

  “寡人会亲自派人去的,告诉王陆,最迟明天就能升为主左采铁。”

  “替王兄谢过……”

  ……

  隔天,王陆家门前就出现了田子劲。

  田子劲在门外杵了许久,经过了长久的思想斗争才说服自己。

  昨日,来告诉自己王陆升为作左采铁的公公是秦王身边的人,据说是承了秦王的口谕。

  一个小小的采铁官竟然惊动了秦王,越过这么多级来直接任命。

  王陆在朝中的后台令他惊讶。

  且那位公公言语中隐隐有威胁之意。

  秦国如此偏袒,让田子劲动容。

  他是不惧怕威胁,可秦国最近的新国策有了“连坐”。

  如果犯了错,他的家人都要受到牵连。

  制造弩机和弩箭是军中大事,要是因此延误军机,是要砍头的。

  田子劲思前想后,也希望公公能回去跟秦王好好说说,希望重新考虑。

  可公公的态度冷硬,不容质疑。田子劲也就明白了,一个传话的公公态度都如此坚决,可想而知秦王的态度。

  一直到现在,田子劲亲自到王陆家门前,准备告诉他自己的决定。

  “田子劲?”

  王陆开门看到人,就明白了嬴政和秦王办事很靠谱的。

  “铸坊的事,由你来。”

  “但我还是要再提醒一句,如果耽误了弩机和弩箭的制造,使得北境受匈奴侵扰,你是要担责的。”

  “事关秦国安危,不能草率。”

  王陆频频点头,在心里道:借你吉言。

  “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我最后还是劝一句,不要塞人进铸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