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新国策的漏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如此深明大义、仁德,体恤工匠的人实在不多。

  偏偏做了这么多,面对自己等人的不理解,他也没有试图辩解一句来自证清白。

  这样的“怪人”不说在秦国,就是在整个天下,恐怕都独一份。

  田子劲越想越觉得自己狭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够了,你们以后都不准再说王大人的不是。”

  工匠们面面相觑,就看着他来到王陆面前,一抱拳。

  “王大人,以后铸坊听你安排。”

  田子劲的性格并不擅于表达的自己的情绪,他能这么说,就是一切尽在不言中。

  而王陆听田子劲的称呼从直呼其名到“王大人”,也只以为田子劲是被秦王给吓着了,所以才不得不服软。

  “这样自然最好。”

  “那就先让他们进来,外头怪凉快的,不如里头难熬。”

  等人进来后,王陆道:“每人领一个……呃,先等等。”

  如何安排这些人,让他们最大程度影响铸坊的运作是一个大问题。

  分散开来,每名工匠领一个不妥。这一百五十人心意并不和自己相通,不会主动去干扰工匠铸造。

  倒时安排这一百五十人负责端茶倒水,非但影响不了铸造,说不定还小小提高了效率。

  “王大人,他们这些人你有什么打算?”田子劲问道,铸造的任务重,需争分夺秒。之前已经浪费不少时间,不能再耽误了。

  “他们……这些人……”王陆边想边道,“第一,他们必须参与铸造。”

  田子劲看着他们的双臂和双手,压根没有工匠的痕迹,显然和王陆一样,不懂铸造。

  但田子劲暂时没开口,他瞧王陆后续还有话要说。

  “第二,弩机和弩箭每一铸造环节都需要掌握。”

  “第三嘛,暂时没想好。等想好了再说。”

  “王大人,这恐怕不妥。”田子劲开始劝道,“单是民间铸锄头镰刀的工匠学艺都至少一年才算入门,三年精通。弩机和弩箭铸造复杂,更是要精锐中的精锐。”

  “王大人,不是我不配合。但他们……实在帮不上忙。”

  王陆拍了拍田子劲的胳膊:“不抛弃,不放弃,才是老秦人的精神。”

  “有难题,我们要迎难而上;没有难题,我们也要制造难题迎难而上。”

  “别看我安排这一百多人进铸坊匪夷所思,我只想说懂得都懂,不懂的我也不多说了。说了你也不明白,不如不说,细细品吧。你也别来问我怎么回事,这里面利益牵扯太大了,说了对你我都没有好处,你就当不知道就行了。其余的我只能说这里水很深,牵扯到很多东西……”

  田子劲听得一愣一愣的,“王大人,虽然我听不懂,但感觉很厉害的样子。”

  “嗯,听不懂就对了。”王陆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总之,这一百五十人交给你了。”

  “未来几天我会时不时过来检查,务必遵守那两项规矩。”

  “王大人不在铸坊?”

  “当然。”这铸坊又热又闷,在这里和在咸阳府坐牢有什么区别?

  田子劲则因此更加确定了自己之前的想法——王大人果然只是为了护住铸坊的工匠,让他们免于处罚。

  “田子劲,请务必记住,你的一小步,是秦国的一大步。”

  “我公务繁忙,不能久留。”

  “也不必送我,先安排了这些人再说。”

  田子劲看向傻傻愣愣又茫然的一百五十人,有些头疼。

  要说王大人是在胡闹,感觉也不像。

  他的每次行动看起来荒唐,但事后都证明了是别有深意。

  偏偏问了他,他又不正面回答。

  听起来像是涉及秦国机密。

  说起机密,弩机的制造就是头等机密,他们铸坊的工匠一生都在铸坊里,不会有外流的机会。

  可一百五十人就来十天,王大人还要让自己等人教会他们整架弩机。

  岂不是秘密外泄?

  虽说弩机这东西九州各国都有,匈奴外族知道了也造不出,但并不妨碍它是机密。

  万一有人想乱秦国,得到这些机密造反怎么办?

  “想不明白,就不想了。”

  “先按王大人说的做。”

  田子劲将一百五十人分成五批,之后每批派一名工匠跟着。

  至于能不能把他们教会,不抱任何期望。

  ……

  王陆回家之后不久,公孙鞅拿着新国策卷宗过来,说是有一些细节商讨。

  在新国策完全推行后,还是出了一些问题。

  “公孙兄,以后再有这种好消息记得一定来找我。”

  公孙鞅在片刻的犹豫后,夸道:“王兄这闻过则喜的精神真是令人佩服。”

  “呃……”

  “最近新国策的有两处比较大的问题。”

  “第一处是贵族的田,即便有嬴衡这样的宗亲作表率,下面的人推行起来还是有不小的阻力。”

  “不过也不是没有好消息,孟西白三大贵族中,白氏选择支持政公子。主动将田交了出来。”

  “还有这回事?”王陆问道,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缺心眼儿?

  “说起来还多亏了衡大人,是在白氏内当说客,才说服他们的。”

  “王兄要是不嫌麻烦,明日可跟政公子一块去白氏府邸拜访。”

  “不去。”王陆果断拒绝。

  “我和政公子就猜到王兄不喜欢这样的场面,所以就没打算来打扰王兄。”

  “这嬴衡……”王陆尾音拖得老长,这人迟早得给安排掉。

  “除了贵族外,还有其他什么问题?”王陆急需一个好消息冲冲喜。

  “就是咸阳百姓对新国策颇有微词,上次还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

  “背后一定有人在暗中操控。”

  “我担心再这么任由他们,接下去新国策恐怕会……”

  “不知道王兄有没有什么应对之策。”

  “你这问的这么突然,我得考虑考虑。”

  这次的情况和在咸阳府时一样,当时是支持的人跑去咸阳府,余下人不说;而现在是支持的人不说,余下的人闹了起来。

  走在街上,偶尔能听到有人骂新国策,但人数不算多。

  至少远没有一半。

  这点人数想要阻止秦王铁了心决定的事,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