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坏女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拜见大王。”

  田子劲行大礼。

  “铸造正是紧要关头,你不在铸坊,来这王宫作甚?”

  “回大王,臣是来领罪的。”

  韩霓一听,喜上眉梢,这个时候过来领罪,除了铸造出了问题外,别无其他可能。

  再瞥一眼秦王,果然如她预料的一般,皱起了眉头。

  “领罪?领什么罪?”

  “臣在王大人初来铸坊时,多有怠慢之罪。更是因此延误了铸造弩机与弩箭的时机。”

  “你是在说,三日后铸坊交不出五百架弩机和五万支弩箭?”

  “倒也不是。”田子劲回道。

  “那就是能交出?”

  “还不确定,不过大差不差。”

  秦王表情纠结,和他现在的心思一样:“你今日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王大人请功!”

  “……”

  秦王的脾气也不大好,要不是看在王陆这个名号上,田子劲这人已经被拖下去杖三五十。

  “你就一次说个清楚,原原本本道来你为何来王宫,以及来王宫到底所谓何事。”

  “喏。”

  “事情要从七天前,铸坊接到大王的告令说起……”

  ……

  田子劲事无巨细,将每一天发生的事情都全盘复述。

  有些地方其实挺无所谓,但秦王又不好让他跳过,担心略过了什么重要的线索。

  足一刻钟。

  田子劲说得口干舌燥,强咽了口空唾沫。

  “大王,再就是今日来王宫为自己请罪,为王大人请功。”

  说着,田子劲重新跪在地上,一副听候发落的样子。

  王座旁,韩霓也不捏肩了,都听到这样的坏消息了,哪还有那心思。

  她总结一下田子劲啰里啰嗦的话——就是王陆的出现,让秦国铸坊有了全新的变革。如果说新国策是政策变法,那这所谓的“流水线”就是将来一切辎重铸造的变革。还是肉眼可见,明目了然的良性变革。

  再说明白点,就是王陆又干了一件大事!

  不行,不能这样下去。

  既然事情就发生在自己面前,一定得阻止。

  “田子劲,按你说的,这次变革的功劳只在那懒汉一人,与王陆无关。”

  ——无关紧要的人领了功劳,总比王陆领好。

  “说起这事,正是臣领罪的原因。”

  “当时臣大概是太针对王大人,导致王大人没法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所以才假借他人之口,把方法告诉臣。”

  “在理。”秦王道。

  韩霓不死心,继续道:“怎会如此。如果真有什么想说的,为何不当日就说?非得等到之后?”

  “王陆难道不知道铸坊的事情关乎北境安危?”

  “你这说不过去。”

  田子劲抬起头,看着韩霓——这个坏女人。

  自己是不认识她,也不知道她和王大人有怎样的渊源,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阻挠自己给王大人请功。

  “这很好解释。”

  “一帮从牢里刚出来的人,第一天就向我提出改革铸造之法,别说臣,就是换成任何一人都断然不会信的。”

  “并且第一时间就会怀疑到王大人身上。”

  田子劲看韩霓还有话要说,就继续道:“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哪怕‘流水线’就是懒汉的想法,也是王大人精心挑选出来的。”

谷</span>  “咸阳府的大牢里有那么多人,王大人不也发现懒汉的才能吗?”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王大人就是伯乐!”

  韩霓难受,她想说的话都被提前堵住了。

  “王陆,确实有功劳,而且真要能同你所说的提高数倍的铸造速度。”秦王道,

  “实乃功不可没。”

  “你要的壮丁一百够吗?”

  “寡人给你调三百。”

  田子劲摇头:“大王一百就足够了,铸坊的工台就那么些,多了也安排不了。”

  “大王若是可以,让咸阳府那一百五十人再来铸坊帮上三天。他们已熟悉工艺,上手要比其他人快。”

  “允。”

  秦王再道:“王陆帮忙出的金子一百五十两,你一会从府库里拿去还给他。”

  “这种事情哪里还需要其他人帮忙出钱。”

  秦王还想多赏赐些的,但最近与公孙鞅商议新国策后,发现处处都需要花钱,所以就只能归还一百五十金。

  至于余下的赏赐,等完全造好之后再说。

  “霓,你说之后给王陆什么赏赐?”

  “妾身不知道。”

  “你刚刚不是对王陆大加褒奖?”

  “……”

  韩霓神情一僵,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给自己死对头讨要奖赏更令人难受的。

  自家矫儿还被禁足着呢。

  “妾身都听大王安排。”

  “如果三天后弩机真的造成,那得大赏。”

  “至于现在,就先等等吧。”

  新国策的成效还不明显,如果有铸坊改革铸造法,应该能激励秦国上下。

  “寡人想到一件事。”

  秦王看向韩霓,

  “既然你这么欣赏王陆,不如让矫儿去和王陆学学本事。”

  “!”

  “这不妥。”韩霓急忙道,矫儿最近的心态可不好了,再让这王陆去和矫儿那,岂不是火上浇油。

  秦王道:“你说的没错,确实不妥。矫儿现在在禁足,不能破了这规矩。”

  “大王,妾不是这意思。”

  “寡人懂。那就让王陆去矫儿府上,住上两日。”

  “若有天分,两日也足够领悟一些智慧。”

  “大王,妾真不是这个意思!”去府上拜访也就罢了,竟然还要住两日?!

  韩霓实在无法想象那样的画面。

  “你别贪心,两日已经不少了。”想想也对,能和王陆这样的人接触,机会可确实不多,“王陆平日公务繁忙,可没那么多时间。”

  “大王,妾……”

  韩霓叹口气,罢了,这些不重要了。两日就两日,权当是磨练一下心性,将来当了秦王,也肯定会接触到不少讨厌却又干不掉的人。

  “妾替矫儿谢过大王。”

  “谢我干嘛?该谢的是王陆。”秦王道,“等过些日子王陆来王宫里,你再谢也不迟。”

  “王陆的指点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人都能得到的。”

  “你回头传个消息,让矫儿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千万不要辜负寡人一番心意。”

  “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