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易寒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来这做什么?”

  易寒天转过头,一脸谄媚:“王大人,您来啦。”

  王陆后退半步,避开过于热情的易寒天。

  “王大人,我听说你最近有新的挣钱路子?”

  “是开驿站?”

  “你怎么知道的?”王陆奇怪,这事明明今日才安排出去。

  “是蚕商童掌柜告诉的。”

  “童掌柜的手脚倒是挺利落的。”

  “王大人,您能不能让我也投点钱进去?”

  “你要投钱?”王陆总觉得不对劲,“你这风水先生不是当的好好的,怎么有意思来做生意?”

  “唉,”易寒天叹了口气,“一言难尽。”

  谁不想有个光明正大,收入又不错的行当可以干一辈子。

  当“风水先生”纯属无奈,身无一技之长,又不愿意辛苦下田地,自然只能干这种坑蒙拐骗的事。

  而随着新国策的推行,这个“风水先生”也渐渐开始不好当了。

  易寒天有远见,秦国按新国策继续走下去,自己的生意要缩水五成以上。

  要命的不是单纯收入减少,是那些现在还“挂念”着他的,看他不顺眼的人等着报复。

  一旦这些人的长辈也不再信,他要面临的问题就不是一星半点。

  恐怕到时连死都是件奢侈的事。

  他不想死,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找王陆这座靠山。

  “王大人,听说童掌柜说一间驿站是十金,我先出一百金要十间。”

  “后续如何合适,我会再增。”

  王陆看着易寒天,一百金对于一般人家已经是一个高不可攀的数目。他竟然能一口气拿出,看来风水先生的收入不低。

  如果易寒天是个其他正经些的人,这一百金,说坑也就坑了。

  可他是个身份和行为,在投了一百金后不说天天缠着自己,至少也是隔三差五。

  一想到每天出门都有可能遇见他,生活就一阵索然无味。

  “易寒天,童掌柜应该还没说过驿站如何盈利,你就贸然投一百金,不怕亏得血本无归?”王陆试图劝退。

  “怕,也不怕。因为是王大人起头的生意,所以我信。”

  “说实话,我现在都没想好驿站能靠什么挣钱,你最好还是在观望一番。”

  “王大人,你要这么说,我反而更加确定要投了。”

  易寒天本身就是干忽悠这一行的,对于一些手段是再了解不过。

  哪有想骗人钱,还故意往外把人推的?

  换做自己,早就一哄一哄把一百金揣兜里了。

  “你要投……”王陆衡量利弊,骗骗子的一百金对于降低嬴政的声望作用不大,给明白人知道了,指不定还要夸一句“坑的好”。

  收下易寒天的一百金确实没什么用处。

  王陆越过易寒天,打开院子的篱笆门。

  而易寒天一看王陆无视他,顿时急了:“王大人,这一百金是干净的,来源可正了……”

  王陆没反应。

  “王大人,求您让我投钱吧。只要您答应,让我做什么都行!”

  王陆脚步一顿,转过身问道:“什么事都愿意做?”

  易寒天作揖垂首,一副认真姿态道:“唯王大人马首是瞻!”

  “好,你先进来。”

谷</span>  王陆招待易寒天进屋,就在刚刚,他想到了一个不错的计划。

  驿站计划的钱可以慢慢筹,倒不太急于一时。

  而吕不韦就是一个不受控制的危险,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就爆发了。

  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尽快拉吕不韦进到自己这个必定亏钱的驿站计划里。

  只是拉吕不韦进“驿站”,他一直没想到什么好借口。

  不过现在可能有了。

  “易寒天,你当真想投驿站?”

  “千真万确!天地可鉴!”

  “那我要你去骗个人——”

  “万万不可!”易寒天立刻道,“我想当个好人。”

  王陆安抚他:“是我一时口快,准确地说,我是想让帮我‘请’个人。”

  “驿站计划没有这个人不行。”

  易寒天这才神色缓和:“王大人尽管说,就是咸阳令他媳妇我都能给您‘请’来!”

  “那倒不必。”

  考虑到易寒天不认识吕不韦,就准备一会领他去认人,不过在去之前,得把一些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

  “这人名叫‘吕不韦’,早年跟随过大王,他——”

  “吕不韦?”易寒天突然道,“我认识他。”

  “你们是好友?”

  易寒天摇头:“他们一家都相当信风水,早些年更是阴差阳错算对了几卦,他们一家就对我深信不疑。”

  “几乎每年都会来找我。两个月前,他们还来找我算过今年的命数顺不顺。”

  “能认识,自然是好。”王陆道,“只是你有把握让他乖乖到我这来吗?”

  王陆和吕不韦接触的不多,但在印象里,他并不是一个随随便便就能糊弄的人。

  “如果只是让吕不韦来帮王大人生意上的事,那真是太简单了。”易寒天一拍胸口,“就包在我身上。”

  “最好在半月之内完成。”

  “哪用半月,半日就足够了。”易寒天看了看外面的天色,“明日我就带人过来。”

  “那自然好!”吕不韦越早进入驿站,就越不用担心他会折腾出什么富秦的生意。

  “王大人,我这一百金是现在回去就送来,还是等明日和吕不韦一块来这儿?”

  “等你事成之后,把钱送到童掌柜那儿就行。”

  “好。”

  ……

  易寒天借了辆马车驶向城东。

  城内凡家中储蓄超过五十金的,他都将人家一家上上下下,不管男女老少,牲畜亦或是其他,通通记个清楚。

  干他这行的,知道这些消息是必要的,不然真闭着眼睛瞎说,还怎么在咸阳混。

  吕不韦一家,倒不是土生土长的咸阳人,更不是秦国人,大约是二十年前搬来这儿的。

  至于原因,大概和秦王有很深的关系。

  吕不韦的父亲早就不在,他们宅子里除了仆佣外,就只有吕不韦和他娘。

  他们二人都是易寒天忠实的信徒。

  每年都会问他们一家关于财运上的问题,只是今年春天,吕不韦额外问了一个他自己在官场上的发展。

  易寒天当时没多想,现在仔细一琢磨,感觉里面能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