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子母卦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易寒天埋伏在吕不韦归家的必经之路上。

  他已经打探过了,吕不韦不在府上。

  等了半个时辰,人终于出现。

  易寒天整了整衣冠,平日吃饭的招幡家伙不在,就感觉武士没拿刀剑,差点意思。

  不过不强求。

  “易大师,你怎么会在这儿?”吕不韦主动打招呼,主要是易寒天自己先的话,感觉挺没架子的。

  “吕不韦,是你啊。”吕不韦的年纪比易寒天大,但易寒天从来直呼其名。

  “易大师是来找我的?”

  易寒天一派神秘姿态,和王陆家中时完全不同。

  “我不是在等你,我是在等该等的人。”

  “易大师在等什么人?”

  “秦国的丞相。”

  吕不韦奇怪道:“秦国的丞相不是空悬了数年,易大师你这话是别有深意啊。”

  “天机不可泄露。”

  “既然我们遇见了,不如我给你算一卦。”

  吕不韦一摸袖袋,道:“大师,出门没带金子,不如先去我府上?”

  “免了,”易寒天道,“既然我已经等到的人,说完我该说的话就得离开。”

  “大师的意思是在等我?”

  “天机不可泄露。”

  易寒天随身掏出九枚圜钱,递给吕不韦。

  “抛。”

  吕不韦往空中一抛……看得易寒天嘴角直抽抽——抛地上不行,非得抛空中,一会找不到怎么办?

  “好像抛高了。”吕不韦后知后觉道。

  等九枚圜钱落地,易寒天让吕不韦护着点圜钱,随后煞有其事地看起了地上的卦象。

  “啧,”

  “啧啧……”

  故弄玄虚。

  吕不韦果然开始紧张,问道:“大师有什么问题吗?”

  “你抛出来的卦方位特别,九枚圜钱中有四枚交叠在一块,一般叫它子母卦。”

  吕不韦在旁边点头,等着易寒天告诉他。

  “母卦:潜龙勿用,阳在下也。”

  “子卦: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易寒天问道:“明白了吗?”

  “嗯?”吕不韦老实地摇头,本能地摸向口袋,但发现确实没带财财物,身上那点零碎银子拿出来就是侮辱大师,还不如装作什么都没有。

  “罢了,机缘巧合,今日免费给你解卦。”

  “先从母卦上说起。”

  “所谓潜龙勿用,就是龙隐于渊,待时而兴,不应有所作为。”

  “吕不韦,你最近是不是在做什么事?”这个问题是个毫无价值的问题,人活着,怎么可能没事干?

  但在这种时候提出,就会让人暧昧地,不自觉地往上面靠。

  “大师果然厉害!”吕不韦一脸佩服,“我最近是在找一门生意,也确实遇见了不少困难。”

  “以往的经验也好,资源也罢,通通变得无用。”

  “就好像被人埋在地下,挣扎不脱。”

  易寒天深谙骗人之道,这种时候千万不能再附和,要争取让自身的存在感减少,尽可能让吕不韦自己一个人琢磨。

  越是这样,越是不会让人察觉自己有在骗人。

  “大师,既然我的困境已经被发现了,可有解法?”

  吕不韦再次准备伸手探向袖袋,才反应过来这次易大师说了不收钱。

  “阴阳并生,福祸相依。”

  “既然有困境,自然有相对的解法。”

  “母卦是难,子卦就是解。”

  吕不韦恭敬一拜:“还请大师不吝赐教。”

  “好说,好说。”

  “子卦卦象:龙已经出现在田地上,利出现大人,一切转机都已经准备就绪。”

谷</span>  吕不韦沉思,母卦联系自己最近的困境,很容易就能理解。

  但这子卦……毫无头绪,难度不小。

  “大师,能够再详细说说子卦?”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这很好理解的,你可以往身边人想想看。”

  “也许某人就是你的转机。”

  吕不韦一想,他身边的人不多,“会不会是我府上一个仆佣新娶了一个媳妇儿,是他们夫妻二人中的某一人?或是他们两人?”

  易寒天对这个回答相当不满:“仆佣,能用的上‘大人’二字吗?”

  “好像不能。”

  “什么好像,就是不能。”易寒天意识到自己多言了。

  “大师,我身边就这么些人,不是他们还能是谁?”

  “还望大师直白些指点。”

  易寒天一脸惋惜地摇头,“聪明归聪明,但这悟性不够啊。”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易寒天蹲下,在地上画了一条横线。

  “大师,这是?”

  “一条龙。”

  易寒天继续道,“权利,权为官运,利为财,主金。”

  “言尽于此,能不能悟,就靠你自己的悟性了。”

  易寒天拍拍手,转身离开,等过了拐角,立马趴墙根偷偷打量吕不韦。

  要是吕不韦自己琢磨不明白的话,他打算花点钱雇个人,强行帮他“顿悟”。

  ……

  吕不韦也蹲了下去,看地上不算太明显的横线,嘴里念叨着子卦:

  见龙在田,利见大人。

  “既然易大师给自己画了这条横线,就说明它是解开子卦的关键。”

  田,田地?

  大人?

  自己身边的“大人”不算多,但也不少。

  五六十,七八十个是有的。

  至于易大师提醒的“金”,这是什么意思?

  吕不韦想不明白。

  “看来关键还在于这个‘一’……”

  “田,田地,它们和‘一’有什么关系?”

  “龙也不一定非要用笔直一条横来表示……”

  “这个‘一’到底有什么深意……”

  在吕不韦百思不得其解时,一个不大的“羊角”童跑过来,糯声糯气道:“大伯,你是不认识土上这个字吗?”

  “土上这个字念‘一’。”

  吕不韦恍然一颤。

  对啊,田,田地,土,土地,它们都是一样的东西,只是称呼不同。

  土上“一”条龙,这不就是“王”字吗?

  “王?”

  利见大人……

  “王大人?”

  “原来如此!”

  “一切都明白了!”

  利,就是金,王大人最近确实是在干和“金”有关的事。

  就那个驿站。

  按易大师的指点,破难的出路就是王大人的驿站计划。

  配合母卦来看,意思是让自己接近王大人?

  光是接近恐怕不够,估计还得让自己深入。

  “所以我现在该去找王大人商量驿站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