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点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氏族地。

  十六岁以上,二十五以下,熟读兵书,武力也不俗的一共就三位。

  白氏族长打听出就他们三人就在“那份名单”上。

  “二爷爷,就他们三个也太少了吧?”

  “族里面还有那么多不错的‘种子’。”

  白族长回道:“整个咸阳挑一块布上的人,咱们能有三人数,已经很给面子了。”

  “旁边孟西二家,都只有两人。”

  “二爷爷,我们是最早跟政公子的,田也是主动交的,和王陆也有驿站的生意往来。”

  “要不找人送点礼,去王陆哪儿走动走动?”

  白族长立刻否决:“千万别动这些歪心思,就咸阳各处的风评来看,王陆并不吃这套。”

  “而不吃这套的人,往往最厌恶这些东西。”

  “要是你们贸然去,反而害了我族孩子。”

  白族长担心还是有些人会擅作主张,就强调道:“其他人家都不曾主动去联络,谁要是敢去,便移出族谱!”

  “那三个孩子来了没?”

  “来了,就在门外等着。”

  白族长和族内长辈出去。

  “二太爷。”

  三人喊道,因为都有练武的底子,声音雄浑。

  “事情都知道了吧?”

  赵国武魁首举办大比已经传遍九州,而王陆不去赵国,选人代去,在咸阳普通百姓之间是秘密,但在贵族和将门之间却是早已知晓。

  只是不会有人蠢到泄露给秦国之外的,尤其是赵国人耳中。

  “二太爷,我们都知道了。”主动回话的只有两人,唯独最中央的,个子最高的兴致缺缺,没有回话。

  “白起,你怎么不回话?”

  “二太爷,那人可是王陆!”

  二太爷道:“看来你知道。”

  白起皱着眉:“二太爷,就是那王陆夺了咱们族所有的田地!”

  “现在他找人替身,我们怎么可以去?”

  “他是咱们一族的仇人!”

  “白起,怎么和二太爷说话的!”旁人呵斥道。

  二太爷闭上眼睛,又睁开,说道:“治国治家都是一个道理,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都是因为利益。”

  “王陆因为新国策夺了咱们的田,所有人都厌恶,甚至憎恨都可以理解。”

  “但眼下不是闹别扭的时候。”

  “他王陆有两届武魁首认可,这次去赵国对他的名声几无任何提升。他较量的对手已经是真正战场上阵杀敌的将军。”

  “而他让出的这次机会对我们而言,却异常珍贵。”

  “即便是贵族之后,入伍也得一步一步靠军功爬上来。尤其是新国策推行之后,贵族的权利大受削弱,族内想要出面让你们尽快升任军中高阶,已困难。”

  “眼下赵国的武魁首设下的比试,力战匈奴。只要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未来在军中必然一帆风顺,足以免去一二十年在军中最底层的煎熬之苦。”

  “这样平步青云、出人头地的机会,首先要从得到王陆的认可开始。”

  “王陆若不选中你,那机会与你、你们无半点干系。”

  “将来你们只能看着同龄人远远在你们前面。”

  白起左右两侧的同族眼神燃起,对于夺得王陆的认可势在必行。

谷</span>  而白起照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甚至嫌弃的样子。

  二太爷沉吟一声,他们白氏比孟西两氏多一人,等于多一分被选中的希望。

  可现在白起消极懈怠,又不能去换名单上的名字。

  这不是白白浪费一个名额吗?

  “白起,你不是从小就爱听打仗的故事吗?还整天吵吵着要当将军。”

  “现在就是一个绝好的当将军的机会,你不想吗?”

  白族长试图打感情牌。

  但对于白起,显然效果不明显。

  “我宁可在百夫长手底下当一个大头兵,也不愿被王陆选中。”

  “白起!你就不能把这事当成田地的补偿?”

  “一码归一码,功过不能相抵。二太爷,这是您教我的。”

  “我教你……!”白族长差点忍不住爆粗口。

  白起既然这般固执,太危险了。

  他要是在王陆面前顶上几句,让人下不来台,别说他白起一人,就是其余两人也会遭牵连。

  “王陆点将那天,你称病在家,不准去!”

  “正好我也不想去。”

  “你回去,眼不见心不烦。”白族长让白起赶紧离开,看着就火气大,族内怎么有这么不争气的后辈。

  等他走后,

  “你们两人靠近点,这几本《我与王陆(王兄)不得不说的故事》一二三,你们抓紧看,瞧瞧里面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务必要求让王陆记住你们。”

  “哪怕这次选不上,退而求其次,让王陆记着你们,未来有事也会先想到你们。”

  “二太爷,这些都是野书,靠谱吗?”

  “不靠谱,”白族长直言不讳,“但王陆这人颇为神秘,往来者不过政公子、公孙鞅寥寥几人。这些人身份敏感,咱们家或是其他将门之后都没法接触,这些野书多少应该有些作用。”

  “至于能不能成,只能靠你们二人自己的智慧和运气。”

  “二太爷,我们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是你们别辜负自己,这样的机会一辈子都撞不着几次,要万千珍惜,不要和白起一样!”

  “二太爷,我们明白!”

  “好,抓进时间看书,同时也别忘了练武。王陆挑人的标准,族内会尽力去帮你们打听……”

  ……

  王陆最近迷上了打坐,主要是一睡觉就会做噩梦,他梦见在多年以后嬴政坐在王椅上,齐楚燕赵魏韩等王纷纷在廷下俯首称臣。

  而自己也得到了嬴政的封赏,好像当了什么宰相,在任职前,公公宣读的自己的“功绩”,每一项都让秦国越来越强大。

  一般来说,梦是模糊不清晰的,可梦中的“王陆”面无血色,一脸惊恐,那种慌张无助感同身受。

  太可怕了。

  王陆这才问了易寒天,讨要了打坐吐息的法子来代替睡眠。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慧根不够,打着打着,呼噜声就响起来了。

  另外,街上的人也好,周边的邻居也好,明明有些人家中都没能入伍的男丁,还一个个问自己怎么看将帅人才。

  “还能怎么看?睁着眼睛看呗。”

  每次这么回,这些人还是不厌其烦地问,久而久之,就不愿再出门。

  等明日点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