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男人的直觉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陆的问题,点将台上的其他人早有答案。

  他们都明白王陆问这个问题的意图,一边是王命,一边是江山社稷。

  应王命,则背弃江山;反之,则忤逆王命。

  怎么选都不对。

  但这个问题里需要营救的人是王陆他本人,是个人都有私心。

  也许王陆他也会觉得守江山,不去救他是正确的决定,可真要这么选,未必不会对人有些意见。

  所以考的不是怎么选出所谓的正确答案,而是给出一个让王陆满意,同时也不错误的答案。

  简而言之,是考验为人处世圆不圆润。

  其中标准答案的模板就有:可应王命去救王大人。固然丢一城一地令人痛惜,可王大人是秦国的中流砥柱,若有闪失,秦国之痛远甚于失一城一地。

  这么回答,既能拍马屁,又巧妙回答了问题。点将台上有些人恨不得举手替白起作答,尤其是那些已经被王陆问过的人,他们更是巴巴看着白起。

  “不救。”白起回答得干脆利落,声音果断,听不出一丝犹豫——换做其他人也许还会纠结,换成王陆,那就是必然题。

  他是疯了才会去救王陆,不给敌人递刀,就算仁至义尽了。

  “咳咳咳~咳咳咳~!”

  “咳咳咳~!”

  一旁的白族长快把肺给咳出来了,死命吸引白起。

  白起却愣是装聋作哑,他确实没有当面骂王陆,已经很听二太爷的话了。

  至于还想自己说出违心又恶心的话,他做不到。

  “白起这人,能处!”

  “把机会让给别人,好兄弟!”

  点将台上的人无一不偷乐,已经被点名问过的在幸灾乐祸,还未点的都在庆幸。

  在他之前,王陆从未问过任何一个人第二个问题,而白起都问了两三个,不是瞎子都能感觉到王陆对他很感兴趣。

  就是白起自己不珍惜,回答了这么个玩意。

  嬴衡念在他是白氏族人就多问个问题,给个台阶:“为何不救?”

  只要白起的解释能合理些,有他自己的思量,那么不说令王陆满意,不过一个及格大致是有的。

  白起犹豫,他答应了二太爷不能直接向王陆表示自己的不满,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不救就是不救。”

  “妙啊!”点将台上的人在背后竖起手指,“白兄果然霸气无双,什么都敢回答。今日对手减一。”

  嬴衡看眼人群前的白族长,给了爱莫能助,自求多福的眼神。

  惹得白族长咳完后,愣是一个大叹气:“这都是命!”

  王陆打量了一下后续的人,对嬴衡道:“就他了!”

  白起的回答恰好直击王陆内心,直接满分!

  他设题目的用意跟江山社稷,以及被营救的人是他自己没有必然关系,换其他人一样,只是他认识的人比较少,担心白起不认识才用了自己。

  秦王已经下令让去救人,想必在下命令前已经明确知道丢城池的危险,但仍要这么做。

  这说明秦王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决定好的。

  直白点说,秦王认为被俘虏的人的价值要大于城池,最好的答案就是听王命去救人。

  当然,如果白起一开始的回答也是这个,他就必然会问为什么,要他说出原因。

  如果原因和自己预设的一样,那么,白起这辈子都别想在秦国当将军。

  非但自己这次不会选他,连他将来入伍,自己都要从中插手阻止。

  好在白起的回答是“不救,就是不救。”

  至于原因,没有。

  这种“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的精神真是……真是太棒了!

  想一想,将来把这样的人送到一场的战役中,元帅都排兵布阵好了,哎,他有自己的看法,偏偏不按元帅的行事。

  然后战场因为他的“自以为是”,倒是原本环环相扣的布局出了岔子,大败!

  灭秦,需要打败战;打败战,就需要白起!

  王陆看向白起,充满了欣赏——此人乃我灭秦的最强助手!

  “王大人,你真要选他?”嬴衡对王陆选谁没任何意见,他就是代表秦王干点杂活的。

  可选白起,他实在忍不住想问。

  “此人天资不凡,将来必成大将!”

  “有他在,秦国必亡……啊,不,是必兴旺!”

  嬴衡看向白起,他体貌不如其他人壮硕,兵书兵法也不知道学得怎么样。

  “王大人,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男人的直觉。”

  “?”

  王陆和嬴衡的嘀咕被耳力好的人听见,他们得知王陆选了白起,已经被问过的还好,没被问过的就怨气就大了。

  这准备了多日,期待了好几天,虽说希望渺茫是一开始就知道的,但连机会都不给就不能忍了。

  “王大人,给我们一次机会!”

  “不给。”王陆甚至还回话。

  “……”

  “衡大人,后面的事就交给你处理了。”

  “我只认白起替我去赵国。”

  “要是期间谁想偷梁换柱,别怪我去找大王告状。”

  嬴衡起身:“王大人放心,这事本就是你做主,谁要有那本事早就干了,也不至于等到现在。”

  “但这白起……”

  ——罢了,怎么也比当日胡选出来的西文器要靠谱。

  ——也许王大人是觉得这帮小辈都半斤半两,都不如他,所以才胡乱选。

  ——这么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王陆乘上备好的马车离开。

  点将台彻底乱了。

  白族长阅尽数十年人生,一日内心绪超过今日的,无有。

  由忧至愤,由愤至期待,由期待到不解,由不解到狂喜。

  王陆的行事和心思,他是一点也没预测准。

  原本不抱希望的白起竟然直接被看上了。

  “二爷爷,快走!”

  身边的提醒,让白族长反应过来。

  一家欢喜,百家愁。

  白起被选,余下的人岂能善罢甘休?

  各族长辈不会不要脸出手,但点将台上的人已经白起团团围住,插翅难逃。

  “白起,你认识王大人?”

  “不认识。”

  “不认识为何要选你?”

  “我也不知。”白起还想问别人呢,他压根不想和夺了祖上田地的人有牵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