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九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但凡是有利弊,大面积推行教育,势必会增加秦国的【文运】。

  以【财力】换取【文运】,还是有一定风险的。

  毕竟【文运】高了,就容易【文化胜利】……

  不过也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

  读书固然可以提升一个人的文化,可钱是由府库出的,他们读的什么书就由自己来决定。

  首先那种能开智的经书,类似《文韬武略》,或是军事书《孙子兵法》云云,以及经商养蚕种植医书,这些全部都不教。

  只教最简单的认字,认完字后再教他们阉割版的诸子百家。

  诸子百家的很多言论,除了核心思想那部分外,其实有不少地方是通用的。

  比如儒家的“择其善者而从之……”,单这一句话其实就够琢磨一辈子。

  什么是善,善的标准是什么,以及如何去发现……

  这些问题能耗费人的精力,而最终得出的答案对秦国的强大没有任何帮助。

  这样的【文运】就是涨十万,百万,也不惧。

  想想出孔子的鲁国,【文运】算高了吧?

  还不是被人灭了国。

  这就足够证明单提升【文运】不足以强国。

  王陆心中有了大致方向,具体实施起来大概还会有些调整。

  “得给它起个名字。”

  “灭秦,只给了十年的时间。”

  “如今已经用了一年……”

  “而它一旦实施起来必然会一直持续下去。”

  “那就叫它——九年义务制教育!”

  “正好这个名字正好从爹娘口中提起过。”

  “得找个时间进宫安排一下它。”

  ……

  让他国的士兵进入自己的领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一国虽然只有两千人,但六国一下就是一万二。

  虽然打起来的可能极低,但毕竟不是零。

  赵王做了一些必要的防范,才正式定好日期。

  ……

  “白起,适应得如何?”嬴衡负手过来,自从确定了人之后,白起就被丢在军营里,和士卒们互相磨合。

  “还成。”白起问道,“是不是赵国那边的日子已经定下?”

  “没错。”嬴衡将得到的情报复述出,“你们先去邯郸会师,等人齐之后,去雁门山。”

  “那里是你们的起点,之后攻至梁渠山。”

  “这一路凶险,除了小心匈奴之外,九州也得防。”

  白起点头,事实上嬴衡不提醒,他也是会小心。

  秦国和其他国本就是对手。

  “王大人来了。”嬴衡瞧见马车停下,王陆从车上下来。

  “王大人,说两句鼓舞士气。”

  王陆应下,不是半个时辰前嬴衡派马车到他家门前,他都快忘了还有这回事。

  “咳咳,简单说两句。”

  “这次去邯郸,帮赵国抗击匈奴,我希望各位不要太用力,能明白我的意思吧?”

  两千精锐面面相觑,因为白起的军纪,他们是不可以在这个时候说话的。

  但王陆说的话实在太过……不同寻常,哪有人战前让士兵“不要太用力”的。

  “我们是秦国人,帮赵国打匈奴,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我们要珍惜自己的性命,想想家里嗷嗷待哺的孩子、妻子、老人,他们都需要你们活着回家,而不是收到一具尸体。”

  “命是自己的,自己不珍惜,别指望匈奴来珍惜。”

  “去赵国地界,打起来了机灵点,能不冲就别冲。咱们不图那些虚名。”

  白起在旁边听得大受震撼,如果不是自己的职务低,早就把王陆吊起来抽一顿。

  这说的都是什么话?

  是不想打赢仗了吧?

  哪有这样挫败士兵士气的?

  不会说话,可以不说。

  白起对王陆的偏见更深。

  然回过头,想重新鼓舞士气时,他发现这些天朝昔相处的士卒都各个露出思索神色。

  紧接着,也不知道谁带头的喊了起来。”

  “为了秦国,为了荣耀!”

  “为了秦国……”

  士气高涨。

  一旁的嬴衡却对王陆赞赏有加——不亏是王大人,懂的就是多。

  寻常的士兵对刚刚那番言论应该避之不及,会削弱士气,影响战力。

  可面前的这些士兵是秦国精锐中的精锐,可以说除了守护王宫的那一拨,就属他们最强。

  这些人父辈大都是老军人,有些退役在家,有些牺牲在战场上。

  但不管怎么说,这部分的人不是因为服役而不得不在军中,他们是自愿留下的。

  现在王陆提起他们的父辈,为的就是激发对荣耀的渴望。

  至于让他们后退,躲着点……就是激将法,准确说是激兵法,

  越不想让人怎么样,人就越想怎么样。

  对于自愿留在军中的人来说,哪怕战死沙场,也浑然不惧,视死如归。

  相反,懦弱地躲在后面根本不符合他们的性格。

  真要那么怕死,就不会加入到这支军队中。

  王大人,果然高!

  白起不知道这二千军的身份,以为他们就是普通士卒抽调过来的。

  所以仍旧不能理解这些士卒的变化。

  “这帮人该不会是在演吧?”

  “也不对,他们又不可能提前串通好,没必要。”

  王陆看着舞着兵器的士卒也觉得怪,总觉得是个不详的征兆。

  “王大人,再说点。”嬴衡道。

  “不说了。”做多错多,不做不错。

  “时候不早了,你们继续练。”

  接下去几天王陆得留在家中装病,虽然赵王派人一打听就知道这是骗人的。

  但秦国主动给出这个台阶,赵国也不能强求。

  强求也没用,不去就是不去。

  不戳穿,大家都体面的;要是揭开了,没好处。

  大家心照不宣的装糊涂,才是真不糊涂。

  六月初,秦王等人为白起送行,王陆躲在家中。

  赵王这个又老又坏的东西,到组白起出发都没明说他们雁门山到梁渠山这一段到底怎么比试,是按照攻占的匈奴部落算,还是杀敌树,还是比较谁更快达到梁渠山。

  什么都没有透露。

  相信赵国的士卒肯定早已知晓,加上士卒不远千里奔赴过去,说不定还有一部分会因为水土不服而暂时失去战斗力。

  赵国选的地方就在自己门口。

  要说各国君里不要脸的,赵王第一,是当仁不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