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额滴,全是额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白起,是我听错了,还是你说错了?”

  “你要我们每人都把酋长交出来?”

  这已经不单单是酋长的事了,他这么说,等于他一人想同时挑战六国将领。

  胆子不是一般得肥。

  “白将军,你是不是偷喝酒了?现在还没清醒?”项迪忍不住调侃,之前还以为秦国能成为自己的助力,现在成了一个纯捣乱的。

  口气还这么狂,一下要所有人的酋长。

  项迪摇头,问道:“白起,听说你的家族在秦国是贵族?”

  “这与今日何干?”白起问道。

  “我明白。”——多半是王陆不来,这腾出的空位就给白起背后的家族给拿了去,用来刷军功战绩。

  赵括和项迪很快就不搭理白起,只对那附近隐约的震动和压抑的杀气好奇和警惕。

  梁渠山本来还有鸟鸣,现在万籁俱静。

  约一刻钟,附近开始成片成片出现匈奴人。

  赵括和项迪的脸色这才有忧色。

  “白起,他们是你引来的?”

  “不错。”

  “你竟然和外族联合?可知羞耻?”

  “怪了,”白起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将领的首要义务就是为国带来胜利,如果你们不耻这些手段,大可以回去念圣贤书,当圣贤人,在战场上讲究这些?”

  “我们是担心你被骗。”燕国将领一边让手下士卒戒备,一边道,“匈奴很有可能是在利用你,故意把你引过来,然后将我们所有人一网打尽。”

  “你不要上了当,还执迷不悟。”

  白起道:“这些就不用诸位操心了,还是快些把酋长交出来。”

  所有的匈奴现身,密密麻麻一圈将他们包围,几乎把小半座梁渠山给包住了。

  而在白起短促的号角响起,部落匈奴都纷纷停止了脚步。

  赵括和项迪看到这一幕,也是觉得不可思议,这帮匈奴竟然真的听白起的话。

  他们开始侦查周围的人数。

  白起看到他们派出的侦查也没有截掉,反而痛痛快快给他们侦查。

  也只有这样,在知道自己的实力后才更容易说话。

  白起也同样在马上开始比较双方的兵力。

  赵王给出的十卷画像,他每一家都去过,要来了五百、八百,就兰霁赫的部落只要了三百。

  那些侥幸没有被袭击的部落本来是最难说动的,毕竟兵力留在自己身边显然更安心。

  但白起直接告诉这些人,不出人,他立刻就打。

  那时白起身边的军队加各部落的人已不再少数,都足以发起灭族之战。

  迫于威慑,白起都顺利得兵。

  所有人加上他们这些人一共大概七千八百多人,凑个整就是八千。

  白起现在看完六国的士卒,除了赵国以外,其他士卒都有数百不等的折损。

  死的人也许不多,但伤者不少,能成有效战力的,他们六国在九千二百左右。

  九州士卒都列着方阵,只要看一眼,大致都算的八九不离十。

  九千二百对八千。

  六国这边都是精锐,各家都训练有素。

  反观匈奴,都是按照自己部落为主体,别说配合彼此了,不打起来都是白起排兵布阵的功劳——故意隔开了有世仇的部落。

  简而言之,白起带着的八千人是别想打过六国的九千人。

  不过事情远没有结束……

  赵括、项迪等人派出去的斥候陆续回来。

  虽然匈奴不成方阵,但斥候有自己独门的本事来估算人数。

  “近八千?”赵括听到这个数目松了口气,他们有九千人,真要打起来,倒也不惧。

  不过最好还是别打。

  项迪和赵括不一样,他在知道白起只有八千众后,立刻想组织附近的人进行战斗。

  在他眼里,将军,就是打仗用的。

  “你先看清楚再决定!”如果不是副官的阻止,他已经开始叫人了。

  “咱们这边九千,他们八千,多了一千还看不清楚吗?”

  “这只是人数,但你有没有想过六国中哪些国是会跟你一块折腾的?”

  “难不成谁还会不愿意?”

  副官用眼神点了点韩国的将领:“韩国没有酋长,并不在白起的目标之列。”

  “他又为什么要因为自己压根就没有的东西白白牺牲士卒的性命?”

  “打赢了,他没好处;打输了,他也不用交酋长。”

  “你觉得韩国将领会继续派兵和你一块胡闹吗?”

  项迪算道:“九千多去掉一千多,剩下的八千和白起的八千正好。”

  “项迪,你看看所有人的脸色。”

  项迪瞧去,除了他自己明朗没有疑惑外,其他人都或多或少有些阴晴不定。

  赵国赵括他也没有酋长,到时打起来,他的态度就很暧昧。

  他又与韩国没有酋长的情况不同,一个是没有能力,一个则是战术的决定。

  赵括是个有野心的人,他应该不会同意有一个人在面前抢走了所有的酋长。

  所以赵括应该是偏向出兵的。

  可再瞧齐国和燕国的将领,他们就显得特别混沌。

  白起干脆问出口:“你们二位有什么顾虑?”

  齐国的将领先回答:“眼下确实只有八千众,可这地方是匈奴领土,我们就算消灭掉这一批,下一批来的匈奴也只会比这次的人更多,甚至更强。”

  “而那时我们刚经历一场大战,短时间内肯定没办法进行第二场。”

  “怕到时候我们这些人都得埋骨此处,魂归九州。”

  “对,说得对。”燕国将领赶忙附和道,“我也是这样想的。”

  “这场战肯定不能轻易打,一旦打起来,匈奴肯定不死不休。”

  “说到底,这只是一场比试而已,没必要为了小小的比试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我看我们可以再商量商量。”

  项迪沉默了,这么看来,有意向进攻的只有楚、赵和半个魏国。

  他们这点人数加起来都不够五千,和白起的八千众打杀起来,明显要落于下风。

  “这白起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让这般仇视九州人的部落竟然借兵给他。”

  项迪一阵头疼,这好不容易牺牲了数名楚国身战士的代价才劫了一个酋长,这就要交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