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二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陆看着徐福和易寒天一唱一和,不明白徐福之前那句“懂了”到底懂了什么,但瞧他的意思好像是答应了自己。

  “徐大师,虽然我在朝中能帮你,但我得隐藏身份在暗中才能相助。”

  “所以在任何人面前,你都不能说认识我。我会让人举荐你到秦王面前。”

  “我懂。”徐福很清楚不能暴露自己和王陆之间的关系,毕竟秦王稍一推理大致就能猜出自己也许是王陆专门安排的。

  这样一来非但不能给秦王带来希望,还会害得秦王愈发意识到自己身体有多糟糕。

  “王大人真是用心良苦。”

  “王大人尽管放心,就算是把我拿去用刑,我也举得不会透露出王大人一丁半点的消息。”

  “你有这个觉悟自然好。”王陆准备等把徐福送到秦王身边后,自己基本就不会再联系,所以有些问题需要现在就弄清楚。

  “徐大师,你先说说你见到秦王后打算怎么办?”

  “王大人放心,这是我老本行。”徐福清了清嗓子,眼神也调整变化,变得组缥缈起来。

  “东海有座仙山,名叫蓬莱,它上面住着在人间的神仙……”

  徐福说的绘声绘色,让王陆都差点深信不疑。

  只是故事讲得好,正事也不能忘记。

  “徐大师,秦王要是派你去找蓬莱仙岛,你就随便找个地方,然后尽可能都多让秦王花钱。”

  王陆大致有算过,如果徐福的本事足够厉害,从秦王那里讨要的钱财也许会比整个驿站学堂都亏损的多。

  只要秦王上头。

  去蓬莱岛见神仙,总不能空手上门吧,肯定得备点礼。

  这礼还不能便宜廉价,不然容易惹神仙不高兴。

  还有这见面不可能一次就成功吧?

  怎么也得三顾、四顾的表达敬意,毕竟人家是神仙,又不是专门为秦王而侍奉的。

  等求药时,肯定得再付点钱吧,这天下没有白吃的饭。

  仙人的仙丹价格肯定不低,得花费不少钱。

  以及服用仙丹后的谢礼……

  这些种种加一块,都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秦国府库不知道能一下损失多少,想想都高兴。

  “徐大师,事不宜迟,明日我便找机会引嬴政出来,在其经过的路上,你提前埋伏好,之后取得他的信任,我会在旁边辅助你。”

  “王大人尽管放心。”

  ……

  这天,王陆和嬴政走在街上。

  “王兄好心情,难得主动约我出来。”

  为了不引起怀疑,王陆还是找了借口的,说是参观驿站学堂、

  “哪里。”

  走了没多久,徐福就从角落里撞到嬴政。

  “哎呀,不得来,这位贵人紫气逼人,将来必定有大成就!”

  嬴政看徐福的打扮,有几分好感,再听他的话,又添几分。

  “紫气东来盖阴云,贵人的父亲是不是病重?”

  嬴政突然看了王陆一眼,他有好感是一回事,不代表他不怀疑。

谷塙</span>  咸阳内有不少人认识他,也知道秦王的身体不佳,这倒不是什么秘密,单靠这个可打动不了他。

  嬴政准备和王陆绕开他。

  “贵人留步,我这儿有可以医治你长辈的病。”

  嬴政回头,渐渐开始觉得他是在骗自己。

  宫里那么多医师都治不好,一个街边郎中,还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医师呢。

  “王兄,我们走。”

  “好……”王陆又不能强留,况且嬴政去意已决,他再说什么也没用。

  “贵人何不亲自带我去见见你的父亲,说不准我真能治好。”

  嬴政的表情沉下来,秦王的性命是可以随便试试的吗?

  “就此离开,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不然……”

  威胁之意。

  徐福这时干脆道:“政公子好眼力,一下子就是看穿我的身份。但我唯一的保证就是能治好秦王!”

  一旁的王陆倒是佩服徐福的果断,他要是再瞒下去,他都只能问易寒天有没有其他的师兄同门。而徐福现在一承认,反倒让嬴政相信。

  贪图名气并不重要,只要有本事治好。

  嬴政果然不再追究徐福的来历,问道:“你先说说,你有什么本事?宫里那么多人都治不好,你有什么把握?”

  秦王也信过“偏方”,偏方千奇百怪,效果却都是一样,什么用都没有。

  “政公子,这就不得不说我过去的经历……”徐福说了一遍他自己编好的故事,“秦国的医师治不好的病,其他地方的人也许可以。”

  “而且蓬莱仙岛可遇不可求,机会难得。”

  “更重要的是反正那些医师都治不好,为什么不试试我呢?要是治不好,我甘愿领罚。”

  嬴政犹豫,看向王陆,问道:“王兄,你觉得呢?”

  “我倒是觉得可信,不管是财物也好,还是求名声也罢,他至少也得确实有手段,不然很快就会人拆穿发现。”

  “现在他既然还能出现在政公子面前,未必不是一种毛遂自荐。”

  “简而言之,政公子,我看行。”

  嬴政好好琢磨一番后,回道:“既然王兄也觉得可行,那便试试。”

  徐福后就跟着他们,草草参观完驿站学堂后,嬴政便带着就徐福进宫。

  王陆暗暗担心,也不知道徐福最终能不能成功。

  ……

  再次打探到徐福的消息是三天后,王陆差点以为徐福已经在王宫被咔嚓了脑袋。

  然而徐福还是出现在他家门前。

  不仅换了一套衣裳,还换的昂贵,隐约能觉察到他在王宫混得不错。

  “徐大师,如何?”

  徐福一脸骄傲:“成了,比想象中的还要快。”

  “我才去王宫时,还以为会困难重重,没想到大王比想的要更渴求活着。”

  王陆点头,但为了了解徐福是怎么哄骗秦王的,就问道:“除了大王外,应该还有人会举报你,当时没有人说吗?”

  王陆的印象里宫内还是有一些明眼人的,就比韩霓这些人,他们对于突然冒出的徐福,肯定会不小的戒心,他们这些人是怎么放过他的。

  “王大人,一开始我也担心被人发现,会有人阻挠,但实际推行后才发现他们根本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