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科莫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为何?”王陆问道,他都做好了徐福失败被抓进牢的最糟糕状况。

  结果愣是没事。

  “不是王大人你提前打点的吗?”徐福反问道。

  “我……”

  王陆只准备了兜底的计划。

  “王大人是不没看见,当时那么多人看着,我生怕秦王直接把我拖下去砍了。”

  “王大人也真是的,既然早就安排了,也不知会一声,害得我一路担心。”

  王陆真的好奇徐福是怎么逃过这一劫的,按说秦王身边有奸臣那是肯定的,可也不至于全部都一句话不说吧?

  就没一个忠臣?

  那秦王是混得挺惨。

  “等等,嬴衡接触下来人也算正面,他要是都不说,就有些奇怪。”

  “还有成矫公子,徐福这样的就差把‘骗子’二字印在额头上的人竟然不拿下赚功劳,真是……”

  王陆心中替成矫公子错失功绩感到惋惜。

  “秦国上下都——”

  王陆猛然一顿,悟了。

  “我好像明白了。”

  “嬴衡这帮人不是不想说,而是不能说。”

  王宫里的医师都没辙了,现在突然出现了徐福这样的希望,不管是否虚无缥缈、不切实际,但毕竟是一个希望。

  哪个活腻了的人敢揭穿徐福的真面目?

  一旦揭穿,就是剥夺秦王活下去的希望,还明确告诉秦王“你死定了!”。

  混到嬴衡这种程度的,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么做的下场和代价。

  明哲保身,一言不发大概就是他们能做的唯一选择。

  王陆看了看傻乐的徐福,暗道自己走运,既然没有人来阻止,也免去麻烦。

  徐福寻求“长生不死药”的计划可以推动,并且动作得加快。

  蓬莱仙岛太远,来回三五月的一点也不奇怪。

  “徐大师,寻药的事宜早不宜迟,本月内即出发。”

  秦国在西,东边临海,而那是齐国的地界,徐福估计还得隐姓埋名买一条大船专门出海。

  光是草算,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最令人高兴的人它绝对不会回本,总不能给秦王带几条咸鱼回来吧?

  “徐大师,此事就多多摆脱你了。”

  “王大人放心,我都懂。”

  ……

  ……

  赵国边境,匈奴之地以西。

  本来匈奴部落从未想过再往更西的地方前进,他们祖祖辈辈都认可夺取九州人的粮食是一种最好的生存的方式。

  但近来不怎么行了。

  整块匈奴部落的大酋长开了一次大会,发现九州最近出现了一个风云人物,叫什么名字忘了,反正就是他的存在让部落的入侵加大了难度。

  就算真的入侵了,夺粮了,一通下来会发现吃粮的人全死了。

  粮食也就没了意义。

  不得已,匈奴部落将目标放到了更西边的地方。

  那里有大山,大山之后不知道是不是隔着海,有没有适合生存的地方。

  匈奴部落就派出数队勇士前往更西处探索。

  不得不说,匈奴的马体力和耐力要远超九州的马,对于地形的适应力也非同小可。

  之前派出去的队伍陆续回来,只是人都有折损,并且并未找到可以栖息的新地方。

  唯独有一支小队返回非但一人不少,还多了一队人。

谷奍</span>  匈奴部落对于从未见过的人充满好奇,几多围着参观。

  这些人对此也不恼,反而乐意他们这样。

  而他们开口的第一句是:“周朝在哪?”

  第二句:“秦国的函谷关又在哪?”

  匈奴对于这帮人会九州人的语言颇为诧异,隔着自己这么大一块地方,更西边的人竟然知道九州?

  不过知道也无碍,部落留他们下来,为的就是套取更多的情报。衡量他们生活的地方是否值得侵略,以及侵略的难度。

  但往往不请自来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人是有轮回的,你现在所受的苦难是上辈子犯下的错,这辈子是来还债的……”

  “现在给你们一个赎罪的计划,不要九千九,不要两千九,不要一千九百九,只要九九八!”

  “九九八把赎罪券带回家!”

  这帮人开始传教。

  匈奴部落很快就沦陷,大量的粮食和财物流入到他们手上。

  尝到这个甜头后,这般更西方的人像是发现粮食的蚂蚁,立刻会巢穴喊来更多人过来搬运。

  匈奴部落本就没什么文化,从出生起,即便是部落的高层也只讲究骑马射箭等技能,不要求读书写字。

  这就使得这些极西之人的传教更加轻松没有难度。

  “阿娘,为什么咱们家更加吃不起饭了?”

  “傻孩子,娘给你买了赎罪券,下辈子你能当大酋长!”

  “娘,那这辈子呢?”

  “娘买不起这辈子的赎罪券,你只能下辈子享福了。”

  “娘,咱们会不会被骗了?”

  勃然大怒,一巴掌呼下,

  “不准胡说,大师是不会骗人的!大师说过如果你心不诚,赎罪券就不能起作用。”

  ……

  科莫多是第一个来这片土地的人。

  在他之前,他有听说过有一个老人从遥远的东方而来,他生活的地方是叫周朝,最后一个国家是秦国。

  再多的,便不清楚了。

  不过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有钱,有粮。

  科莫多听着手下向他汇报,这片土地上的人比较穷,能骗的都骗得差不多了。

  就像榨干的奶牛,已经干瘪了。

  该换一头了。

  科莫多这段时间收集好九州的情报,并开始计划入侵。

  他们的第一步,就是先去秦国,因为据说那位老人说的,秦国的文化是九州最低的,这也就意味他是最好骗的。

  “无上主啊,我要将您的光辉洒满整片世界。”

  “让整片世界的人都来供奉您和您的信徒。”

  ……

  科莫多带着“七贤”按照匈奴人画的舆图到了九州的边界。

  是赵国的边境,但生活在这的人因地理原因比较复杂,赵、齐、韩、魏国的人都有,算是混乱无序的地方。

  科莫多找到当地一个村民,问道:“秦国在哪?”

  被问话的人恰好是魏国人,对齐、秦都不算太熟,加上科莫多说话有口音,他自然听错。

  “齐国在哪都不知道?”

  村民一指东边:“往日出的方向一直走,你就能见到齐国。”

  “感谢神派来使者为我们指引方向。”

  村民顿时眉头一皱,不过也没说什么,毕竟他们有七人,这打起来也打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