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豪言壮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信徒们就不一样了,他们愿意跟随翟屯,就是做了他们认为自己是对的事。

  在来秦之前,他们把全家的家当都供奉给“神”时,也有亲朋好友劝阻。

  只是越劝阻,他们反而越坚定。认为这一条路一定是正确的。

  而如今看了王陆编好的书,字字句句不提“神”,却又字字句句在质疑“神”。

  说到底,他们从未见过真正的神,都是“神”的使者科莫多和翟屯在这里代神说话。

  ——他们说的真的是对的吗?

  “翟大师,‘神’真的会给我们安排下辈子好的前程吗?”

  “那是自然。”翟屯不满,“你们怎么刚接触教的新人一样问这种问题?”

  “这次神会原谅你们对它的怀疑,再有下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五名信徒立刻忏悔,表示请求“神”的原谅。

  翟屯不再看他们,也不听张崇在上面讲什么,就盘算着将来该如何骗更多的人。

  七天后。

  翟屯感到自己遇见了瓶颈,开始有些怀疑自己。

  “整整七天了!”

  “就骗……就拉了一人入教。”

  “还偏偏半路又被家人拉回去了。”

  “到底是我能力太弱了,还是秦国人太怪了?”

  翟屯给自己加油打气,争取早日拿下秦国。

  ……

  “今天我们上继续三节课。”张崇翻开书简,也是让学生先自己再看一遍。

  【道歉,是犯下错误的心理补偿,它是不够的。】

  【错误,不与道歉相连;错误,与处罚上下相接。】

  【若你发现身边有人违法,即便道歉也不行,务必向官府举报。并根据罪罚的大小,领不同的赏金。】

  这一课纯是王陆为了推行新国策中重典,让秦国的百姓畏惧秦法,最好能起义直接推翻了秦国。

  五名信徒再次陷入深思,他们入教时间不算长,对于教义理解的也许还不够透彻,所以会有各种各样的困惑。

  尤其是在每一次上完学堂的课后。

  今天的这堂课影响更大,直接与教义起了冲突。

  错误与处罚……翟大师明明说只要奉上香火钱,神就会免去自己的罪。

  书简上却又只承认犯罪通过处罚来作为唯一的手段。

  五名信徒开始混乱。

  教义是放下屠刀,立地成神;书简上推行的是放下屠刀,滚去坐牢。

  两边好像都对,但两边又好像都差那么点意思,或是说说服不了对方。

  “先生,我能问个问题吗?”其中一名信徒起身问道。

  在旁边打瞌睡的翟屯精神一振,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一幕。

  以往信徒有问题都只会向他请教,现在竟然会问别人!

  “你说。”张崇谨遵王大人的训诫,问题可以提,但回不回答就是另外的事了。

  “除了坐牢,我们还有别的赎罪的方法吗?”

  “……”张崇很想开口回答,不过不能这么做。

  “先生为什么不回答?”

  “这个问题的答案需要你自己去想。”

谷憸</span>  “我自己想?”

  信徒杵在哪儿,反复嘀咕着这几个字。

  桎梏解开的脆响。

  信徒属于人的思想同春天的枝芽一般快速重生,绽放。

  我好像明白了。

  坐牢是处罚的一种之一,犯罪就必须要接受处罚。绝不是放下屠刀,单是忏悔就能够弥补的。

  要处罚,必须要处罚。

  如果这一世的罪孽通过购买赎罪券或供奉香火钱就能够抵消,那还不如直接拿钱贿赂官员,买自己一个清白无罪之身。

  如果“神”是这样的,受了钱就能抹去一个人的罪孽,他和贪官污吏有什么区别?

  信徒看向翟屯——怕是有不少人假借神名,在为自己谋求所欲。

  ——我可真糊涂,到底加入了一群什么脏东西。

  翟屯感受到视线,抬头一瞧,对上信徒的眼睛。

  他看眼神就已经明白,信徒不再相信“神”了。

  “你忘记了教义?”

  “不得质疑神仙,不得怀疑神。在外人面前必须维护神的颜面。虽然神不在意,但我们作为最虔诚的信徒务必保证神——”

  信徒打断:“如果这里不是秦国,你还没骗到人,我没有证据。你现在已经在去往牢里的路上了。”

  “你,你好大的胆子,就不怕神再也不眷顾你?你可是花了不少钱给买下辈子的好投胎。”

  “难道你都不要了?”

  信徒气愤得一挥衣袖,这是他干过的这辈子最蠢的事,便斥道: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张崇拍手叫绝,这话说豪气冲云天。

  他看向站立着的,身体骤然伟岸起来的学生,愈发理解《王大人教育指导》的智慧。

  ——王大人实在是太懂如何培育人了。

  如果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那就听不到这句豪言壮语。

  差一点就误人子弟。

  张崇问向信徒:“还不知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陈胜。”

  “好名字。”张崇随口夸了一句,能说出这般气魄的话,想必未来成就不一般。这名字留后人史书也不磕碜。

  “谢先生。其实应该学生先感谢先生的教诲。如果不是先生的指点,在下现在还执迷不悟,为奸人所蒙蔽!”说话时,陈胜直直看着翟屯,意思相当明显。

  “那你是谢错人了。”张崇举起书简,“我只是个传书人,也没有回答你的问题。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帮王大人传播智慧的小小先生而已。”

  “你很聪明,能在困境中领悟出王大人的心思。连我都有些羡慕你。”

  “先生不可妄自菲薄,王大人的书简就像顶级的食材,也只有通过先生这样技法高超的人才能让其他人也领悟到王大人的智慧。”

  张崇被哄得开心,虽然能感觉出来有些恭维的意味在,可能让他和王大人一块被提起,他就已经感到荣幸万分。

  同时也对学堂先生更具使命感。

  他在这间驿站学堂,为的就是让更多陈胜这样的人能够清醒过来,早些发现生活上问题。

  翟屯一直熬到课堂结束,陈胜他们五人已经和张崇彻底决裂,不过没向他要钱。

  毕竟他们之前已经看多了人后悔来讨钱的戏码,从未一个人再拿回香火钱或是赎罪券过。

  也就不必浪费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