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等待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后二人结伴返回咸阳。

  回咸阳的第一件事就是向王陆汇报他们在当地学堂的进展情况。

  虽然王陆从没有提过这回事,但作为有一定职权的教书先生,他们自觉有这个义务。

  “你二人回来了?”王陆被童越的马车接到驿站总部,看到了风尘仆仆的喻卓和冯岙。

  “瘦了,也黑了点。”

  “不过科莫多人还没来秦,你们回早了。”

  喻卓作揖:“既然是王大人的召唤,我们自当尽快赶来。”

  “王大人现在可有空?”

  “有事?”

  “来咸阳之前我们整理好了学堂的一些信息,以及期间遇到的颇为棘手的问题。”

  “说说。”

  “学堂授课,但几乎每间学堂都会有一两个不爱学的,也有错过了学习的年龄,思维僵化麻木……”说了许多问题,一直到完,喻卓还在想自己有没有漏说的,“王大人这些情况该怎么办?”

  ——我怎么知道怎么办?

  王陆一闭眼:“这些事以后就不要来问我了,你们自己处理。”

  反正只要能亏钱,学不学都是自个的事。

  “王掌柜,”在驿站享官瘾的童越突然开腔道,“我这可得批评批评你了,驿站学堂是你一手创办的,喻卓和冯岙也是你带出来的,他们遇见问题,你得教他们啊。”

  “我……”王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冯岙小声道:“难不成王大人又是在启发和引导我们?”

  喻卓思索片刻后回道:“如果我猜得没错,王大人这是教我们最后一课——相信自己。”

  “我们远在咸阳之外,如果每次都有了问题就向王大人请教,固然能得到最好的解决,但我们永远不会成长。”

  “王大人,我说的对不对?”

  “啊,这……”该怎么承认?自己可真的没想那么多。

  童越道:“我也懂了,这就叫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驿站内立刻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除了王陆。

  “都别笑了,”王陆道,“喻卓,冯岙你们所在的驿站学堂支出了多少罚金?”

  想听些好消息。

  喻卓一愣,回道:“尚未支出。”

  “这怎么可能?”驿站学堂算是新国策里的一种,不可能得到所有人的配合。

  “大概是不好意思吧。乡里乡亲的,这又不是干什么坏事。”

  王陆相当不满:“就是你这样松懈的态度才让人有漏洞可钻。”

  “从今天,从你们回去的第一天开始算起,每人每个月必须抓五人,也就是领五两赏银起带头作用!”

  喻卓挺懵的,这突然就有了业绩压力。

  “王大人,五个会不会太多了?我们才去地方不久,人生地不熟的,也不好找人。”冯岙求情。

  “本来我是打算说十个的,现在五个已经很照顾你们了。”王陆道,“不仅是你们,每座驿站学堂的先生都有这个义务,如果达不成……会很可怕就是了。”

  “王大人,我们——”

  “别你们我们的,这事就这么定了。”

  王陆对童越道:“喻卓他们在咸阳的住宿费等都有驿站代为支付。”

  “王大人,我们都是咸阳人,有自己的家。”喻卓赶忙道。

谷睒</span>  “哦~”王陆好遗憾,竟然连这点钱都花不出去。

  “那行吧,总之你们记住自己是驿站的先生,用一些在自己吃穿用度上都是可以的。你们明白吗?”

  培养贪官,从小做起。

  学堂的先生能赚多少钱,想必尝过一些甜头后就会控制不住自己。

  “王大人你放心,我们懂。”

  王陆露出怀疑的眼神,总觉得他们又好像理解错了自己的意思。

  ……

  ……

  科莫多已经过了秦国边境,此行带的人不多,除了同极西之地来的另一人外,就只带了一个护卫和商人出身精通多国文字的教徒。

  两架马车没有直奔咸阳,而是去翟屯他们三人传教失败的小县。

  “大教士不愧是大教士,短短三天就让他们这帮愚人感受到了神的存在。”

  “要是多留下几日,想必完全拿下也不是问题。”

  科莫多不做声,三座小县他都已经走了一遍,成功让一部分秦国百姓信奉神明。

  但……有几处明显的问题存在。

  一是传教的难度大大增加,如果当初在齐国比作宝剑割绳,在秦国就是匕首锯木。

  可以是可以,却费劲不少。

  并且除了他自己之外,其他信徒传教有难度。

  二是秦国的百姓和齐国等比较起来确实穷了些,收益不算丰厚。

  三……

  “大教士,我发现秦国传教的最大的阻碍就是那个驿站学堂。”

  “我们好不容易慢慢说服一个人,再来几天就能完成传教,但只要去一趟学堂,同窗或师长就给他洗掉了我们之前的辛劳。”

  科莫多看向商人信徒:“你也发现了?”

  “本士在这三座县内虽然成功传教,但大都是年纪颇大的人,一旦小辈从学堂接受异端文化的蛊惑,他们又不会再信仰神。”

  “秦国想要得到神的恩典,就必须去掉学堂这种落后的、肮脏的存在。”

  商人信徒道:“大教士,但我听说这驿站学堂是王陆弄的,此人不仅在秦国,在九州各国之间都有些名气。”

  “想要在秦国扳倒王陆,难。”

  科莫多摆手让他安心:“本士早已有对策。”

  “在各国,都是先向百姓展示神的慈悲。”

  “但这一次,我们可以从秦王入手。”

  “拿下了秦王,按照九州的规矩还怕区区王陆?”

  “大教士,高啊,直击要害!”商人信徒道。

  “你们都学着点。”

  ……

  王陆在咸阳等得不耐烦,他收到秦国边境士卒送回来的情报,科莫多早就已经入秦,就是迟迟不来咸阳。

  按说秦国这破山破水的,和其他地方也没什么区别,科莫多没理由游赏。

  令人头疼的是,他们有国书邀请,不受户籍限制,不会因新国策而被官府羁押。他们入秦之后,王陆就没了他们的行踪。

  王陆想,他们要是在兢兢业业得秦国传教倒也好,但秦国最富有的地方就在咸阳,舍本逐末不是成了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