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三章 种子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些东西都哪里来的?”左黎纠结这东西到底是怎么,他不会去怀疑秦王给出的任何东西的来历,但王陆会。

  “是那科莫多。”

  明白了。

  之前看到一支军队出城抓人,就是那时候把科莫多的随身之物给收缴了。

  “那这怪东西和种子都来自极西之地?”

  “应该吧,”左黎推测道,“反正九州不曾见过这种东西。”

  ——又是科莫多,死了也不安生。

  “姜怀,把那本东西拿出来让大家都看看。”秦王道。

  姜怀从袖中取出用布包好的,卷成一筒的东西。

  有点想书简,但他中间是空心的,类似史迁身上截了两段的竹筒。

  “这是什么材质?”

  姜怀揭开布,里头的东西土黄色,薄薄一层摞好几层。

  “有点像锯成片的木头。”左黎小心伸出手指摸了摸,“但很光滑,有韧性。”

  “这上面的字……你能认识?”左黎看向姜怀。

  姜怀道:“本来不认识,但可以推理。”

  “在我看来,这些东西应该是某种记载,”姜怀摊开多页,指着众人眼中鬼画符一样的文字道,“每次开头都会有规整的文字,虽然不认识,但对此对比后能发现规律。”

  “它们应该是日记,这些开头的就是日期。”

  王陆大致看了看,确实觉得这个说法站得住,便问道:“可这东西能吃,产量又比粟米多三五倍又从何得知?”

  姜怀道:“今日小民带过来的只是其中一部分。按照最后一日他们在秦国的经历,反推测上面记载的内容。”

  “再根据史家告诉的科莫多最早出现在秦国的时间。他们初来新地肯定有很多需要记载,那一段时间的文字便格外多,由此大致推理——”

  “好了,我信你。”这姜怀是真有本事。

  王陆看向秦王,问道:“大王召我们来是为了?”

  “让姜怀说吧,是他提议喊你们来的。”

  姜怀便道:“我在书里破解出科莫多已经在齐国进行过试种,但成功与否尚且不知。”

  “所以想请人去齐国一趟,到科莫多曾经居住的地方附近找找有没有类似的活株,挖一具完整的回来。”

  “再就是请经验丰富的农人在秦国的地界进行试种。”

  “考虑到种子有限,也不清楚他栽种的具体月份。就先按照七、九、十一……每隔一月播种一次。”

  姜怀安排的井井有条,在场的人都有具体的差事。

  成矫和嬴政另算,他们是秦国公子,这事不必瞒着他们。

  “那我呢?”王陆问道,在姜怀的安排中,他毫无用处。

  哪知姜怀突然羞涩起来,道:“我一直很崇拜王大人,所以就让大王喊了过来。顺便看看我的安排有无纰漏。”

  “……”

  该怎么说呢,姜怀告诉了自己一个坏消息,好消息是提前知道了这坏消息。

  “今日之事,寡人再说一遍,万万不可对外泄露。违者,便是叛国。”

  秦王将锦盒收好,让姜怀把科莫多的日记也拿上,

  “外头风大,你们自行商量,一会需要什么来殿内找寡人。”

  “恭送大王……”

  没了秦王,姜怀和左黎他们的商量变得更加轻松和效率。

  半个时辰左右,就把事情敲定。

  “事不宜迟,明日即出发!”

  ……

  王陆乘着嬴政的马车离宫,关于科莫多遗留下来的奇怪种子肯定得防一手。

谷橛</span>  目前是不知道它到底是何物,但可以确定它是食物。

  既然是种在地里的,就算粮食。

  粮食的产量是粟米的三到五倍,换算一下就是能多养秦国此刻三到五倍的人,或者人不增加,秦国富裕三到五倍。

  无论是人口,还是财力,增加这么多肯定大大不利灭秦。

  “得动些手脚。”

  “王兄,动什么手脚?”

  “啊,我是说坐得身子麻了,得活动活动手脚。”

  “是有些麻。”嬴政应道。

  下了马车,王陆目送嬴政离开,即刻回家乔装打扮,前去赌坊的暗巷。

  找了一个曾经是商户,后来沾上赌瘾导致倾家荡产的赌鬼。

  花钱让他去齐国寻找科莫多可能遗留的活株,能带回来就带回来,不能便就地销毁。

  事成之后,凭带回来的活株领赏。

  之后王陆就出了暗巷。

  他对这人成功不抱太大期望,只是碰碰运气而已。

  想要阻止,还得靠其他手段。

  派人在半路拦截,甚至杀人夺物?

  不现实,在左黎的派出去的人找到活株后肯定在齐国传书回秦,最后带回来的只是一种验证而已。

  在人到齐国之前截杀?

  那更蠢了,左黎会继续派人,还容易打草惊蛇,暴露自己。

  光靠蛮力是成不了大事的,还是要靠智慧。

  王陆琢磨半天,对于农事也没什么深刻了解,一切只停留下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也就是五谷不分的阶段。

  “先等消息,等姜怀他们收到消息再针对。”

  ……

  ……

  徐福返回九州。

  他乘坐的船只就是比一般的渔船稍微结实和大一些,但要进入进入深海区域,还是相当面前的。

  徐福他们在海上把食物和淡水吃完后就返回海岸。

  当初王陆就和他们交代过,第一次可以尽快返秦,就骗秦王没有找到也没事。

  ……

  “替寡人把徐福喊来。”秦王对身边的侍人道。

  不久之后,徐福就拜在秦王面前。

  “徐福,可求到长生不死药?”秦王牢牢盯着徐福,这些时日在海上漂泊,他整个人都黑了不少。

  “回大王,非但没有求到药,甚至连仙人都没能再见。”

  秦王眼眸一下就黯淡下来,安慰自己道:“也不奇怪,仙人怎么可能想见就见组?”

  “一次不成,那就下次。”

  徐福松了口气,果然和王大人交代的一样,秦王并没有怪罪。

  接下去也只需要按王大人的安排继续说就行。

  “大王,上次见到蓬莱仙人纯属偶然。”

  “当时海上突生大风浪,将小渔船卷进深海。之后随风浪不断游动,最后才遇见蓬莱仙岛。”

  秦王一皱眉道:“你要什么就直说,不用拐弯抹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