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快活兄弟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王陆当时和他交代的就是要活株。

  他还以为这地方就只有一种,进来后就一目了然。

  可他大错特错了。

  一个以耕种为乐的人怎么只会单种某一种?

  当然是种得越多,越快乐。

  科莫多的同伴第一次来九州,看到这么多从未见过的植物怎么可能忍住手痒不种?

  后院一片小田,里面中种着至少五种不同的作物。

  有生成小树状的,上面还结着奇奇怪怪的果实;有地上藤蔓的,绿油油一片;还有李彦也认识的粟米麦苗,就是播种的季节不对,它们的穗几乎微小到可以忽略。

  “排除掉我也认识的,这里面还有这么多。”

  李彦有些头疼,

  “就知道钱没这么好赚。”

  这么多植物全部偷走不容易,运走就更难。

  王大人的要求是阻止另一帮人带回活株。

  其实这要求简单,泼些油,放一把火,保准什么都不剩下。

  可既然这么多人争抢了,还愿意付出那么大的代价,想必本身的价值就不低。

  作为过去的商人,亲手毁掉值钱的宝物是仅次杀了他的糟糕事。

  “要不这样……”

  李彦主动找李教士离开,现在有外人在,不方便动手。

  “李教士多谢你带我来圣居感受。”

  “客气,都是神的旨意。”

  “呵。”

  李彦和李教士一同返回,半路上,李彦突然道:“糟糕我随身的玉佩落在圣居了!”

  李教士眉头一皱,马车都行驶了好一阵子,一会他还得去给信徒们做祈祷,不能迟到。

  况且落下的东西需要寻找,这样耗费的时间就太多了。

  “李教士不必陪我,我自己折返去寻就是。”

  “那……”李教士转出一副“我原本很想要去,但你这么说,我也只好这样”的表情,“李教士我们就此分别。”

  “李教士,你快去做祈祷吧。”

  李彦目送李教士的马车滚动,随后立刻去市集购买结实的麻袋和镰刀、锄头。

  到之前就相中墙边,将工具往院子里头一丢。

  完事。

  这就不得不说正规军和非正规军的诧异。

  在任意王宫都是戒备森严,稍有一些异常动静,保准有一大片人出现检查。

  可圣居看管的人都是信徒,负责看门的人根本没有经过训练,说难听点,和田间的稻草人没什么区别,就摆设用而已。

  “站住,圣居闲杂人等不得擅进。”

  李彦指着自己:“我和李教士才刚离开,我随身的玉佩落在里头,我去寻一寻。”

  负责看门的道:“我陪你进去找。”

  “好意就心领了,但这玉佩我自己寻就是。大教士生前就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会打扰到他。”

  看守想起自己每次都能看到科莫多在一大群人面前有说有笑,没感觉大教士不喜欢人多。

  “那也行吧。”看守道,“要是你寻不到,就再喊我们。”

  “多谢。”

  李彦进院子后快速捡起东西工具,开始处理作物。

  他将每一种都平均分成三份,自己挖走一份,摧毁一份,再给另一股势力留一份。

  等到时候再回来看,就知道王大人要求自己的到底是哪一种,之后再运回咸阳。

谷溚</span>  李彦动作麻利,很快就将东西装好,之后再又原路丢出。

  不用担心作物会摔坏,圣居的围墙不高,李彦稍微用点心轻拿轻放就够了。

  等处理好,李彦平复呼吸出去。

  看守看到李彦背后沾着泥土,也没有多想,寻找玉佩肯定要到处折腾,弄脏了也不是怪事。

  “找到玉佩了?”

  “嗯,回见。”

  李彦匆忙去搬货,将它们运回客栈。

  这作物一旦离土,基本就算死了。

  当时为了减少重量,李彦把大块的泥巴统统去掉,就算现在重新种回去,存活恐怕也十不存一。

  “之后就是等那拨人来。”

  李彦在圣居附近监视着,一连等了三日,作物都开始有枯萎的迹象。要是再算上齐国到秦国的具体,以及现在夏天不容易存放作物。

  “不等再等了。”

  李彦又重新寻找起那波人。

  从国外来的,肯定落脚在客栈,不是投奔亲戚,不是做生意,就在国内待着。

  这些条件组合起来,范围就缩小不少。

  李彦就找到了他们,是两个人。

  他还跟踪在他们身后。

  ……

  “大哥,我现在好快乐,啊哈哈~”

  “一点都不想回秦国!”

  “啊哈哈~我也是,这样的公费出齐国游玩的机会真是太难得了!”

  “你是不知道我第一次吃齐国的菜,那滋味,还有那酒,够纯!”

  “齐国人过的都是什么神仙日子。现在我都可怜自己是秦国人了。”

  “啊哈哈~”

  与收钱办事的李彦不同,他们二人是秦国的小吏。

  左黎是想派自己的亲信去办,但身边的亲信家世条件都不差,对于农物粮食只停留在会吃,还得是别人做好才会吃。

  这样的程度派去齐国也是拖后腿。

  于是左黎就干脆将这事交给手下的小吏,算起来也不是他的,只是单纯的小吏的而已。

  因为事情机密,左黎只是让他们去科莫多的住所把一切没有见过的,不认识的活株全部取回。

  只是这道命令不是左黎亲自发下,而是一级一级传下。

  他们哥俩对自己的上司早就不服了,对于他要求的,凡是能做到的尽量做不到,做不到的,就继续保持。

  当骤然得到一笔异常丰厚的差旅费时,二人就兴奋地筹划着如何花钱,潇洒。

  “大哥,”作为良心未泯的二弟道,“钱快花光了,咱们差不多该回去交差了。”

  “但拿什么交差?”

  大哥打了个幸福的酒嗝:“怕什么,随便弄点没见过的活株回去不久成了?”

  “那什么破圣居我早瞧过了,随随便便就能翻过墙,到时候还不是随我们挑。”

  “不愧是大哥,心思缜密。”

  “钱是你保管的,再算算咱们还能花多久?”

  二弟摸了摸口袋,脸色一变:“大哥恐怕明日就得回去了。钱已经花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钱恐怕都不大够住宿。”

  “回去的路上,我们可能要露宿街头。”

  “啧,无碍,今晚咱们就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