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五章 关于王陆冒充王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成矫公子暂时管不上,嬴政这边定是要他无功而返。

  王陆看向司马错,面容坚毅,是典型的武将模样。

  也是是感受到王陆的视线,司马错也投来目光。

  看上去挺公正的,既然秦王会选他给两位秦国公子进行调兵,估计不是某一派的人。

  就是不知道他打算如何评定两位公子的功绩。

  这边的事挺麻烦。

  ……

  ……

  齐国临淄。

  别来轩,门可罗雀。

  徐福坐在门槛上,看着店佣在街边辛苦拉客。

  但就是没有人来。

  “是不是风水不行,要不找个人看看?”

  徐福立刻摇头,“差点忘了自己的老本行。”

  站起来往四周瞧了瞧,墨家名匠设计酒楼时,关于钱柜、座椅、门窗等,他都是亲自监督的,一切都按照人看着、住着最舒服来。

  可没人进店,就像有没人掀盖头的新娘子,就算再漂亮也没人知道。

  “哦,有人来了?!”

  徐福看到一队和店佣说了什么后,指了指酒楼,他们就进来了。

  但店佣竟然没贴身跟着,这得批评,等晚上要开一次跑堂职业精神座谈会。

  “几位吃点什么?”徐福亲自招呼,同时看了看他们牵着的马,“住店也是有的。”

  为首的汉子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我们不是来吃东西的,也不住店。就是赶了一路刚进城, 不知道水源在哪,就想着到贵店讨些水喝。”

  徐福的热情肉眼可见地消退, 难怪店佣不陪同, 换他也不陪。

  “有水, 那整壶你们倒去吧。”

  “多谢掌柜的,您是好人。”

  汉子把茶水倒进水壶了, 之后分给家人们喝,并在离开前热情地唠了两句。

  “掌柜的,这酒楼看起来啥都好, 就是这地方选的不行。”

  “要是在靠城里一点,我就住下了。”

  “太偏了,买东西不方便。总不能扛着买好的大包小包再走半个城才能回客栈休息吧?”

  汉子劝道, 徐福也清楚自己这位置选的极有问题,但除了叹口气,也没辙。

  “多些掌柜的, 祝你生意兴隆。”汉子让一家人都向徐福表达谢意, 说实话, 心里还有那么点助人为乐的意思,可不赚钱的现实还是令人难受。

  又过了一会。

  店佣领着一对父子, 或是叔侄之类的身份的人走进店内。

  徐福一看店佣脸上的笑意和动作上的殷勤,就知道别来轩第一笔生意要开张了。

  “掌柜的, 吃饭, 住店!”店佣兴奋喊道。

  徐福立刻一手拿小木牌, 一手笔等着他们点菜。

  “二位吃点什么?”

  “现在天气炎热,要不要尝尝咱们家的招牌,鱼羊鲜汤和齐国临淄的特色菜‘美人鱼’。”

  “好, 就它们, 再给我们加个——”老父亲往钱柜上菜牌一瞧,这本没什么问题, 问题是它们下面的价格。

  “一碗汤一银?”

  “美人鱼五银?”老父亲看着徐福问道, “你这美人鱼它正不正经?”

  徐福神情一肃:“客官我们这是正经店!鱼都是正经的鱼!”

  老父亲也提高阴凉:“你自己问问自己, 一条鱼它值五银吗?”

谷扄</span>  “我看你这店也是新开的,在开店之前, 你是干土匪的吧?“

  “这价格是明着打劫!”

  “小孙, 送客!”

  徐福也不吵,主要是吵不起来, 事实上扪心自问, 他也觉得价格太那啥了。

  而且这还是他背着王陆悄悄打了个对折后的价,不然面前这对父子看完价格出门就能报官府。

  那对父子出门后还骂骂咧咧, 直骂别来轩是黑店。

  店佣看着他们离开,愁上心头。别来轩开出的酬劳比起任何一家都要多,如果可以,他是想一辈子干下去,但自开张以来,连一个客人都没有。

  现在由不得他不担心这间酒楼什么时候会倒闭。

  到时候他又得重新去找活。

  如果可以,店佣还是希望别来轩能长命百岁。

  “掌柜的,我继续去外面拉,我就不信这么多人里没一个是傻的。”

  “那你多努力。”徐福打算写一封信给王陆求助,秦王给他的五百金快嚯嚯完了,仍不见一点收益,造船的事情也一直抽不出身。

  ……

  ……

  【敬启无所不能的王大人:别来轩陷入经营困境,思前想后都是我本身无能,无法参悟王大人的安排,特此……】

  王陆合上手中信封,道:“差点忘了这事。”

  “马上要随嬴政出征,别来轩的事得先解决,要上个保险。”

  王陆脑海中闪过各种人脸,这些要符合自己的精神,替自己在临淄坐镇,保证客栈持续亏钱。

  认识自己的,不行,容易出事;不认识自己的,凭啥给自己干活?

  王陆想了许久,最终将目标落在赌坊的李彦上。

  他不认识自己,做人又没有道德, 只要给钱基本啥事都肯干。

  这次坐镇临淄别来轩就是不二人选。

  阅后即焚。

  王陆带着财物,乔装后再次来到赌坊暗巷。

  赌狗是死不悔改的。

  王陆知道李彦肯定会来这。

  乌烟瘴气中寻找了一会, 在角落找到了李彦。

  他嘴上喃喃道:“不赌了, 不赌……”

  王陆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心悔过, 但瞧他这样,估计之前给他的那些金子全输完了。

  “跟我来。”王陆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李彦眼前一亮,面前这尊可是财神啊,当即振作起精神,跟上王陆。

  “大人,有什么吩咐只管说。”

  “只要价格合适。”

  王陆先丢给他三金,“再去一趟齐国临淄,去破坏一家名叫‘别来轩’的酒楼。”

  “但要求不是让它直接被关闭,而是要经营不善,一直亏钱。”

  李彦理解一会后道:“可如果一直亏钱,亏到没钱这酒楼肯定要倒闭的啊。”

  王陆道:“这个不用你担心,别来轩的背后有大量钱财支持,你只要尽你所能让客栈一直亏钱就成。”

  “这个简单,”李彦道,“我来赌坊就一直没赢过。”

  “你得注意,不能直接拿钱去赌坊赌。要这么做,连我都护不住你的命。”

  “懂了,大人的意思一直这家酒楼维持经营不善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