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六章 出征在即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可大人,我有一疑虑。”李彦小心翼翼道,生怕自己惹王陆不高兴,他掉头就去找别人。

  “你说。”

  “大人,我就这样去酒楼,撑死就是当个店佣。只是店佣的话,我需要大人宽限一些时日,等我当上掌柜——”

  “不必。”王陆道,“我已经为你捏造好了身份,你去临淄后,就以王陆特派密使负责经营别来轩。”

  “王陆,是我认识的那位吗?”李彦道,对面前的人身份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这实力深不可测。

  王陆点头,关于自己冒充自己,心情很别扭。

  “大人,这得听我一句劝,王陆这人不一般,在坊间都快被神化,一直都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存在。”李彦道,“我们极有可能被王陆发现。”

  “大人,你有把握对付吗?”

  “无妨,王陆最迟一月就要离开咸阳。”

  “去哪?”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

  “是是是,”李彦也就安心下来,估计面前这位大人是朝廷中的人, 不然也不可能知道王陆未来的动向。

  “你去临淄,让别来轩客栈每亏损数额的十分之一, 我会直接赏你。”

  李彦心里算了算, 亏一百金, 能挣一金。

  一家小小酒楼撑死也亏不到一千金,也就是说这次报酬不超过十金。

  其实也不少了, 但胃口被上一次喂大了,这就开始有点嫌弃了。

  “嫌少?”李彦表现得太过明显。

  “不不不,怎么会呢。”李彦赶忙收敛。

  “只要能让别来轩持续亏, 每半年我给你三十金。”

  “大人!”李彦立刻激动道,“这条命就是豁出去了,也要替大人完成任务!”

  “不要让失望。”王陆开始和李彦交代一些细节, 避免去临淄后被徐福揭穿发现。

  毕竟徐福这人可不好忽悠。

  一炷香的时间,李彦努力将王陆交代的东西记住。

  “大人请放心,我一定会让别来轩一直亏钱!”

  “收拾收拾, 尽快启程。不要在王陆离咸阳之后再走, 有漏洞。”

  “是, 大人!”

  ……

  ……

  王陆从暗巷出来,夏日的热辣扑面而来, 很热,但不知为何轻松了许多。

  “一件心事暂时了结, 接下去忙出征的事。”

  走回杏花坊。

  “王兄。”史迁站在门外, “王兄要的司马错情报我带来了。”

  王陆看了看史迁两手空空, “东西呢?”

  “没带。史家规矩是出书简就要收费,这司马错史家记载不多,要是收王兄钱, 实在不好意思。我口头说与王兄。”

  “也行。”王陆问道, “司马错和成矫公子有联系吗?”

  “没有。司马错是靠自己的军功起来的,他起家的时候成矫公子还会尿裤子。而且秦王对于武将比文臣敏感, 秦国公子拉拢文臣, 是秦王无所谓的。”

  “可要是与武将走得近, 秦王多半会敲打。”

  王陆道:“我记得成矫公子身边也有几个颇有地位的武将。”

  “那估计是他们自己人从军升上来的。这种世家弟子要是没有实功,军中士卒就算他职位再高也会搭理。说白点, 对于储君之争没什么帮助。”

谷靛</span>  “说远了。”史迁继续道, “司马错看起来还算正常,也是秦国名将。”

  “这次你们出征, 不会担心他会偏袒成矫, 但也别指望他会优待你们。”

  “史家上的记载大概就这些,至于出身地、喜好之类的, 我估计王兄也不会感兴趣。”

  “多谢。”虽然情报基本没用,但礼数还是要有的。

  “王兄,有句话我不吐不快。”史迁道,“原本史家笔官是不允许参与到国事当中,可王兄和政公子都是我的好友。”

  “王兄,这次出征不简单,它直接关系到储君之位的归属!”

  “这事啊,我知道。”王陆平平淡淡,事实上当时上朝的所有官员都知道。

  “王兄,可别轻视,事关性命!”史迁道,“之前秦王一直避而不谈,这次骤然直面,恐怕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定储君之位的机会。”

  “王兄你想想看,你是政公子一派的人,距今给成矫下了不少圈套。”

  “我没有!”王陆强调。

  “好好好,没有就没有。但王兄让成矫屡次吃瘪是事实,从我的线人报告中,成矫府上的练武桩都刻有王兄你的名字。”

  “你说成矫该多讨厌你。”

  “一旦成矫成为储君,再成为秦王,你说政公子会怎么样?”

  “政公子有王室血脉,成矫碍于风评和史家笔官的记载,也许会打发他出咸阳,当个富家翁。”

  “可王兄你呢?”

  “到那时王兄可想过成矫会如何待你?”

  “直接杀了,恐怕都算痛快。”

  “无碍。”王陆一点也不怕, “到时我隐姓埋名即可。”

  ——然后找个傀儡潜伏到成矫身边,继续灭秦大计。

  ——思来想去,也就是不能用“王陆”这个名号行事而已。

  史迁却叹口气:“王兄啊王兄, 罢了, 现在也到绝境, 相信王兄和政公子的智慧。”

  “对了, 来之前我也去找过政公子,政公子让我告诉你,今日下午去一趟他府上,要做一套铠甲。”

  “好,一会过去。”

  下午到嬴政府邸,嬴政埋首在一堆兵书前。

  在王陆看来,嬴政多少有点临阵磨枪的意思。

  “王兄,你来的正好,兵书上这句是什么?”

  王陆看了一眼,心里一凝。超纲了,没看过,还有三个字不认识,所以只能转移话题:“政公子,我们先做铠甲,之后再慢慢讨论。”

  “也对。”

  嬴政放下兵书,将军中的制甲士过来量体。

  “采铁大人!”

  王陆好久没听这个称呼,回头一瞧,面前的人是有些眼熟。

  “你是铸坊的人?”

  “大人还记得我?!”

  “不记得,主要只有铸坊的人会这么喊。”

  “……”

  “大人这次出征,定要凯旋!”制甲士道,“老田还给采铁大人定制了一柄宝剑,估计再有两三天就该送到府上。”

  “老田常常念叨着采铁大人,是采铁大人改进的流水线让秦国的兵器、甲胄产量飞升,让秦国士兵都有更好的武装。”

  “老田常说,没有采铁大人,可能秦王都敢发起这次灭国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