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九十九章 心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睡得香,那便好。”

  徐福看向李彦,“倒是李掌柜形容憔悴,是新客栈睡得不习惯?”

  “我早就说让李掌柜睡别来轩就行,这客房里的床都是用昂贵的,可以安心凝神的沁神香木而制。”

  “睡下去,保管天上打雷也吵不醒。”

  “哈~”李彦敷衍着,要不是担心睡过头,硬熬到三更半夜偷溜出来破坏灶房,哪能这么辛苦。

  这心里的委屈只有自己明白。

  店佣去后院打水,李彦心头一动——这总该发现灶房被破坏了吧?

  李彦甚至都开始准备摆出一副诧异的表情。

  然而店佣径直到后院的水井打了水,又直愣愣提着水桶出来,硬是没有看灶房一眼。

  浪费表情,李彦无奈地摇摇头。

  “徐掌柜,厨子什么时候来?”

  “正午前一个时辰。”

  因为客栈没有人住下,也不用准备早点,正午之前再来客栈就行。

  “那还得有好一会儿。”李彦恨不得现在自己去后院发现。

  但为了摆脱嫌疑,还是忍住了。

  ……

  正午前一个时辰,庖丁准点到。

  店佣还调侃道:“丁叔,您这时辰掐得比日晷还准。”

  庖丁也回道:“做菜讲究火候和时候,干久了,心里就会有个时数。”

  “店里有客人没?”

  “没呢,估计丁叔又只能做给我们几人吃。”

  “唉。”庖丁并没有因为空闲而感到快乐,他是一个有追求的厨子,只有听到客人对自己做出的食物发出肯定的赞美, 他才会觉得高兴。

  在来别来轩之前,他去过其他几家名贵的酒楼。

  以他的菜色入选并不难, 只是这些老牌酒楼的灶房里都有了盘根交错的老势力, 他这样的新人入场, 犹如山林闯入了第二只公虎,没有人回欢迎。

  他很快就被排挤走, 同时又不屑去太过一般的酒楼。

  一般酒楼的食客只要是肉食,就会说好吃,比起食客, 庖丁感觉他们更像“饭桶”。

  不是骂人的意思,只是单纯觉得他们不懂品尝美食。

  “你先忙,有事再找我。”

  “但愿能有事。”

  庖丁走向后院, 李彦也不自觉地站起来。

  终于要来了!

  片刻后,后院传来庖丁的喊声:“掌柜的们,出事了!”

  徐福和李彦顿时向后院走去, 店佣凑热闹, 也跟上。

  “出什么事了?”

  “你们看。”

  灶台上的锅被砸出了窟窿, 能看到下方黑漆漆的火窟,铲子等工具也被折弯。

  要单是这些, 重新买一波新的就是,偏偏灶台被凿出一个一个的窟窿。

  这些东西修补起来麻烦, 并且还得等它干透才能重新使用。

  “遭贼了?”李彦装傻问道。

  徐福摇头:“钱柜里的东西一点没少, 哪个贼放着值钱的东西不偷, 光来灶房搞破坏。”

  店佣走动查看了一圈,道:“破坏的真恨,感觉像是业内老手干的。”

谷鹊</span>  “我猜会不会是同行干的?”

  “对对对, 肯定是同行干的!”李彦道。

  “不会。”徐福道, “同行要干早就干了,没必要等一个月后。”

  “再说咱们酒楼连一个客人都没有接到, 哪个同行会吃饱了撑着来这样对付咱们?”

  店佣问道:“哪总不能是锅和灶台想不开自杀了, 裂开了吧?”

  “这当然不可能。”

  徐福看向李彦, 没什么特别的目的,就是当初他思考时习惯往右侧看, 而李彦恰好站在右侧。

  但李彦却心虚地要死, 据说王陆大人聪明绝顶,他的手下应该不会也不会太差。

  所以……该不会是发现什么蛛丝马迹, 知道是我了吧?

  “不是我, 真的不是我。”李彦道,“昨晚我一直在客栈睡觉。”

  听到李彦的辩解, 徐福面露好奇,“我们当然没有怀疑李掌柜,我只是在想这次破坏的人会不会是当初和丁一块来酒楼试菜的高矮个。”

  “也许是他们瞧丁进入别来轩,所以怀恨在心,就在昨晚潜入灶房,破坏锅、灶台和厨具。”

  店佣立刻道:“肯定是他们了,我们报官!把他们抓起来!”

  “我看不必了。”李彦做贼心虚,生怕官府介入真查出些什么线索来。

  “为什么不?”店佣忿忿不平,“难不成就放过他们?”

  徐福思索片刻后道:“李掌柜的顾虑也对,对于这种报复心到变态的人我们就当吃亏一次。不然报官也只能关他们一段时间,等出来后谁知道他们会不会更过分,比如在水井里下毒。”

  “万一他们更过分呢?”

  徐福道:“不会给他们再得寸进尺的,我能忍受吃亏一次,但绝对不允许有第二次。”

  “要是客栈再有类似发生,我会让他们后悔活过……”

  后面的话没细说,但杀气腾腾的表情已经不言而明。

  “店里有人没?”

  “人,在不在?”

  堂口传来喊声,店佣立刻摆上笑脸前去迎接。

  “在,客官是打算吃点——”

  “啊,送菜的啊。”

  店佣笑脸迅速消失,恍惚间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

  “徐掌柜,菜送来了!”

  徐福应了一声,从后堂出来,让庖丁去清点菜色,他则到钱柜处取钱支付。

  “这是今天的钱,你点点。”

  “徐掌柜的为人,我还能信不过?”送菜的嘴上说着漂亮话,手却很诚实地“一二三四五”点起来。

  “另外, 从明天起, 你们就不要再给别来轩送菜。”徐福道。

  送菜的神情一变,问道:“别来轩终于要倒闭了?”

  “呸呸呸, 在人家店门口前胡说八道些什么?”徐福道,“就是灶房出了些问题,得修修才能继续用。”

  “等什么时候灶房修好了,你们再继续送菜。”

  送菜的点点头:“没想到墨家现在也偷奸耍滑,偷工减料。”

  “与墨家无关,总之,你别去外面抹黑任何人。好好送你的菜就是。”

  送菜的应下后开始帮庖丁一块卸菜到后院。

  李彦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间,他意识到自己犯下一个大错。

  因为常规的认识,以为破坏了灶房就是破坏了别来轩的生意。

  这本没有错,错的是别来轩本来就没生意,谈何破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