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行新策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别来轩今日起不再对外迎客。】

  【需由店家审核家底超五百金,并且完成一定考题方可获得进店资格……】

  李彦在书写时还专门注意了用词,尽可能地冷淡,体现出那种“不欢迎、高高在上”的态度,同时又不至于让徐福抓到把柄。

  自己默念一遍。

  “完美,这种破店,换我不砸他都算脾气好。还想上门花钱?”

  “别做梦了。”

  “小孙,今天提前歇业,以后你不用来去外面招揽客人了。”

  店佣一慌,这该不会是要赶他走吧?

  确实,最近店铺的生意好了许多,似乎不需要他上街拉客。

  再说明白点,这点时间他在街上就没有拉成功过一个。

  这么一想,他确实可有可无。

  “李掌柜,不要赶我走!”

  “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况且我在店里也能帮忙打扫……”

  “你在胡说些什么?”

  “你可是店里重要的一份子!我怎么舍得赶你走?”——别来轩能支出的地方就这么多,要是走了一个,他还得苦恼怎么亏钱。

  “去,把这块牌子挂外面。”

  店佣瞥一眼牌子,一般人的店佣不识字,但别来轩的出价不低,用一些其他的技能也不意外。

  他看后很不解,但现在好不容易保住工作,对于掌柜的事和决定……难得糊涂,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保住自己的饭碗才是最重要的。

  店佣将东西挂在外面后,李彦就让他们回去, 除了庖丁。

  庖丁不把菜全部折腾完就不准离开。

  店佣犹豫一下后也没有离开, 虽然没事干, 但不能在掌柜面前表现得很闲,更不好在掌柜的之前下班。

  这是人间残酷的生存之道。

  店佣拿起拓抹布反复擦拭着桌面, 也不怕它秃噜皮了。

  “徐掌柜。今天这些菜怎么办?”

  “当然也是送给街坊邻居。”

  庖丁点头,将菜装入食盒,足足三个, 比起昨天多了一个。

  “小孙,帮我拿一下。”

  “好嘞。”

  他们二人来到就出住别来轩,李彦也顺手把门关了, 今天的活就到此为止。

  在同样的小巷,庖丁从食盒底下取出一块小板,上面写着价格——【一菜十币】。

  店佣看着小板, 道:“丁叔, 你这价格和免费送什么区别?”

  “这些肉和菜原本就不值这个价。还不如送了赚一个好名声。”

  店佣有一部分话没说, 就是怀疑庖丁是不是靠着掌柜们的信任中饱私囊,明明都让送了, 竟然还收费赚钱。

  就是这个价格实在低了些,低到就是这么卖一整年, 甚至数十年都没办法上别来轩点一道菜。

  也不知道图什么。

  “有所不知了吧?”庖丁道, “你年纪尚小, 这有些东西啊,送一次可以,有恩;送十次百次的, 就有仇了。”

  “不懂。”店佣不解, “哪有送人东西还能送出仇来的。”

  “我问你,掌柜现在给你多一月。”

  店佣突然警惕:“问这个干嘛?丁叔你该不会是想向我借钱吧?”

谷蟯</span>  庖丁给他一对白眼, 道:“假设下个月起掌柜的少发你一半的钱, 你什么感受?”

  “生气!”

  “对, 我要是免费送他们,一旦送出习惯, 他们觉得理所当然就会恨咱们。”

  “我个人对他们倒是无所谓, 可别来轩才开展不久,慢慢朝好的方向的前进, 经不起折腾。”

  “所以才定这个价格。不太便宜, 也不会违背掌柜的意愿,同时也让买这些菜的人认为自己占了好处, 多少念着些别来轩的好。”

  “还有这些门道。”店佣道,“难怪丁叔后来不让我干送菜这活,原来是这样。”

  庖丁道:“但这些钱也确实是额外的钱,虽然不多,但也是个数。等积攒到一定程度,给灶房卖个锅勺什么的,也不用麻烦掌柜的。”

  “还是丁叔成熟稳重。”

  ……

  ……

  次日一早,李彦走到别来轩时,发现徐福正在角落里等他。

  看他样子,李彦就推测到一二,肯定是为了酒楼今日起不再迎客的事。

  这听起来确实离谱了些,要找自己商量,肯定也是正常。

  但没关系,他做完可是几乎熬夜写了一大篇有理有据的说服,就等着让徐福哑口无言,原因听从自己。

  所以,来吧!

  李彦主动向徐福打招呼,甚至率先发问:“李掌柜是怎么想的?怎么能犯这种错误?”

  “我这里要批评批评!”

  “徐掌柜,你多虑了,听我解释。”徐福却道,“这没什么好解释的?”

  李彦没想到一向看起来和善的徐福态度会突然这么强硬。

  “我贴这块牌子的目的——”

  “你这门都忘了锁!”

  “??”

  “??”

  李彦道:“徐掌柜,你说我没锁门?”

  “当然。”徐福道,“临淄这种富饶的地方最是容易吸引小偷过来。”

  “晚上要是不锁好门,进了小偷,钱柜的前被偷走都是小事。”

  “要是他有心,说不准都会往水井或是往灶房里面的东西下毒。到时候再出人命, 就是别来轩一直来的努力就要付诸东流, 甚至店内的人都有牢狱之灾。”

  徐福一脸严肃,李彦则悄悄松了口气,除了担心下毒这类会造成伤害的人之外,别来轩要有贼人进来, 那真是走大运了,做梦都得笑出来。

  “这门以后我会认真检查后再离开。”李彦指着挂在门上的字牌,“徐掌柜不会这条新规矩有意见?”

  徐福瞥了一眼,摇头道:“说来不怕笑话,我完全看不懂。”

  “但别来轩的生意确实蒸蒸日上,至于这条新出的规定。”

  “我看不懂没关系,只要它能让别来轩生意便好就行。”

  李彦提前道:“这个我也说不准,实际上我对它也没有十足地把握。说不定反而是个坏主意。”

  “李掌柜能这么说,我反而更安心了。”

  “清楚知道风险,说明李掌柜现在足够冷静。毕竟这世上没人能保证十分成功的事。”

  “既然李掌柜清醒冷静,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

  徐福甚至还,“李掌柜,加油干。别来轩全靠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