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五章 冷清与热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牌子挂出去的第二天。

  正午有一学士打扮的弟子,估计是从稷下学宫出来的。

  “上茶。”

  李彦记得这人,老是带着同窗到别来轩,每次带的人还都不同。

  不知道是他换朋友的速度快,还是单纯为了炫耀自己的财力。

  李彦在钱柜站着时,听到他说话就知道这人肯定是个学渣。

  基本上只要同桌之人开始讨论学术上的事,就只动嘴……吃。

  “对不起,别来轩从昨天起就不再招待客人。”

  “关门了?生意太差?”

  “不是, 只是单纯不接待客人你而已。”

  “怎么,看不起人?”他被李彦拒,感觉在同伴面前丢了个大大的面子。

  “我有少付你们钱,还是多吃你们菜?凭什么不让我进?”

  这里可是城墙边,除了这一家别来轩体面外, 其他都是不入流的小馆子。

  就这小馆子还得使劲找。

  “玉兄,既然这一家不收客, 我们换一家就是。”同伴劝道。

  可偏偏他把同伴的劝说当成一种“鞭策”,“今儿你要是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还就偏偏非在这儿吃不可!”

  “告诉我,是没菜了,还是没肉了?”

  他还主动抛出台阶,只要李彦接话,他客气客气也就走了。

  “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是单纯不招待你。”李彦又说一遍,并指着堂口外的板子,“别来轩以后都不会招待普通的客人。”

  他这才想起进店时看到过一块写着字的牌子,因为字太多触发了学渣魂,他也就没细看。

  现在跑出去一瞧,果然上面写着好些离谱的要求。

  “家储五百金?”

  先不说有没有,像他这样在外求学的学士,即便老家有,也没办法拿过去住给他们审核啊。

  “还得通过学力考试?”

  这他娘的就更离谱了,现在别来轩已经膨胀到吃饭还得看人聪明不聪明了是吧?

  不聪明,就不能吃饭了?

  因为想要骂的地方太多, 反而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个骂起。

  “几位, 既然看过了,那就离开吧。”李彦笑着送客。

  “别来轩可真有你的!”

  “我看就是我来得太多,等再没有一个人来你们店,就看着哭着求着我们来光顾。”

  “借你吉言!”李彦笑得更欢了,这人说话讨喜。

  稷下学宫的学子被李彦的笑憋得内伤,也不知道这掌柜是听不懂他的诅咒,还是故意装傻。

  “我们走!”

  “不送。”

  李彦送他们离开时可比迎接时要热情太多。

  之后李彦等了一天,又驱散了两队客人。

  “都是老面孔带新人,把这些人劝退了,别来轩也就没什么人会来。”

  李彦第二天一早就到别来轩,等了一日,果然和预料的一样,再没有一个人上门。

  别来轩再次恢复到一个月前的冷清。

  店佣在堂口唉声叹气,别来轩现在是真的闲,一点事都没得做。

  这种程度都不能算偷懒,而是该害怕。

  害怕别来轩突然间,可能就是明天就倒闭了。

  “掌柜的……”

  “不行!”

  “我都还没说出口。”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谷忛</span>  “……”

  ……

  ……

  牌子挂出已经有两天,因为靠近城墙,车马行人流通大,尘土飞扬,牌子已经积起不算薄的灰尘。

  别来轩的匾额看起来像一年之久。

  李彦等了二十四时辰,两天整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没再来一个客人。

  “小孙,铺子你就看着,我出去买点东西。”

  “好,掌柜的慢走。”店佣叹口气,就别来轩这光景,临淄的贼人恐怕都不会惦记。

  李彦提着钱袋,往后的日子他都安排好了,单数去临淄赌坊看看,双数去临淄赌坊瞧瞧,特别充实。

  不过今天先不急,他想上市集买点临淄的特产寄回咸阳。

  “驾!驾!”

  李彦退避一边,街上的马车奔驰,一辆接着一辆。

  因马车上的装饰较为复杂,不会是长途跋涉之用。

  但李彦没再细想,只是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

  “这绸子不错。”李彦相中,但以现在的财力还不足以买,等一定时候回咸阳一趟领了那位大人的酬劳就可以买了。

  “这幸运玉雕也不赖,说不准能让我赢几把。”

  李彦逛着。

  “李掌柜。”

  空手一人的徐福从身后追上来,

  “回别来轩?”

  “不,我打算再逛逛。”

  “这么重要的时刻怎么能错过?再说店就只有小孙和庖丁他们,怎么应付得过来。”

  “嗯?”李彦茫然,“店里有事?”

  “李掌柜真是明知故问。”徐福指了指李彦手中的酒,“它们不是李掌柜用来庆贺的?”

  李彦低头一瞧,酒是用来庆祝没错,但是为了别来轩继续亏本,和徐福口中的恐怕不一样。

  “徐掌柜,别来轩到底发生了什么?”

  “多说无益。”徐福让李彦和他尽快返回别来轩。

  一路小跑,因酒坛子乱晃荡,李彦只能抱着酒坛以别扭的姿势前进。

  “好多马车。”

  李彦看去,聚在别来轩门前的马车比城门处还多。

  再看车厢装饰和马匹的俊朗,一架得抵过别人三五架。

  穿越过马车群,李彦终于看到了别来轩的匾额。

  匾额之下,有一群花花绿绿的家仆打扮的人。他们数个数个的穿着相同样式、颜色的衣服,每人手中都或多或少提着袋子。

  细细看,那些袋子的下坠程度可以清楚知道里面的东西分量不清。

  “这么多人是?”

  他们的衣裳打扮也不像是会来别来轩这种昂贵酒楼消费的人。

  “快点!”

  “这些东西足五百金了!”

  “快点给我们家大人资格!”

  店佣一脸为难:“你们拿珠宝古玩,我也不认识。”

  “我们这边是整箱整箱的金子,你可以过来点。”

  “大家先别急,我家掌柜不在,我也做不了主。”店佣指着堂口挂着的牌子,“再说不是只有五百金就足够的,我家掌柜还要安排考试。”

  “只有通过了考试,才能真正进店。”

  “我家掌柜也没有留下什么考题,也没有交代具体靠什么。”

  “各位进来先喝杯茶,等我家掌柜的回来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