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面子与酒楼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回来,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李彦听着店佣的话,在心里回道。

  当时设置五百金的门槛就指望有人来,后面的文考主要目的就是恶心恶心人而已,没具体想过。

  “你家掌柜什么时候才回来?这都过去快半个时辰了!”

  “我也不知道,这天气热,大家还是进来喝杯凉茶消消暑。”

  “喝什么喝?”家仆们可都急着回去复命,他们各自的主人都有交代, 对于别来轩的资格要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先”,要是拿不到,或是最后一个拿到……

  啧……

  “别磨蹭了,快点给我们办。”

  “就今天,我家大人就要宴请朋友!”

  “我家大人也是!”

  “你这个小小店佣还不快点?!”

  徐福捅了捅李彦,道:“李掌柜,是时候该出面了。”

  “不急, 我得问问这帮人是为什么来这儿的。”

  “不是因为李掌柜的计策吗?”徐福回道。

  “好像是这样,但还是问问清楚。”

  李彦随便扒拉一人,问道:“说,你们为什么来这儿。”

  被扒拉的家仆回头一瞥,整了整衣裳就回头,压根不理李彦。

  “回答我的问题,我让你先进去办事。”

  “你认识里面的人?”

  “认识。”

  家仆将信将疑,考虑到现在附近都是人,与其空等着,不如听听他的话。

  回答几个问题倒是不算太费劲。

  “你刚刚问什么来着。”

  “你们为什么来这儿?”

  “来这自然是为了给府上的大人办事。他们想来别来轩。”

  “临淄城中那么多酒楼,为什么非要到这么偏的城墙边?”李彦道,“据我所知,别来轩的菜色和城中那些比起来,好像也太大区别。”

  “这你都不懂。”家仆摇头,对李彦颇为失望,“哪有大人物出来吃饭是真的为了吃饭的?”

  “他们那些人来酒楼,更多的是吃面子。”

  “吃什么面子?”李彦作为咸阳的小人物, 对于面子有一定了解, 但那是小人物的,和这帮有钱的大人物不能相通。

  “面子就是面子呗,还能是什么。”家仆道,“你想想,临淄有一家随便就可以约的店和一家条件苛刻,极上人才能约上的店。”

  “这店对于做东的主家来说,是彰显实力的好机会,长面子;对于被邀请的客人来说,能被邀道这样的店,也说明了自己的重要性,也长面子。”

  “这一来二去的,物以稀为贵,那些大人物肯定都要来这家客栈秀秀实力。”

  李彦陷入呆滞,“没想到你还这么了解酒楼的生意。”

  家仆被李彦下意识的吹捧弄得有些飘飘然,“我哪里懂生意上的事,只是我更懂那些大人物罢了。”

  “话说,你能让我们先所有人进去?”

  “要是能的话,我家大人肯定会觉得特别有面子。最好是第一个。”

  “嗯,但我想今天所有人恐怕都没有机会。”

  李彦往前挤了挤,让店佣看到他。

  “李掌柜,徐掌柜你们回来了?”店佣如释重负,眼下这局面,他是真应付不来。

  “小孙,你去把庖丁他们都喊出来,记录下所有人的东西,是否满足五百金的条件。”

  “要是有不认识的东西,统统当做不值钱。”

  这只是缓兵之计,拖延一下人群和恶心一下。

  徐福跟着李彦进堂,家仆们也不围在店门前,其中离开了一半。

谷篁</span>  这倒不是他们放弃了,而是店佣他们根本不识货,除了金子之外,其他硬是不认,最后还是回去汇报情况,申请调金子过来。

  嘎吱~

  李彦关上门,挂上今日不再营业的牌子。

  “李掌柜,佩服!”

  “没想到区区一条计策就让别来轩生龙活虎起来,瞧外面的人数,接下去很长一段时间都不会缺客人。”

  “能在临淄立住跟脚,李掌柜功不可没。明日我就写信,向王大人汇报你的功劳。”

  “李掌柜,李掌柜?”

  ——失策,失策。

  李彦懊恼,提高门槛的计策确实有用,但忽略这门槛只来源于自己的眼界。

  也就是说,在富饶的齐国都城临淄,拥有五百金的人绝不再少数。

  门槛提高了,对于这些实力强劲的大人物们来说,反而有了彰显实力的机会。

  让他们能通过身份的炫耀,来向一般人展示。

  李彦后知后觉,却大彻大悟,他的两条限制让别来轩脱离了简单的酒楼,成为一处炫耀的地盘。

  对于那些想要显摆,但又不好直接亮出自己家底的人来说,保持低调是最大的痛苦。

  别来轩这样能显摆,却又自然有理由的地方,自然会吸引大量这样的人来。

  不然真以为有菜色能卖到一金一菜?

  里面大半都是为了“面子”。

  “失策啊。”李彦清楚,别来轩现在的计策就等于挠了大人物们的痒痒,让他们爽快得不行。

  一次又一次地贪恋这种感觉。

  也就会一次又一次给别来轩带来收入。

  咚咚~咚咚~

  门被敲响。

  “李掌柜,徐掌柜,是我。”

  徐福开门,店佣提着沉甸甸一袋东西进店。

  他将东西往地上一放,碰撞的声音就能让人知道里面是金子。

  “李掌柜,这些都是预约酒席的人付的定金。”店佣道,“其中还有一部分是直接把宴席的钱全部付了。”

  徐福打开一个小口子看了看,虽然有心理准备,但看到具体的数量,还是忍不住惊讶。

  “这么多,得预约一两个月吧?”

  “李掌柜,你快来看看。”

  “不看。”

  李彦将目光投向堂口,手掌放在大腿上,指尖敲打着。

  “要不要把牌子收回来?”

  取消这两项,让别来轩退回以前。

  这样一来,别来轩和临淄城中其他的酒楼就没什么区别。

  这帮人也就不必趋之若鹜。

  可有一个问题。

  现在突然取消,必然会得罪门外所有人。

  那些人都是大人物,不说在临淄只手遮天,也都是呼风唤雨的角儿。

  要是他们感觉自己被戏耍,然后对别来轩出手,肯定一下就能被折腾死,关门歇业。

  而这不是自己想要的。

  别来轩不能死,最好是半死不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