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 计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要不你們两家试试把价格降低点?”说话的小掌柜根据自己的经验道,每次客栈价格降低,就会增加大量的客人。

  启福道:“实际上这个办法我和闫掌柜都已经试过。”

  “效果如何?”

  “要是有效果,也就不会有今日这密会了。”

  “不应该,价格降低了,应该会增加客人才是。”

  启福沉吟一声,道:“原本我是不想把这些丢人的事说出来,可要对付别来轩, 这些事也许能对各位起一定的效果。我也就豁出去了。”

  “齐祥酒楼之前用了降价这个办法,你们猜别来轩是如何应对的?”

  中小酒楼的人不关注别来轩,不清楚别来轩的动作。

  “他们也降价了,降得比你们还低,甚至可能亏本?”有人推测道。

  “不。”启福直摇头,“别来轩非但没有降价,反而涨了!”

  “别来轩疯了吗?”有小掌柜惊呼。

  “我也觉得他疯了。”启福道,“这里不得不佩服别来轩掌柜的大胆,这涨价稍有不慎就会让之前的一切前功尽弃。涨价容易,客人跑了也更容易。”

  “但别来轩的掌柜赌赢了,之后通过验五百金和文考,让临淄的权贵们疯一样到别来轩。”

  “齐祥酒楼也是在这里丢脸。”启福面露难堪,“当时我一慌张,匆忙之中做了一个大错特错的决定。”

  “什么决定?”

  “恢复原价的同时,涨价……”

  “等我意识到这主意多荒谬的时候已经迟了。”

  “齐祥酒楼已经没有客人了。”

  全场寂静,对于一家酒楼而言,没有客人就等于宣告一个人死亡。

  启福懊悔道:“别来轩的掌柜十分卑鄙,就算各位照搬照抄他的计策,也只会中他的陷阱,让酒楼走向死亡。”

  场内的气氛已经变得格外压抑。

  别来轩的掌柜之名像是阴云笼罩在场所有人的头顶,压得他们难以呼吸。

  “一定会有办法的!”有人鼓气。

  “对, 一定有办法的。”闫磊道,“我们有这么多人,肯定能想办法出来对付。”

  再一阵沉默,所有人都在思考。

  酒楼的关键是客人。

  只要让客人都回到齐祥酒楼和海平升酒楼就行,或者让客人离开别来轩也行。反正临淄大酒楼就两家,人们的选择不多。

  在场的人都按照这两个方向思索。

  当然,让客人回到客栈的主意显然要更难,毕竟有这样的本事,他们自己开的客栈早就生意红火到不行了,怎么还需要在这纠结。

  因此片刻之后,所有人不约而同都把精力放下【让客人离开别来轩】这题上。

  “有了!”

  “我有了!”

  “有就直说,不要吊人胃口!”

  那人兴奋道:“正常手段不行,那就用不正常的!”

  “众口铄金,我们只要一块努力,说别来轩其实用臭肉和烂菜叶做菜给客人吃。”

  “那些大人物他们肯定会在意这些东西。”

  “一旦听说这些,别说他们,就是民间一般人家也都不会再来。”

  “他们离开别来轩,我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启福看向闫磊, 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谷妕</span>  “嗯……”闫磊突然鼓掌, “我觉得这主意很好!”

  “夏天,肉一天就能发臭,合情合理。”

  “谁知道给别来供肉菜是哪家商户?”

  “是城西的那家。”启福回道,他将别来轩上上下下能查的都查了个清楚。

  闫磊一愣,“和我是同一家。”

  “这有什么奇怪,临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闫磊像是想到了什么,问石板下的掌柜:“还有谁也是城西的那家肉菜铺供应的?”

  三五人抬手应下。

  “很好,”闫磊道,“单是造谣,没有正经的证据是难以立足的。”

  “那些大人物对于风言风语本就敏锐,必须要造一个货真价实的出来。”

  “一会请各位随我一块去。”

  启福道:“你们有把握吗?可不能太轻松就应下,到时候他反悔,反而把你们供出来可不妙,甚至对你们的酒楼也都是灭顶之灾。”

  “不用担心。我有把握。”闫磊道,“要是城西那家不配合,我们就威胁换家提供肉菜。”

  “别来轩只有一家,我们有四六家,相信他们会做算术,知道该站那边。”

  启福道:“那我便安心了。”

  “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始?”

  “事不宜迟,就今天,就现在!”

  ……

  肉菜铺子几乎是没有挣扎就放弃了抵抗,店主同意闫磊提出的荒唐要求。

  只是他曾经也试图化解两边的矛盾,毕竟别来轩的进货是日日一堆,一家足以抵过三家,但比起海平升和一众小酒肆,到底还是差了些。

  ——要不偷偷提醒?

  铺子店主也不希望别来轩倒下,大家和和气气的才比较好。

  如果说了,相信别来轩也会理解的。

  ……

  约好了证人后,余下就是大量传出谣言,而这个渠道对于闫磊一方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各大小酒肆本就可以称为情报中心,各种消息混在其中。

  这些掌柜只要派店内小厮提上那么一两句,之后就会很多“热心”的人到处帮忙传播。

  传播的速度还不慢,几乎一个时辰就能传临淄一大块区域。

  ……

  李彦得知这个消息的时间要稍微更早,就是每日送肉菜的铺子,人还是那个人,他说这事的人极为纠结。

  这世上哪有人会提前告诉被冤枉的人“嗨,明天开始我要冤枉你了”。

  这不是有病吗?

  送菜之人就觉得自家掌柜的有病。

  同时他也担心李彦的反应,真担心他突然生气,然后一菜刀把自己给砍了。

  只是李彦知道之后的反应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哈哈哈哈~”

  “李掌柜,别笑了。”送菜之人道,“你是没听明白吗?海平升的掌柜,不,是整个临淄的酒楼掌柜都要来对付你了,你还笑得出来?”

  “真是天助李某也!”李彦乐得不行,这就是天无绝人之路,自己正愁着怎么处理别来轩日渐红火的生意,临淄的同行这就开始为自己排忧解难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