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他好像有话要说。”王陆道,他一开始就觉得奇怪,同样是俘虏,为什么他的嘴上会被塞着麻布,还特意额外绑着一根绳。

  对于俘虏,似乎不应该这样对待。

  “军师想取下?”易江道,“此人就一蛮子, 问不出什么东西。”

  王陆看孟达疯狂扭动,愈发好奇,并且为自己的计划做下铺垫。

  “取下吧。”

  易江将孟达后脑勺的绳结解开。

  “嗷呜~!”

  王陆下意识张开嘴缓解耳道的疼痛。

  ——这人嗓门真大。

  “你们这群卑鄙的人!”

  “有种现在放开我,让我们单挑!”

  易江人看着正经老实,实际上“兵者,诡道”,没几个正经的。

  “你一个人单挑我们一群。”

  “我要打十个!不,一百个!”

  易江冷哼一声, 随后向王陆道:“军师有什么想说的尽管说。”

  既然王陆说要收服, 那易江便认为接下去他要动之以情,晓之以理,靠某些手段。

  能近距离看观摩无冕武魁首的收服技巧,易江觉得学那么一两招,将来未必没有机会再由自己使出来。

  他抱着认真学习的态度站在一旁,接下去的每一个字都会牢牢记在心里。

  “你叫什么?”王陆先客客气气问道,得试探一下对方的态度。

  “叫你爷爷!”

  “叫什么?大声点。”

  “爷爷!”

  易江眉头一挑,这也是收服的手段之一?

  “你对自己被秦军抓捕有什么感想?”

  “哼,亏我还以为你们都是堂堂正正的战士,没想到这般卑鄙!”

  “竟然偷袭!”

  “好,”王陆突然道,“现在我就放你和你的部下们回涡国。”

  “?”

  整个军帐内所有人都是一愣。

  “军师,你是认真的?”易江问道,这要放人的话和收服之道没什么关系了。

  “军无戏言。”王陆道。

  “真要放?”易江道,“军士的付出岂不是白白浪费了?”

  “再者,放此人回去无异放虎归山,到时候再想要拿下需要付出的代价远超现在。”

  无论怎么想, 易江也不觉得王陆刚刚的提议可以采纳。

  “王兄, 我也觉得不妥。”嬴政道,实际上现在秦军因为夜袭折损的兵力比起正面开战要少许多。这个数目可以接受。

  要是再放孟达回去,显然就不是什么明智的决定。

  比起收服什么的冒险举动,就现在这局面,也不是不能接受。

  “政公子,成矫公子那边的情况咱们尚未而知,也许他们也有什么奇谋妙计。”王陆道,“况且之前收服不都是说好的吗?”

  “这说好归说好。”嬴政犹豫,“王兄你有把握吗?”

  王陆点头,道:“想要彻底收服一个人,那最好的办法就是在他最擅长的领域彻底击败他。”

  “孟达认为我们卑鄙,那就放他回去准备。”

  “政公子,你觉得——”易江试图让嬴政别跟王陆一起犯糊涂。

  嬴政则看着被押在地上的孟达。

  这人看起来不聪明,王陆的手段说不准真有办法起效。

  比起灭掉涡国,收服的成就更大。

  储君之争不会就这么简单结束。

  嬴政如今已经开始体会作为一个决策人的为难和责任。

谷蔳</span>  底下人给他提出意见,最终由他决策。

  成功自然所有人欢喜,但更有可能的是失败。

  一旦失败,付出的代价便不可谓不小。

  “政公子?”

  “政公子!”

  孟达也罕见地没有“嗷呜”乱叫,他看着王陆,不知道在想什么。

  一会之后,嬴政眼眸中的犹豫之色消失。

  “放他走。”

  “政公子!”易江刚想要继续劝说。

  “放他走!”嬴政的目光凌厉,在他做出决定前,谁都可以向他提意见。

  但做出之后,所有人都只需要服从。

  “是,政公子。”易江将孟达解开,他还藏着一点点心思。

  要是现在孟达暴起,只要他露出一点攻击欲望,就地斩杀。

  纵使他再强壮,终究也只是血肉之躯,一剑刺不死,就多刺几间。

  易江手握在剑柄上,随时准备出鞘。

  “你们这帮人的绳子倒是结实。”出人意料的,孟达竟然只是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没有攻击任何人。

  直视王陆。

  从他们的言语中似乎是这人决定的偷袭,应该是卑鄙的人。

  但现在又放自己走,又感觉不是那种人。

  孟达想不明白了。

  “这一次算我输了,下一次,我一定赢回来!”

  孟达转身离开军帐,易江道:“俘虏的涡国士卒也都统一放了?”

  “放吧。”

  易江只能着手去帮,颇为头疼的就是安抚秦军之后可以预料的愤怒。

  这麻烦事不用政公子和王军师去关心,还得他自己解决。

  “我得先去安抚士兵情绪。”易江愁得忘记了称呼。

  “且慢,在易将军去之前,我正好有事要交代。”

  “军师请说。”

  “我有一套专门的训练计划。”

  “训练?”易江重复,疑惑道,“两军交战在即,训练是不是迟了些?”

  “军师难不成是有战术要交代?”

  “你非说战术……也行。”

  王陆可是进行了一套的计划,环环相扣。

  先把孟达这一帮人抓住,尽情羞辱——哎,刚刚忘记这茬了……算了,再抓回来有难度。反正像是他们武将被敌军抓住就已经是莫大的羞辱。

  有点自尊心的应该都会找机会打回来,一雪前耻。

  简而言之,孟达马上就会对秦军发动攻击。

  计划的触发条件也就达成。

  这次涡国之征,比起挫败秦国灭巴蜀,更重要和优先的,还是阻止嬴政夺储。

  所以重心稍稍会有些偏移。

  让秦军吃败仗估计不大容易,一万军,就是一万头猪也够冲得涡国够呛。

  主要的目标就是让秦军尽可能增加损失,增加伤员。

  如果可以,王陆还是希望人都好好活着,但战事就是战事,太过多愁善感只会让一切计划溃败。

  “我要说的训练,或者战术很简单。”

  “昼夜颠倒进行训练。”

  “白天全军除了少量的人值守外,不,还是全军都歇息。一直到晚上,全军再起来该操练的操练,进行战备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