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孟达的反击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我明白了,军师是想再一次发动夜袭?”

  易江皱眉道:“但不是我说,孟达就算再蠢笨,也不会在同样的地方栽倒两次。”

  “如果再想发动夜袭,付出的代价可能要超过正面交锋。”

  “易将军,你完全没明白。”

  王陆从没想过再次发起夜袭,万一孟达这人脑袋轴, 真就不防备夜袭,然后又被易江他们给抓了怎么办?

  下一次放走他的借口可就没那么容易找了。

  因此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让秦军失去战斗力。

  涡国和秦国相差不太远,王陆之前想期待军队出现大批的水土不服的情况并未出现。

  秦军的战力和士气依旧维持着一个不错的状态。

  但只要依照黑白作息颠倒,以人生活的惯性,白天阳光足睡不着,附近的林子鸟鸣, 涡国城墙传来的车马人声, 统统都是干扰;反之, 夜间漆黑一片,昏暗的光线具有催眠的作用。可偏偏这时不能闭眼休息。

  想想都是人间折磨。

  秦军的士气必然短时间内萎靡不振,一万大军也许就不是涡国军的对手。

  计划堪称完美。

  “军师,你能告诉我这样战术有什么目的吗?”

  “末将感觉……这样的战术好像只能削弱秦军。”

  “易将军,你这就不明白了吧?”王陆唬道,“不要单纯去思考利弊,我们要用心去感受,用心!”

  易江就是用心才会觉得这战术离谱。

  “政公子?”

  “就按王兄说的做。”嬴政下的可就是军令。

  于是,易江的头就更加疼了。同时得宣布两个坏消息,放走了涡国首领和制定异常的训练战术。

  “要不是知道不可能,我都感觉王军师是涡国派来的奸细,专门坑害我秦国士卒。”

  “呵。”王陆做贼心虚地避开易江询问的视线,只催促他尽快执行。

  ……

  ……

  孟达和俘虏们一块步行回城,总不能让秦军还赠送他们马匹吧?

  “大王,幸好你没事,不然我们就要换一个王了。”

  涡国士官长顶着头衔说道。

  他本意是安慰,就是读的书少,说出来就完全没有多少为孟达存活而庆幸的意思。

  “这帮人怪得很, 明明把我们抓来军帐, 耗时耗力,现在又这么放了我们?”

  孟达不喜欢思考,就问道:“你来回答。”

  “这,我也不知道,实在看不明白他们的所作所为。”

  “不过有一事我还是知道的。”

  “是从这次被俘后从士兵口中得知的,他们是秦国的军队。”

  “秦国?”孟达露出完全迷惑的眼神,他连涡国自己境内的地名都认不全,对于九州的诸侯国自然是知之甚少。

  “秦国的军队……”孟达渐渐不满,“光知道谁打的咱们有什么用?”

  “你这条情报能让涡国一雪前耻?”

  “……以后收集情报,收集点有用的。这类无关系就不要告诉我!”

  孟达因为动脑记住两个陌生的字,头就开始有些发疼。

  “大王,我还没说完。”

  “除了知道攻打咱们的是秦军外,更重要的是我们还得知一件事。”

谷晳</span>  “这次领军的秦国公子嬴政和军师王陆。”

  “秦国公子是什么?”孟达问道,“公子是公的男人?”

  涡国属下为自己的大王智力而感到汗颜。

  “大王,秦国公子是指秦王的儿子。”

  “儿子?”孟达突然开始生气,“打了这么久,我竟然和一儿子在打?”

  属下纠正道:“实际上就半天,半夜不到就把我们都抓了。”

  “那也不行,王对王,将对将,我怎么能和秦国公子一块打?他的身份不配!”

  “大王配不配就暂时先不说了,先谈谈这个军师王陆。这次夜袭就是他定下的。”

  “是那个人?”孟达脑海自动浮现王陆的声音,因为当时在军帐内,都是这人在出主意,之后一个反对,一个进行决策。

  “他怎么了?”

  “这人很强,拥有无冕武魁首的称号。”

  “无什么什么的,它是什么?”

  “属下也不懂,但据说在他们那边是很厉害、很厉害的人才能得到。”

  “那是因为我没在他们那边,不然这个称号就是我的。”

  涡国属下溜须拍马,“大王出手,自然是应该的。”

  “这王陆厉害,所以属下觉得他会主动放我们离开是另有目的。”

  “能有什么目的?”

  “属下不知,但换成自己,在抓了敌国的大王和士卒之后,肯定不会放人。就算真要放,也必须放出代价!”

  “想现在这样直接让咱们走,恐怕背后还有更大的企图。”

  “……”

  孟达着实不喜欢动脑,问道:“难不成我们现在再回他们的军营?”

  “这倒不用自取其辱。”属下道,“等回国,再从长计议。”

  “嗯,”孟达道,“但在此之前,我有个想法。”

  “大王请说。”

  “他赢我一次,是因为我一时疏忽,没有防备。”

  “所以我也要赢他一次!”

  “好的,大王,今日回城即刻发兵进攻!务必以敌人的鲜血洗刷今日耻辱!”

  “不,不能,也不准发兵。”孟达挺起胸膛,“要打就要打得完美,不留遗憾。”

  “一旦发兵,就算涡国击溃了来犯的敌人,但我与秦国的军队也是一胜一负。”

  “作为涡国首领是绝对不允许这样丢人的情况出现。”

  “所以大王的意思是?”涡国属下问道。

  “我们也偷袭!”孟达计划道,“等我把秦国公子和那个人一块抓回来,羞辱一通,之后再放他们离开。最终再进行军队之间的战争。”

  “如此一来,我们之间就算扯平。”

  “之前被他们抓去军营也不再算耻辱,只是一个意外。”

  “等两军正面交锋,到时候我堂堂正正击败他们。让他们清楚明白这片大地上的最强者是谁!”

  “嗷呜~!”

  涡国属下晃了晃脑袋,“大王威武!”

  “但是我看这军队纪律严明,想要夜袭似乎并不是一件太容易的事。”

  “你错了,”孟达自信满满道,“正是因为他们已经用过一次夜袭,所以肯定不会想到我们也行。自然就不会对我们进行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