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孟达的偷袭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大王的智慧真是令人折服!”

  “我这就去安排进攻。”

  孟达道:“不要太急,但也不要太迟。你得找个合适的时候与机会再进攻。”

  至于什么叫合适的时候与机会,他全不知道,反正一切都靠属下自行判断。

  而他们回去的路上没有对王陆放他们走感恩戴德,反而觉得他秦军大都是脑子不好的,抓到敌人后竟然不杀了,还放了。

  ……

  ……

  王陆和嬴政从军帐中出来, 明显觉察到周围士兵的微妙变化。

  隐隐能感觉出敌意。

  王陆无视了这些情绪,开始监督“训练计划”。

  “全军卸下军甲,归营休息!”

  大白天不用操练,还可以睡觉休息,士卒们有不理解,有怨气,但出人意料的没有人反对。

  易江让个伍长一层一层检查士卒休息情况。

  要是有不睡的,以营帐为单位, 一人不睡, 一帐受罚。

  就这样训练到第三天。

  一顶军帐内。

  “你们睡得着吗?”

  “很困,头也晕,但就是死活睡不着。”

  “我能听到军帐外巡逻人踩碾砂石,还有林间各种奇怪声响,甚至连涡国城镇发出的人声也听得清楚。”

  “但就是睡不着。”

  士卒们深有同感,道:“早上就眯了一个时辰,之后怎么也睡不下去。甚至大白天睡觉,我心里都有负罪感。”

  “我也有。我爹娘教我白天就好好干活,晚上好好睡觉。”

  “我活了三十多年,还从来没有白天过。”

  “我们是真睡不着。这什么鬼的训练到底要熬什么时候?!”

  士卒军帐内争吵不休,主将账内也差不多。

  嬴政必须得以身作则,所以这大白天也得休息。

  只是躺在床上,嬴政根本睡不着。

  单按时间衡量,白天休息和晚上操练的时辰基本差不多。

  但奇妙的是昼夜一颠倒,人就浑身难受。

  还因为这种独特的训练,让军营中的马都匹匹双目赤红。

  马一向站着睡觉, 被折腾的晚上直躺在地上装死。

  而最可怕的, 还得是晚上。

  万籁俱寂。

  白天的一切声音都消失,营地驻扎着一万秦军,却依旧给人放逐到荒无人烟的鬼地方。

  只有一些若有若无的虫鸣。

  篝火光源也不多,毕竟容易发生火灾,所以隔着数帐才有一点光亮。

  还有操练一事,怎么说呢。

  一万人光是在黑暗中站着,顶住困意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想要像白天一样指挥行动,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且一万人聚在一块也不是容易的事,武将官看不到士卒的动作,无法指出不当或可以进步的地方。

  这样一直练下去,反而有害无益。

  再者就是天太黑,士卒手中的兵器都是长柄,极容易因为视线问题无法判断安全,继而伤害同袍。

  反正一万秦军里有八千在晚上骂王陆和嬴政的,余下两千在白天骂。

  “我们为什么非要大晚上一动不动在军帐中站着?”

  “白天操练不好吗?”

  “上头的人脑子是不是都有问题?”

  “肯定有病,不然也不会之前抓住了涡国的王和士兵,现在又放他们走。”

  “早点灭了涡国,早点回秦国不好吗?”

谷嚧</span>  军帐内不满之声不绝,在外巡逻的士官听到了也刻意无视。

  ——没办法,他们也如是以为。

  实在弄不明白上头的人到底怎么想的。

  ……

  ……

  “兄弟们,准备好了吗?”孟达穿着夜行衣,从黄皮大老虎变成了黑皮,藏匿于黑暗中。

  “大王,这偷袭营寨有风险。要不大王还是别去,由我们这些人就足够了。”

  “不行!”孟达道,“我要第一时间看到那秦国公子和王陆被我抓住时的表情。”

  “那一定是恐惧、震惊、害怕、不知所措。”

  “这样美妙的东西怎么能错过?”

  涡国属下见劝不了,只好作罢,道:“大王,再对一对咱们的目的。”

  他怕孟达上头,从偷袭变成正面战。

  “大王率人把主军帐里的秦国公子和那个叫王陆给抓了。”

  “之后再由我们五百人尽可能多的俘虏秦国士兵,将耻辱还给他们。”

  “所以记住,这次我们不是去打仗,而是为了洗刷耻辱。”

  “待大王把人抓到手,立刻返回涡国。”

  孟达摆摆手,最烦被人说教了。

  “出发!”

  孟达和五百精锐瞧瞧从暗道出城,直奔秦国营帐。

  “有人巡逻。”

  秦国的士官巡逻都举着火把,相当好分辨。

  “避开光源,尽快奔向主将帐。”孟达小声道,毕竟有被俘虏的经历,关于营帐的位置分部,还是有些了解的。

  “都精神点,看到人先捂住他们的嘴。”

  “实在闹得恨,敲晕,杀死不限。”

  “走!”

  五百人分成十队,孟达着领着两个护卫奔向记忆中的主军帐。

  “大王,我有话想说。”

  “说。”

  “主将帐里也许只有一个秦国公子,至于那个谋士,大可能不同住一帐。”

  “无妨,”孟达道,“我们先绑了秦国公子,再让他带路就行。”

  “大王英明!”

  “都加快脚步!”孟达已经迫不及待想看王陆的表情。

  一万军的营帐占地不小,孟达光是快走也耗费了不少时间。

  “到了!”

  主将账外有两名守卫,两侧还有营火点着。

  “大王,你看营帐布上有人影立着!”

  光照之下,确实能看到一二重叠的人影印在外头。

  “大王,他们改不会没睡吧?”

  “怎么可能没睡?”孟达道,“只是影子而已,也许只是铠甲架子。”

  孟达府上也有专门的挂铠甲的木架,从影子上看,确实像是一个人穿着铠甲。

  “大王,这影子会动!”

  孟达感受到脸上的风,道:“你们是不是怕了?影子会动不就是因为风吹了火焰吗?”

  “你们要是怕了,现在就离开,我自己一人进去!”

  “大王,没有的事!”

  贴身护卫主动请缨,要将营帐外的看守弄晕。

  从后面偷袭,主将帐外的看守很快失去意识软到在地。

  把他们拖到角落里用杂物盖住,之后给孟达打了手势,一同潜入主将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