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孟达的敬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由于主将帐有休息和处理军务之用,所以营帐中间隔着一块屏风阻挡视线。

  孟达进入营帐后,处理军务的区域并无人,就继续潜入。

  “嘿嘿嘿,秦国公子我来了!”

  孟达越过屏风,行动时掀起的风让里头的油灯灯火晃动。

  将席地而坐,各自看书的三人都震得一愣。

  【恐惧、震惊、害怕、不知所措……】

  这些情绪没有在王陆、嬴政、易江三人脸上看到, 反而在孟达手下的贴身护卫脸上看到了。

  “你们……怎么不睡?都在干嘛?”

  孟达看着三人,全副武装,除了头盔和佩剑放在一边,身上的铠甲完全不是一个睡觉的人该穿的。

  “看兵书。”嬴政还热心回道。

  “看兵书为什么不在外头?”营帐的门帘时不时会被风吹起,他们三人刚刚要是在外面,他能提前发现。

  嬴政指着挂在床头的一个药包, 道:“屏风外的地方风大, 驱虫的效果不佳,所以我们就到里面。”

  “所以孟达你来有何贵干?”

  “……”

  “大王,怎么办?”护卫问道。

  “还能怎么办?”孟达一咬牙,虽然出了点岔子,但三对三,以他的武力拿下两个都绰绰有余。

  “动手!”

  王陆、易江、嬴政都是拿剑。

  “啊~!”

  “大王!”

  营帐外突然传来惨叫,孟达一听,脸色猛然变化。

  “敌袭!”

  “全军出帐!”

  地面都在震动。

  “大王,怎么办?”

  孟达看嬴政和王陆一眼,“先去外面看看,有必要就帮他们,反正他们也逃不走。”

  掀开门帘,出军帐。

  孟达的两位护卫脸上浮现恐惧、震惊、害怕、不知所措……

  “这,这怎么可能?”

  周围举着火把的人多,但在光影之下的秦军更多。密密麻麻一片,全副武装,这显然不是刚刚穿戴好的。

  ——他们早有准备?!

  孟达转身想进主将帐抓嬴政,但十余长戈架住他的去路。

  贸然再闯, 身上得多不少窟窿。

  “政公子。”

  嬴政他们三人出来, 看到夜行衣孟达和不断往这边送来的夜行衣伏兵。

  偷袭计划,大失败!

  “你们秦军都是怪物吗?”孟达难以接受,“你们都不睡觉?”

  “睡,只是我们在白天睡。”

  孟达皱着眉,道:“正常人会白天睡?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或者到底是不是人?”

  嬴政哈哈大笑,这几天的郁闷一扫而空。

  “不愧是王兄!高,实在高!”

  一同兴奋的还有易江和秦国士卒。

  “王军师!”

  “王军师……”

  孟达不明白现在的状况,问道:“你们是早知道我要来?”

谷势</span>  易江道:“我们是不知道,但王军师在你离开的那一天就已经知道你会再来。”

  “所以让我们一直昼夜颠倒,为的就是等你们!来个自投罗网。”

  “你竟然早就知道我会再来?”孟达看向王陆,眸子里都是难以置信,“难不成你是神仙?”

  “我……”王陆的心情也好微妙复杂。

  嬴政道:“王兄不是神仙,却胜似神仙。”

  “兵法里‘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说的就是王兄。”

  “竟然能琢磨出涡国将领的思绪和战术。”

  “若不是王兄早有防备,今夜说不定还真着了他们道。”

  易江一抱拳:“军师,之前多有得罪,全是误解,还希望军师能不计较。”

  “我……”

  孟达却一直嚷嚷着,“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怎么会提前知道我们要偷袭?”

  孟达看向被长戈威胁地趴在地上的同伴,质问道:“是不是你们当中有人泄密?”

  “……”

  “大王,我们没有。”

  “大王,我们怎么可能出卖自己的国家?”

  “如果不是你们,他们怎么可能知道?”孟达‘嗷呜’。

  易江掏了掏耳朵:“别问了,肯定不是他们。我们的训练是从你离开后开始,并非今天特别行动。”

  “这一点刚刚应该和你说过了。”

  “我离开的那天?”孟达离开那天才说要偷袭,就算手底下人要叛变好像也没那个时机。

  他紧紧皱着眉,看王陆的表情相当复杂。

  “这人竟然能看穿人心?”

  “真可怕?”

  “秦国他们这边都是这种怪物吗?”

  孟达虽然极度不愿承认,但确实,他心里对王陆有了一丝敬畏。

  “军师,他们之后如何处置?”易江这次主动问道,他已经彻底领教过什么是“盛名之下无虚士”。军事指挥的能力暂且不说,这战术制定,易江承认自己远远不如王陆。

  “他们就……放了。”王陆没想到这看起来憨厚老实的大块头,竟然也会偷袭。

  明明自己把胜利的果实都快喂他嘴里了,愣是凭本事一口不吃。

  这人果然只长肌肉,不长脑子!

  “既然军师说放了,那就放了。”易江下令,这回士兵们收兵器也都特别干脆利落。

  秦军也是要脸面的,就刚刚那些被闯入涡国偷袭者的军帐中的士卒,也大都心有余悸。

  要不是王军师一直这么昼夜颠倒地操练,就真被他们拿下。

  被敌人俘虏是一件相当不光彩的事。

  还有,要是这些偷袭者是抱着杀心进来的,此刻他们已经是一具具尸体。

  王陆,王军师可以说是他们的救命恩人。

  想起之前对王陆的辱骂,他们心生愧疚,因此对王陆的态度出人意料地好。

  甚至在心中的威望,一下就达到了和易江一样的层次。

  王陆从孟达这个呆子身上收回视线,发现附近的士兵眼神变化。

  对自己,对嬴政,都全无之前的敌意,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敬意和佩服。

  王陆之前是骗嬴政收服孟达、收服涡国,可现在看来,这一万秦军倒真要被嬴政收服。

  “这呆子,故意带队友来送人头是吧!”

  王陆不着痕迹地踢了孟达一脚。

  “你们可以走了,在我没有改变心意之前。”王陆催道,士兵们也听话地让出一条道来。

  “王陆,我记住你的名字了!”孟达道,“我这一辈子没组服过多少人,你算其中一个!”

  “快点,滚!”